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8

觀影讀書流水賬 28/10/07

觀影:

● 本廣克行 《烏冬廚神》 (4/10)

讀書:

● 遠藤周作 《我‧拋棄了的‧女人》

----------

嫌老豆只識做烏冬的讚岐鄉下仔,決心闖出名堂卻子貝著一身債回家。人生低潮來個大逆轉,巧遇美食雜誌女編輯,度出個復興烏冬專題,熱爆全日本。三十歲人才品嚐到親情和愛情的甘甜。導演本廣克行帶領《跳躍大搜查線》內如中山裕介、小西真奈美等班底棄械從食,回到老家拍個美食喜劇。讚岐烏冬你可能食過,但一碗有手打溫情感、人生四味做湯底、幽默作伴菜、勵志熱血的烏冬冬電影,是夏日最過癮的精神食糧。(香港夏日國際電影節)

烏冬你應該吃過,讚岐烏冬你可能聽過或吃過,但讚岐係乜冬冬?上面引用的電影節簡介可能會令人誤解讚岐是日本地名。其實,讚岐是日本古地名,約即今天位於四國的香川縣。而這亦是我看這部電影的唯一理由:我下個月底就會到四國遊玩吃烏冬

----------

(30/10/07 補加)

《我‧拋棄了的‧女人》的女主角是個善良得近乎愚蠢的,既無知識又無姿色的打工女孩。她有一種看見別人受苦,無論如何忍受不了的性格。為此,她心甘情願地向聲稱受苦者獻金獻身。

譯者林水福說,《我‧拋棄了的‧女人》探討的,是愛德與自我聖化這兩個主體。所謂自我聖化,是因為她雖然不信神,但其愛心與愛德行為卻是大部分信徒無法比擬的。

遠藤周作希望通過一個通俗故事把天主教的象徵轉達給讀者。依我看來,他似乎只能向信教者傳教(preaching to the converted)。非教徒讀此書,雖不能說絕不會反省和深思,但恐怕同時也會覺得女主角不是善良得近乎愚蠢,而是善良得近乎不可信。

書的下半部,描述女主角被誤診為患有麻瘋病,被送到與世隔絕的麻瘋病院接受治療。到確診後,她毅然決定留在病院照顧病友。可惜,她在為病友們生產的雞蛋和刺繡品送到市場售買時,遇到交通意外死亡。此等情節,過分戲劇化,亦過分感傷,大大影響了小說的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