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04

楊德昌

湯禎兆:楊德昌之死:意味台灣電影步入式微

楊德昌所執持的是一自我設計的時代宿命觀,電影中所有人物的一舉一動,其實均受社會環境的制約,而可供翻騰迴旋的空間十分有限。也因為楊德昌是處理劇本結構的巧匠,更加令作品達致一自我完足的渾成境地,由是令觀者與劇中人同樣時刻感受到走投無路的沉重困局。

tonyblue:流星墜落:楊德昌辭世

公元2001年,我到紐約採訪李安,卻專程去看了楊德昌的《一一》,一切只因為老楊不滿意台灣的發行環境以及對待台灣電影的粗俗態度,拒絕在台灣映演《一一》, ... 三個小時之後,我們帶著淚水和笑容走出戲院, ... 《一一》是他的巔峰之作,竟然也成了他的最後作品,除了歎息,我真不知該說什麼了。

陳國富:楊德昌: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楊德昌先生的作品不多,很有才華,但是他是那種離群索居的人。 ... 生活中的他是一個永遠在思考卻苦於表達的人。 ... 在藝術創作上,他的作品是站在一個高度上對社會的一種關照,這在當時也是很超前的,不被人理解。 ... 其實他創作最為旺盛的時期,反倒是他內心最為寂寞的時期。

----------

霜天曉角:楊德昌關於《一一》的訪談

台灣電影筆記:楊德昌 Edward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