2017-03-22

又到曾伯大話香江選情時段:

(2017-3-1)
從最近事態發展看,中央無二,強硬如一。
香港未來五年,又會是無盡抗爭挫敗再抗爭。

但願看錯。

------------------------------

(2017-3-21)
- 中央後悔欽點了林鄭做下任特首
- 但中央不會讓任何其他人當選,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支持林鄭

- 何出此言?得從三個月前突然抽起梁講起
- 中央總體讚賞梁治港手法和收效
- 泛民痛恨梁,中央不會太在意
- 但建制唐營也普遍忍受不了此人連任,這叫中央頭痛
- 於是找來打得又忠誠的林鄭,作為所謂唐梁營大和解棋子
- 雖非重點,中央當初估算泛民勉強能接受林鄭,認為至少比689連任好
- 誰知事與願違,林鄭未能樹立既緊跟中央,但又有別於689的形象
- 且競選期間,林鄭表現差勁,令中央難看
-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總算壓下唐梁營分歧,林鄭必然當選
- 但泛民不單不接受林鄭,更極度憎惡,視她為梁2.0
- 林鄭當選後民望定從極低位起步,政治紛爭不斷,可能較689年代尤甚
- 中央後悔,早知如此,不如同樣費九牛二虎之力,強推可信賴的梁連任
- 林鄭廢柴,中央變陣,策動梁復活,未來香港管治他將背後發功穩定局面
- 非梁粉建制對此非常無奈,但又不敢反抗,只能票選林鄭,但又冷待

------------------------------

(2017-3-22)
黃藍兩邊睇 有誰愛林鄭?

可以說,一個都沒有!
這邊廂,全數憎惡林鄭,喊打喊殺。超多人捧曾,也有人捧胡,都是感情澎湃,如痴如狂。
那邊廂,投入程度差得遠。大都是踩曾踩胡踩背後金主外國勢力。
提及林鄭,正面是正面,但都是冷冷淡淡,四平八穩,甚至讚中帶批。
我想,若是參選又獲欽點的是梁或葉劉,他們會振奮得多。
想找一位真心香港林鄭粉,難之又難!

------------------------------

謝謝收看,晚安

2017-03-21

每天知多一點點:可飲可食雞蛋花

今天貼了一張雞蛋花(Frangipani/Plumeria)照到臉書,臉友問能吃嗎?我還很確定地說:不!

其實我錯了。另一臉友告知,雞蛋花是廣東涼茶中,甚受歡迎的五花茶的其中一種材料(另外四花是金銀花,菊花,木棉花,和槐花。當然,不同生產者或會使用略有不同的材料,例如葛花)



(參考) 每日頭條:清香幽雅雞蛋花,不僅可以食用,更能清熱潤肺、解暑祛濕。







曾堯角落: 雨後雞蛋花(frangipani) | 粉彩色雞蛋花 | Pink frangipani + Red chillies

2017-03-20

雨後近攝

雨後天堂鳥(Bird of Paradise):早起的螞蟻工作忙


雨後雞蛋花(Frangipani):嬌豔欲滴?


濕濕抹布


大珠小珠高高掛


2017-03-19

三訪北島 遊記: Tongariro National Park (下)



在吊椅站旁咖啡店吃過簡單午餐後,返回服務中心。她的判斷也對,雲霧已散盡,我們把握機會,走了一趟美景連連的Taranaki Falls Walk。



山野植物,形態各異。








即將到達Taranaki Falls!

後來我也有站到瀑布頂往下望,不算太可怕,但其實是看不到瀑布的。或許,不顧安危,站到最邊緣位置才能辦到吧。


三訪北島 遊記: Tongariro National Park (上)



Taupo住三晚,其中一天早決定來個Tongariro National Park一天遊。自知廢柴,沒能耐挑戰著名的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 (19.4km,6-7小時,難度高),只能走也很熱門的Taranaki Falls Walk(2小時)和Tawhai Falls Walk(20分鐘),另加繞著整個國家公園的駕車遊。

至於往更高點的滑雪吊椅,感覺在終點那邊行山,風景未必特別出色,先不作考慮。

不過,Taupo住宿經營者對花時間繞過俗稱Desert Road的國家公園右邊返回,頗不以為然,認為風景重疊,浪費時間。於是暫定遊玩後原路返回Taupo,但若意猶未盡,就任性地往Desert Road衝!

出發那天預報晴朗,但早上沿路天陰(左圖),到達Whakapappa Village遊客中心後更是雲霧遮天,視野甚差(沒拍照)。

苦惱地問工作人員會否改善,答曰中午過後可能轉好,現在實在沒辦法。我再問,那乘滑雪吊椅到山頂應該也是一樣吧,她說非也,上面天晴。鄉巴佬我怒吼,你騙人怎麼可能,她說騙你是小狗,駕車再往上走15分鐘到吊椅站就知道。

當然,她是對的,不用到山頂,單在往吊椅站途中已風光極好。

(山頂尚留殘雪的Mt Ruapehu)




到了吊椅站周邊亂走,景觀更佳,還看到雲海!

2017-03-17

流氓滋擾笑鳥

大頭長嘴的,是澳洲名鳥kookaburra(俗稱笑鳥/笑翠鳥),牠左右的是鳥中流氓noisy miner,好勇鬥狠,整天滋擾其他雀鳥。

剛才又上演見慣的場面:kookurra飛到那裡停留,幾隻noisy miner就會跟來挑釁。當我準備拍照的時候,其中一隻noisy miner突然決定飛越kookaburra頭部示威,讓我拍下有趣的一刻!



(循例翻看並列出曾堯角落過往的kookaburra貼圖,赫然發現,2005年8月那篇觀鳥小記3:一家七口,我說見到kookaburra一家七口停在天線桿上。原來搞錯了,錯得離譜,根本不是kookaburra一家七口,實是在同一天線桿相似情景,三隻kookaburra被四隻noisy miner滋擾!只怪我當時來到布里斯本不過一年多,對鳥類認識太差,以為那幾隻小的,是baby kookaburra。原來是流氓!)

所謂“一家七口”


曾堯角落: 不喜!喜鵲俯衝襲人! | 州政府選舉 晨運投票去也 (2015-1-31) | 晨運遇友 2014-4-21
曾堯角落: Kookaburra at my house - Photos | Kookaburra at my house - Videos
曾堯角落: A kookaburra visits our place ... | 觀鳥小記3:一家七口 | 觀鳥小記
曾堯角落: 名鳥 kookaburra 黎明前造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