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7

以鳴得意

今天才看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

片中輝煌俗艷的宮殿無疑非常顯眼,但要選最突出最關鍵的建築,豈怕非那高台莫屬了。

近幾星期來,都在讀中國古建築的書,看見片中的高台,即時想起趙廣超的《不只中國木建築》一書關於高台曾是皇侯競相建造以標榜實力和地位的一章,曾引用《國語.楚語》的一句:

高台榭 美宮室 以鳴得意




皇侯建高台宮室,以鳴得意。

張導不惜工本拍極盡奢華的高台宮室,不也是以鳴得意嗎?而且是得意忘形,跡近病態。

至於為何片名叫《滿城盡帶黃金甲》,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我沒有獨到的見解。

但「滿城盡帶黃金甲」來自黃巢屢試不第失意自慰的《不第後賦菊》詩則可肯定:

待到秋來九月八 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 滿城盡帶黃金甲

他朝得意,誓要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說《滿城盡帶黃金甲》是張藝謀的「得意」之作,貼切得很。

----------

談《黃金甲》,當然要涉及「黃金乳」。以國產片標準,本片真可算賣肉之作,但置之於全球電影之林,它的賣肉程度卻又只算小兒科。

《滿城盡帶黃金甲》的賣肉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其「大陣仗」。「大陣仗」是我們廣東人常用卻少深究的詞。我估計其詞源是來自軍事佈陣的。論到拍攝軍事佈陣的「大陣仗」,張藝謀在國產電影界絕對佔了第一把交椅,在《滿城盡帶黃金甲》中他亦盡顯身手。

我認為,片中皇帝的乳隊和軍隊的大陣仗是同出一轍的:眾多、整齊、隨時候命!

用郝建的話來說,就是張藝謀「把帝王的日常享受和非常時期的應變措施都拍成一場又一場的華美儀式。」(見《滿城盡帶黃金甲》:暴力意象與紅衛兵情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