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07

張愛玲"羊毛出在羊身上——談《色·戒》"的書寫過程

宋以朗(Roland Soong)的東南西北網誌大名鼎鼎,但他與張愛玲的淵源可能較少人知道。

宋以朗乃宋淇、鄺文美之子。張愛玲晚年避世孤居,無親寡友,與她自50年代初相識的宋氏夫婦乃是她最親近最信任的人,也是她的對外連絡點。(參閱宋淇"私語張愛玲")

張愛玲的「迭作」至今雖時有出土,但可遇不可求。她的書信,遂成了張學寶藏。而她與宋氏夫婦的魚雁往來,更是寶中之寶。但如宋以朗所言,「由於種種原因﹐張愛玲與宋淇夫婦之間的書信至今尚末公開」,誠憾事也。(注:張的另一位晚年友人莊信正去年公開了他們之間的信件)

李安將《色,戒》搬上銀幕,令小說再成大眾焦點。而張為反駁別人批評《色,戒》而寫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談《色·戒》"則被視為加深了解此書的門徑。

近日,宋以朗低調地公開了一批與此文書寫過程有關的張、宋書信影印本(這已是宋以朗在ESWN Culture Blog公開的第四批張、宋書信)。用宋以朗自己的話說,「在短短幾封信裡面,讀者可以看到張愛玲與宋淇之間的互動」:

- 1978年底,張愛玲撰文《中國時報 人間》,回應「域外人」(張系國?)對《色,戒》的批評
- 居港的宋氏夫婦任中間人,將張愛玲的稿件轉寄台灣
- 張愛玲易稿再三,仍未滿意
- 宋淇回信,指出回應論點的一些缺失
- 張愛玲採納宋的意見,幾乎原文照搬地加入定稿

(注:到《色,戒》結集成書時,張愛玲意猶未盡,在《惘然記》序中再就如何書寫反面人物自辯,可見她對之前的批評極為上心。)

----------

在此補加一段同樣涉及張愛玲、《色,戒》、改編電影、和宋淇的新舊聞

據蔡琴回憶,張愛玲仍在世時,楊德昌曾到香港與宋淇商談將《色,戒》拍成電影,「談得很投緣,並約定先將小說改成劇本,再探討下一步計劃」。楊德昌屬意雷震和林青霞任男女主角,但計劃最終因資金問題無法成事。

據當時準備與楊德昌合作編寫劇本的舒琪公開的資料

- 當時為1987年, 片名暫定為《暗殺》
- 未能成事的原因是劇本進度一直未如理想,其後楊德昌亦將目光轉往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改編成電影

(參閱:朋友的信 | 朋友的信 之二

(2007/8/19 補加)
符立中在"間碟圈,電影圈—宋淇和楊德昌的〈色,戒〉故事"(印刻文學生活誌,2007年8月號)中提到,宋淇曾說《色,戒》故事是他的故事,「不是一個真的故事,也不是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