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09

可圈可點的秦勝

章詒和的《伶人往事》被「查禁」風波,最近鬧得沸沸揚揚,昨天兩大官員解畫。故事主角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鄔書林澄清他說的是「不得」因人廢書。「我前面加了『不得』!」而另一副署長閻曉宏則在記者會上澄清對該八書,「確有查處,但沒有查禁」。至於是否還能再版,他說「那是出版社和作者之間的事情」。

出版總署﹕有查處無禁書 章詒和駁斥官員不懂認錯 - 《明報》,9/2/07)

同日的《明報》有篇秦勝的評論,題為「查」「禁」風波的正面意義

秦勝用「可圈可點」來形容閻曉宏的解說,「因為查處針對的是出版社的違法亂紀行為,查禁則是涉及干預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事。」同樣地,他又用「可圈可點」來形容鄔書林的解說,「說明鄔書林同樣不贊成干涉出版自由、創作自由。《伶人往事》等書被查禁,完全與作者的背景無關。」

秦勝認為,「新聞出版總署的高官們如此公開表態,有點讓章詒和擱不住面子。」因為章詒和依賴傳話者告知鄔書林宣布查禁的消息,「她並沒有很確鑿的證據證明新聞出版總署確實下過禁書令,她的抗議聲明是基於有人傳話。事情到了這一步,真相如何亦大致可以有個譜。」

真相如何大致有個譜?

這個譜大致是這樣的:鄔書林在通風會上點了八本內容有問題的書,並查處有關的出版社,已印的書未被查封。《伶人往事》是八本之一,但內容那方面有問題未見披露。雖然出版社因出版這八本書而遭上級查處,但能否再版,那是出版社和作者之間的事情。

要知道,新聞出版總署懲罰這八書的出版社,雖然不能抹煞出版社仍有冒加倍懲罰之險而膽敢再版發行的可能,但新聞出版總署的意向是極為明顯的,不是一句「那是出版社和作者之間的事情」之類的空話就能敷衍過去的。

在會上,就《伶人往事》一書,鄔書林說的是要因人廢書,還是不得因人廢書?按道理,雖然總署只查處出版社而沒有查封已印書籍,但仍屬「廢書」之舉。鄔書林實在沒有忽然強調不得因人廢書的理由。

真相如何,除非公開當天的正式紀錄、錄音或錄像,否則只會如羅生門,各執一詞。若以我上面的分析,則章詒和的傳話者的話似乎較接近真相(註)。

不知秦勝為何輕易地認為高官的說詞「可圈可點」,全盤接收?

----------

(註)章詒和在2007年1月19日的公開聲明中是這樣轉述傳話者的話的:

二00七年一月十一日,在全國圖書定貨會開幕當日,中國新聞出版署召集了一個「通風會」。會上,副署長鄔書林先生以宣讀方式公佈了一份「二00六出版違規書選」,被點名的書裏,《伶人往事》列於三。鄔先生對出版此書的湖南文藝出版社說(大意):「這個人(即指作者)已經反復打過招呼,她的書不能出,……你們還真敢出……對這本書是因人廢書。」接著,自然是對該社的嚴厲懲處。

----------

● 曾堯角落:《伶人往事》遭禁 章詒和的公開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