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01

惡意 峰迴路轉

《惡意》:有人被殺,警方迅速破案,死者的好友是兇手。兇手對殺人直認不諱,但對動機守口如瓶。警方抽絲剝繭,終於找出殺人的「惡意」。最後,峰迴路轉,真正的「惡意」原來是...

- 藍霄:純粹的推理閱讀趣味--關於東野圭吾「惡意」

不論觀影或讀書,「故事」對我來說不是重要一環。我看重的,是觀/讀後「有所感」與否。如能令我從「有所感」提升至「有所悟」,在我眼中,那部作品就是傑作。就我自己的觀影讀書經驗,一般說來(但不是絕對),「故事」的趣味性和戲劇性,與「有所感」/「有所悟」的機會,是反比的關係。

我對推理小說有種成見,認為它基本是以「故事」的趣味性和戲劇性為中心的小說類型。因此,推理小說從不是我閱讀的重點。

讀了東野圭吾的《惡意》(和早前土屋隆夫的《天國太遠了》和《盲目的烏鴉》),成見依舊。

----------

《Accused》:女兒告發父親與她性交。女兒被帶離家庭,父親被拘捕,羈留,起訴。法庭最後裁定女兒有說謊習慣,父親罪名不成立,釋放。

罪名洗脫,重獲自由。但左鄰右里怎麼看,朋友同事怎麼看,信任他的人是否還有一絲懷疑,還肯與他交往的是否只是基於憐憫,自己能撑得下去嗎?

不離不棄絕對信任的妻子認為惡意指控的女兒畢竟是骨肉,定要把她帶回家庭。怎辦?情急下,妻子認為若只能二者擇一,她寧可選擇女兒。

在輔導員的安排下,女兒終於與父母會面。女兒堅持要輔導員和母親迴避,跟父親單獨見面。最後,峰迴路轉,真正的「惡意」原來是...

這種題材,加上北歐電影慣有的陰沉蒼白,看得人寒徹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