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0

春暖花開



剛溜覽了幾個閒常造訪的香港中文網誌,讀了一些與新年有關的文章。不知是否因為春節期間香港天氣和暖的關係,其中兩篇竟同樣出現「春暖花開」揮春,其中一篇內文更有「面朝窄巷,照樣春暖花開」之句。

怎不教人想起海子的詩篇: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可惜的是,暖和的詩篇的作者在現世卻體驗不到真正的「春暖花開」。

----------

兩年多前,我引用「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寫了一篇短文。如今看來,世情依舊。全文如下:

自從我躲進小樓﹐生活一切平和美好﹐真個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然而﹐當我放眼世界﹐看到的總離不開戰亂﹐殺戮﹐鬥爭﹐和謾罵。所有人似乎都變成了極端分子﹐思想和行為準則無非是﹕

我對 你錯
非友 即敵
報仇 負義
寧枉 毋縱

我們真有那麼多恨嗎﹖

----------

然而,新年流流,又逢「春暖花開」的好天氣,我和你和他應當是快樂的。管它世情如何!

----------

文人多大話。人講「春暖花開」,我又學人講「春暖花開」。你們過的當然是「春暖花開」的時節,可我是住在「地球屁股那一端」的,時方盛夏,春你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