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28

《色‧戒》觀後:電影是電影,小說是小說,互不相干

看電影《色‧戒》前,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我愛電影,一向堅持只以影片本身作為評價對象,其他的不論。

但我也愛文學,以致上述的堅持不能貫徹:在評價由我深愛的文學作品改編的電影時,我未能單看電影本身,還會考慮電影有否拍出原著的特色和風格。

《色‧戒》即為一例。

我想,如果電影既出色又很張愛玲,又或電影既差勁又不張愛玲,那就好辦了。如果電影差勁卻很張愛玲,我看那也無補於事。可是,如果電影出色但不張愛玲,那我應怎樣評價它呢?

在看電影《色‧戒》前,讀到的評論大都令我有這樣的頭痛預期。

看過電影《色‧戒》後,我覺得要評價它原來很容易:《色‧戒》是部好片,就像Brokeback Mountain和The Departed一類的好片,絕對有可能揚威奧斯卡。它平實流暢,功力深厚...

但電影《色‧戒》不單不張愛玲,簡直可以說跟原著毫無關係(當然,故事大綱和人物姓名相同)。

張愛玲殘酷,李安溫情。

張愛玲欲說還休,李安娓娓道來。

張愛玲壓抑得不想表白,李安擅長表白壓抑。

小說留極大想像空間給讀者,電影卻為觀眾道盡上文下理前因後果心路歷程。

一句話,在我心中,電影是電影,小說是小說,互不相干。

《色‧戒》小說,我會一讀在讀。

《色‧戒》電影,看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