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4

觀影讀書流水賬 24/6/07

讀書:
● Laura Kipnis 《Against Love: A Polemic》
● 山本文緒 《藍,或另一種藍》

這星期讀的兩本書,都是關於戀愛-婚姻-外遇這個永恆主題。《Against Love》標明是部polemic(一般譯作「論戰」,即所謂戰鬥格文章也),而《藍,或另一種藍》則是帶超現實色彩的流行小說。

先談《Against Love》。這部書,從書名,封面到簡介*都有一種引人閱讀的魅力。可惜,它其實毫不挑釁偏見精練直接,而是書生論戰型小書。

* "Will all the adulterers in the room please stand up?" So begins Laura Kipnis's profoundly provocative and waggish inquiry into our never ending quest for lasting love and its attendant issues of fidelity and betrayal. ...

首先,這部書開首第一句並不是"Will all the adulterers in the room please stand up?",而是一通「解說」,說明為何要against love,為何要寫一部polemic來「反愛」。這已是polemic的大忌。接著,是個何謂adultery的「前言」。

到了第一章,亦即以"Will all the adulterers in the room please stand up?"這種戰鬥格提問開首的一章,虎頭蛇尾,提問之後,隨即轉入「married」、「coupledom」等名詞的解說和規範,再後就是引經據典,從Freud、Marx、Weber、到Frankfurt School諸公,全都粉墨登場。

我這個已經站起來準備接受炮轟的罪人,雙腿酸軟,熬不下去了,唯有離開房間...

《藍,或另一種藍》中的倉子,不嫁河見,選擇了佐佐木,結果有物質無愛情,於是搭上牧原,但外遇生活一陣興奮後也不見得怎樣。如果當初嫁的是河見,會較幸福嗎?一天,她意外碰見河見的太太,竟是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分身。倉子A不快樂,倉子B也是如此。

那麼,交換身分一個月如何?期限到了,一個夢醒了想回復原來身分,但另一個仍沉醉於新的生活...

----------

止庵《相忘書》 張愛玲的殘酷與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