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27

Ban 提供的「冷泡烏龍茶」做法:將適量的烏龍茶(約三大茶匙,不必上好的,可以泡二次)用溫水沖洗約一-二次後置入約1000 C.C. 容量的水壺,注滿常溫的開水後,置入冰箱,大約十-十二個小時後就可以將茶葉水分離取出飲用。將茶葉放回壺,注滿水後置回冰箱,時間到後再取出即可。

全文請看:冷泡烏龍茶

我向來都有在夏天飲冷烏龍茶的習慣,但都是用熱泡拿走茶葉後冷涑的作法。上面介紹的方法必須試試。在辦公室製作尤其方便。
Strong earthquake rattles Tohoku region (Daily Yomiuri, 27/5/03).

I had my first experience with earthquake during my trip last year to the Tohoku region. The quake last for about 30 seconds, just when I was at the Sendai airport, eating ramen, waiting for my flight back home. The airport terminal swayed!

Actually, I encountered another earthquake when I was in Kobe in 2000, the site of a devastating earthquake some years ago. The train service was stopped. But I felt nothing during the incident!

2003-05-23

Who said this?

"I accept what the critics say. If no-one wants to see it, they're right - it's a disaster of a film and it was a waste of time. I apologise to the financiers of the film but I assure you it was never my intention to make a pretentious film, a self-indulgent film, a useless film, an unengaging film."

ScreenDaily.com (23/5/03)
《數位時代雙週》第58期(15/5/03):台灣的下一個繁榮 發展創意產業的3個理由與2個策略。另:幾米•王文華,如何暢銷到中國?2個台灣文化品牌的打造故事

2003-05-21

白流蘇

季季—我的白流蘇:「沒有一種白,比白流蘇的白更白。」她堅持她的白,絕不變色,也不減損;「確信沒有人進來,也沒有人離去。」—那是一個我想望的,必須不斷向白流蘇學習的境界。

There's nothing that a cup of tea can't do! Just a short while ago, scientists reported that drinking tea helped improve one's immune system, now they say tea 'may fight tooth decay'.

2003-05-14

The Contax G Pages, an online resource for users of Contax G autofocus rangefinder cameras. I am not a Contax user, but I enjoy the submitted photos.

2003-05-12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

趙令金在《文匯報》副刊(2002年11月24日) 體為”左右為難”的文章中,有以下意見(幾乎原文照登,望作者及報社不要見怪):

「看橫排中文書報,早已養成習慣,跟直排一樣,沒有什麼方便不方便。 … 最近還發覺到此間報紙標題的橫排方向,原來沒有一定標準,有些由左至右,有些還是由右至左,台灣報紙則兩種方向都有,內文直排的新聞版,橫排標題保持由右至左橫排,可是內文全面橫排的副刊文字,標題依隨內文由左至右,這才符合橫排規格。內文直排,題目由左至右橫排,最大的好處是碰上其中插入內文橫排的文章時,題目方向一致,對報名直排或橫排的報紙,都不會有何影響。」

「比較突兀的是報名橫排由右至左,貼在報名下面的標題則由左至右,這樣忽左忽右,看去便有欠和諧,犯了(風水)大忌了(一笑),其實報頭與新聞頭條方向相反,從美學角度看也不順眼;同時全面橫排的報刊,亦應向左翻頁才合規格,向右翻頁,就錯上加錯。本來報紙題目固定由左至右或是由右至左都不重要,但是同是題目橫排,左右出現矛盾,就給人混亂的感覺。」

「反而內文直排題目由左至右橫排,這個方向讀者早已適應,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雖然內文直排,題目由右至左橫排,才是正統的處理手法,奇怪是前者成了習慣以後,後者看去反而有欠自然。」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

香港《明報》在5月10日的"編輯室手記"(向左排向右排)中提到:「台灣的《中國時報》,上月底一個簡單的啟示,說為了方便讀者閱讀英文及阿拉伯數目字,決定在改版的同時,將標題改為從左到右排。其實,問題已經困擾中文報紙多年,莫非因為 SARS 肆虐才使台灣的報紙狠下決心,相信這跟台灣出現新的競爭對手的關係更大。」

2003-05-10

採納意見,所有在「曾堯的角落」登載的友好攝影作品都會放在友好攝影展永久保留。

2003-05-09

兩位知名影評人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網頁上討論在深圳何處買老翻DVD,及買甚麼片子。有人看不過眼,表示「買盜版同去食搖頭丸一樣,冇人可以阻止你去做,低最好不要在公眾園地慶致勃勃的大力鼓吹,尤其是有身份的影評人,會留給人壤印象,亦令下一代生起不良認知」。但亦有人認為,「如果時間容訐,我會入場.如果有正版,我都會買(雖然不代表質素一定好D).但如果兩樣都落空,是否我就"認命"算了?真係,"生不逢時/地".這裡算是公開還是半公開?介紹算是鼓吹還是資訊流通?無名小卒真好,稍有名氣就要負這樣那樣的"大責任"」。你有何意見?

2003-05-08

可兒北京遊

再接再勵,可兒同事北京旅遊照嚴選(全部北京遊照片):


深沉的型男,不是我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明報》



《明報》雖然已統一採用全橫排由左向右印刷,但同集團的《明報月刊》卻源用直排由右向左,橫排由左向右的混合方式。一般文章直排由右向左,而雜誌則左開向右翻,所以相安無事。



但它的專欄文章卻是橫排由左向右,有時會出現啼笑皆非的情況。例如2003年5月號,第103頁,題為「非典型肺炎的啟示」。這篇文章在雜誌的左頁,由靠邊的第一直欄開始,往右讀去,到近中間的第三直欄末,還未完結,又不能繼續往右讀去,因為右邊已是令外一篇題為「秦統一文字真相」的文章!「非典型肺炎的啟示」的下半部分,出現在往右翻的下一頁的近中間部分開始,往右邊讀去。哎!

--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 --

2003-05-07

Sydney & Melbourne

Sydney shines in autumn - Sydney Morning Herald readers' photographs of the city and surrounds as the seasons turn.

My Melbourne - The Age readers' perspective on the city they live in.

2003-05-06

可兒同事澳洲旅遊照嚴選




------ 全部澳洲遊照片 ------
鹿玉5月4日在聯合報評論《海邊的卡夫卡》:「少年離家出走,與其說是為了逃躲弒父與母姊交合的命運預言,毋寧是迎向命運;命運既然無從閃躲,那就往那宛若風暴的命運中心,筆直地踏進去 ... 九○年代的村上作品雖然常探討暴力主題,但如此勇敢俐落的倒不多見。他似乎已把《地下鐵》、《約束》二書以來的思考,從社會現象推深到個人生命境況,並能重返八○年代的作品世界,為當年未必完整的「自我治療」增補了新的體驗。」

「與舊作相較,《海》書結構精巧,文字敘述較有控制,不至於一發不可收拾,有村上哲學的彙總架勢。上冊許多文字成熟精準,即使不愛村上春樹的讀者多少也會為之驚艷;下冊可惜因為敘述與情節冗散,稍失了力道。值得注意的是,在故事總少有出口的村上作品裡,《海》書末,少年從出口走了出來,從異界回到現實,從滅絕走回再生,雖然情節仍留有許多謎團,雖然少年仍不甚明白「人活著的意義」,但這畢竟標記了村上春樹的一大轉變,讓人好奇接下來村上會寫出什麼作品,他將失去他的村上迷,抑或擁有一批新的讀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