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31

上海博物館購入《紅樓夢》甲戌本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自大陸傳媒廣泛報導上海博物館高價從美國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購入原胡適所藏《紅樓夢》甲戌本(即殘存十六回的《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石頭記》,以下簡稱《甲戌本》)後,至今已一年有多,但這宗「買賣」的來龍去脈及上博將如何處理這件文物,至今仍是個謎。

我只是個普通的《紅樓夢》愛讀者,對版本研究或珍本收藏等領域沒有專業知識,對文物的買賣更幾近一無所知。但常識告訴我,這宗「買賣」頗有疑點,似非如傳媒報導那麼簡單。

以下是我就此事在網路搜尋線索的初步結果。

----------

《新京報》2005年7月20日報導

近日,記者獲悉,流失海外的孤本《紅樓夢》甲戌本已由上海博物館從美國購回。昨日,博物館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證實了這一消息。甲戌本《紅樓夢》確實已經在今年年內由該館購回,目前該書就存在上海博物館的圖書館內。

甲戌本《紅樓夢》一直被認為是《紅樓夢》幾種抄本中年代最早、也是最接近原本的一個版本。因此研究紅樓夢的學者一直都很注重甲戌本的價值。該書最早由胡適於1927年發現,並一直由胡適收藏,直到他去世時將書存放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從此該書一直流失在海外。

日前,記者從有關人士處獲悉,這本珍貴的甲戌本《紅樓夢》已由上海博物館花重金從美國康乃爾大學購回。記者致電上海博物館,上海博物館相關人士表示,該書的確已經由該館購買回來,並收藏在博物館的圖書館內。記者詢問具體的購買經過,該人士以購買此書的負責人不在而拒絕回答如何購回該書等具體問題。他只是表示,甲戌本《紅樓夢》購回之後,將不會對外展出,也不借閱,只供圖書館研究之用。

雖然「購買此書的負責人」不在,但這位「相關人士」卻侃侃而談上博已從康乃爾大學購入《甲戌本》,只是不肯透露「如何購回該書等具體問題」而已。

在一篇相關報導中,傳媒還提到:

這也是上海博物館前年斥資450萬美元購買宋代《淳化閣帖》後又一次重大的海外文物回購行動。

《華商報》(2005年7月23日)還引述上博的「工作人員」暗示《甲戌本》的購入價高於《淳化閣帖》:

上海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根據上級指示,這次回購的具體過程和價格均不能向外透露。對於“‘甲戌本’的回購價格是否高於宋代《淳化閣帖》”這個問題,她反問:“那你說呢?從文物價值上來說,作為國寶級的前者就遠遠高於後者呀。”

據悉,購回的《紅樓夢》甲戌本將不會被展出或借閱,而是僅供科研之用。這樣肯定無法收回巨額投資。該工作人員表示:“對‘甲戌本’的研究是國家級的重大任務,不能簡單以經濟效益來衡量。”

好一句「根據上級指示,這次回購的具體過程和價格均不能向外透露」!

馮磊在報導出現幾天後,曾撰文認為《甲戌本》不是上海博物館自己的財富,也是每個中國人的財富。「一味把持著國寶不放,以種種借口回避與公眾見面,恐怕也是對國寶和傳統文化的一種變相劫持吧」。

頗為奇怪的是,這宗買賣,只由大陸傳媒批露,大陸以外中文或外文傳媒均不見有跟進報導。而且,不論上海博物館或康乃爾大學,至今尚未正式表態。

----------

上博的「不展出,不借閱,只供圖書館研究之用」的做法,在實踐上是如何進行的呢?而且,何謂「只供圖書館研究」呢?我遍尋網路,尚未見任何外人表示曾見過《甲戌本》,更遑論研究鑑定了。反倒是知名紅學家胡文彬在今年8月接受《新京報》訪問時有此說法:

新京報:我們來說另外一個話題吧。聽說上海博物館買回了甲戌本《紅樓夢》,但卻一直不對外說明情況,你怎麼看?

胡文彬:這個消息是傳了很久了,但沒有人公開發佈,所以我沒法確定是不是談成了。(記者:我打電話證實過是有這回事)那這就要看他們上海博物館到底要做什麼了,他們是想把它作為文物保存起來呢,還是在某一天選個特定的日子把它展覽出來,他們不說可能是怕有人一擁而入。

即是說,胡文彬不但沒有被邀「鑑定」《甲戌本》,他對上博最終究竟有否購入此文物,也並不知曉。

----------

在一個大陸的討論區中,有人質疑:「這麼大的事情,上海博物館也不聲張,與收購《淳化閣帖》後大肆宣傳的做法大相徑庭,好像吃了啞巴虧似的」。

的而且確,與購入安思遠所藏《淳化閣帖》殘本相比,上博在購入《甲戌本》一事上顯得低調而神秘。

一說,大陸一直有聲音,指上博購入的《淳化閣帖》並非珍本,上博在甲戌本一事上的儘量保持低調或許可以理解。

我對該《淳化閣帖》殘本是否珍品沒有發言權。我感興趣的,反而是購入《甲戌本》與《淳化閣帖》在本質上的分別。

該《淳化閣帖》殘本,是私人藏品,只要賣方願沽,而買方有足夠財力,即可成交。是否物有所值,那是後話,亦見仁見智。

但是,《甲戌本》屬胡適生前珍而重之的私人藏品。胡適死後,它和其他一些藏品,轉由康乃爾大學收藏(或曰寄藏,或曰存放,或曰捐贈,說法不一)。問題是,康乃爾大學有權將它出售嗎?退一步看,假設康乃爾大學有權出售,但它會為數百萬美元之數這樣做嗎?這確是疑點重重。

在另一大陸討論區中,有人就提出這樣的質疑:「既然是存放,甲戌本《紅樓夢》理當還是屬於胡適的財產繼承人的,並不是康乃爾大學的財產。怎麼變成了上海博物館要從康乃爾大學購回而不是從胡適的財產繼承人購回呢」?

一種較「言之成理」的猜想,是胡適後人保留了「存放」在康乃爾大學的《甲戌本》的擁有權。這次買賣,是上博與胡適後人的交易,而非上博與康乃爾大學的交易。

----------

其實,《甲戌本》在1927年由胡適購得而「面世」,多少有點來路不明的情況。況且,近年大陸紅學界出現了「程前脂後」的說法,直指甲戌本等脂評本是偽作。有興趣的讀者可由此延伸搜尋下去。

----------

(11月3日補記)近日北京植物園黃葉村曹雪芹紀念館推出“中國《紅樓夢》文化·藝術品展”,展出12個版本的清代手抄《紅樓夢》影印本,並會在「展覽期間進行拍賣」。據傳媒引述紀念館館員樊志賓的介紹

據說,胡適去世前曾留遺言,他收藏的這套“甲戌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十分珍貴,如要出手,一定要優先考慮大陸。所幸的是,該本現存於上海博物館。

當然,那只是「據說」,而且不知據何人說。但假若這「據說」是真確的話,那麼,胡適就的而且確只是將《甲戌本》存放在康乃爾大學,而非捐贈。因為如果是捐贈的話,又怎會有「十分珍貴,如要出手,一定要優先考慮大陸」之語呢?這幾句話,顯然是講給繼承他遺產的後人聽的。

若問我個人的猜測,我會說這「據說」是假的,是為「該本現存於上海博物館」提供合理性的。原因很簡單:胡適當年倉惶離開大陸,所有藏書均留在北平,只帶走兩部,其中一部正是《甲戌本》。其後,他遙看著當年的紅學戰友俞平伯被批,而且更清楚批俞背後的更大目標是批胡。我很難想象,他為何希望《甲戌本》在他過世後,「如要出手,一定要優先考慮大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