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5

止庵談豎排橫排

止庵:相忘書:樗下說書:

無論繁體簡體、豎排橫排,我都可以接受,只是覺得不該偏廢。採用何種方式,當視具體情況而定。現在中華書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等處重印古籍,往往仍舊採用繁體豎排,誠為合宜之舉。古人詩文簡體橫排,除了讀著不很舒服之外,還有一些技術問題難以解決。姑舉拙著《樗下讀莊》為例,乃是《莊子》一段正文之後,我寫一段解說。倘若豎排,則正文解說可用同種字體,正文頂頭,解說退下兩格,是否小一號字都無所謂。橫排則要麻煩得多,而且怎麼安排都未必合適。

不過當下以橫排簡體字來印行古籍者亦不在少數。我曾問一位編輯朋友,如此做法,目的何在。朋友回答,現在沒人愛讀豎排繁體字了,不這樣書就賣不出去。我又問,那麼這種印法,是否真的就有更多的人要讀;會不會因此既未開發出新的讀者,又失去了那些習慣讀豎排繁體字的讀者呢?我看坊間此類“新印古籍”,未必比老派印法多賣多少。這位朋友所說,與前引“凡例”提到的“為使讀時醒目”,共同之處在於好像頗替讀者著想。然而這種“讀者”,到底是自家臆想出來,還是真的存在呢。時至今日,古籍書礙難暢銷,出版者亦不必多存奢望,只須把書印得規矩、地道,自然有那為數雖不很多,但也未必很少的一批讀者要買要讀。假如他們看著彆扭,覺得不是那麼回事兒,恐怕就根本無人理會了。

止庵是知名「讀書人」,在豎排橫排問題上,認為當視具體情況而定,不該偏廢。

他說,「現在中華書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等處重印古籍,往往仍舊採用繁體豎排,誠為合宜之舉。古人詩文簡體橫排,除了讀著不很舒服之外,還有一些技術問題難以解決。」

- 古人詩文簡體橫排,讀著不很舒服:那麼,今人詩文小說報刊(包括他自己的《相忘書》)以簡體橫排出版,止庵讀著舒服否?如以「具體情況而定」,是否應以古人書繁體豎排,今人書簡體橫排出版?不今不古人的書如要重印又如何(例如周作人)?

- 古人詩文簡體橫排,技術問題難解決:止庵舉自己的《樗下讀莊》為例,說明橫排技術問題難解決。《樗下讀莊》,抱歉,未讀,但「一段正文,一段解說」之類的書,在大陸以橫排出版,成千上萬,未聞有難解的技術問題。

歸根究底,止庵在豎排橫排問題上,講的不是理,是情。這在第二段引文中的用語就很清楚:「習慣讀豎排繁體」、「老派印法」、「看著彆扭,覺得不是那麼回事兒」。

--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