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30

執迷紅樓夢 不悟

早前,寫了一篇指出劉再復在《紅樓夢悟》中錯讀《紅樓夢》的文章(見一頭霧水)。

當時,我只是讀了《明報月刊》(2006年2月號)轉載的《紅樓夢悟》前言和摘錄。現在,終於讀完全書,有點感想。

劉再復對《紅樓夢》的重視,從《紅樓夢悟》的獻詞中表露無遺:

謹以此書此悟,敬獻給中國文學與人類文
學永遠的大師曹雪芹的偉大亡靈。感謝他創造
了文學的不朽聖經《紅樓夢》,使我贏得了對
美的衷心信仰,並由此明白了該如何守護生命
本真狀態而詩意地棲居於人間大地之上。


至於《紅樓夢悟》是部甚麼書,用劉再復自己的話,就是他「不想寫什麼東西,立什麼文字,只想感悟其中的一些真道理、真情感。本集子中的兩百多則隨想錄,只是閱讀時隨手記下的“頓悟”,並不是“做文章”。」

就書中的「隨想」或「頓悟」而言,我個人認為稍嫌雜散,而且多有重覆。但這些都是隨想錄式著作常見的毛病,不足為怪。

我想談的,是他認為「悟」是紅學著作的第三條路的說法。

他說,「兩百多年來,《紅樓夢》的閱讀與探討,有三種形態:一是《紅樓夢》論;二是《紅樓夢》辨;三是《紅樓夢》悟。」論專注分析論証,辯著重注疏考証,而悟「乃是禪的方式,即明心見性、直逼要害、道破文眼的方式。」

說論和辯是紅學兩大主流,相信反對的人不多。但悟是第三種形態嗎?劉再復認為自己是在走一條《紅樓夢》閱讀的新路,「因為把“悟”作為一種基本閱讀形態、探討形態和寫作形態,似乎還沒有。所以我才冒昧地稱“悟”為第三種形態,並給拙著命名為《紅樓夢悟》,與俞平伯先生的《紅樓夢辨》作一對應。」

愚見認為,在論和辯兩條主流以外,還可以有千百種閱讀《紅樓夢》的可能性。認為悟是自創之路,而且是第三條路,劉再復似乎自視過高了。

劉再復執迷《紅樓夢》而悟,還是不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