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4

記憶之不可靠

我在小流氓難登龍虎門中憑記憶寫下自己作為《小流氓》漫畫擁躉的一段時光:

小時候,我是黄玉郎《小流氓》漫畫的忠實擁躉,且自以為畫得一手出色的黄玉郎式「公仔」。

後來,香港富起來,加上科技日日新,彩色印刷變得可行,於是《小流氓》由兩毫一本的黑白公仔書搖身一變成為六毫一本的全彩漫畫,不久書名更被改為《龍虎門》。

不知是書價太貴還是自己品味飛升,《小流氓》進入《龍虎門》年代不久我就對它失去興趣了。

我的記憶靠得住嗎?讀了南方網一篇很詳盡的黄玉郎與《龍虎門》的前因後果後,結論是大致正確,但細節記憶與實際頗有出入。








年份《小流氓》
1969《小流氓》面世小二學生,窮,不可能是長期讀者,街邊等飛髮時看看吧
1973左右32開本變16開本,售價两毫變六亳即將告別小學生涯,六亳是個大數目
1974局部彩色印刷,售價一元入名校讀中一,大個仔,沉迷踢波睇公仔書
1975改名《龍虎門》,其後全彩印刷,售價兩元漸入「好性」年代,睇鹹片,對女孩充滿憧憬,對打打殺殺失去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