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9

不看激流看雲海

厭倦「激流」的話,看看雲海又如何?同是NHK,同是關於中國,但這次沒有社會激流,只有山間雲海。我說的,是上海中唱發行的DVD《NHK高清畫面作品系列-黃山》。

他們拍到的黃山冬日雲海,嘆為觀止。

----------

中國大陸去過的地方不少,想去的地方更多。其中,黃山到過兩次,但仍念念不忘,希望再訪。

第一次登黃山,是大二暑假期間(1983年)首次中國之旅的其中一站。那時往來黃山的交通頗為困難。記憶所及,離開黃山往杭州,乘簡陋的巴士跌跌蕩蕩十個小時方能到達。

第一天登山,山間煙霧瀰漫,午後到了玉屏樓過夜處時,更是伸手不見五指。第二天早上,情況毫無改善,連登山導游都說這種天氣不宜遊山,既危險又無趣。於是決定下山。

接近傍晚時分,從山下賓館往上望,竟見天氣放晴,煙霧漸散,我們一行人等頓足不已。想不到,懊惱的人不只我們。站在旁邊的,是兩名登山發燒友,來黃山為的是登山兼度蜜月。

他們說,年輕人,明天再登山也可以呀。我們說,可是,明天已是我們在黃山的最後一天,後天離開的車票和住宿已一早訂好,不能改變。他們又說,年輕人,我們的情況也是一樣。不如我們明天一天跑黃山,怎麼樣?

跑山?我們年少氣盛,當然舉腳贊成。

就這樣,我們摸黑從前山登山,連行帶跑的,傍晚從後山下山。疲憊不堪,但又眼界大開。

還記得,跑上跑下天都峰後,我們在黃山第一高峰蓮花峰下休息。登山發燒友夫婦走過來,小聲的跟我說,你的朋友看來體力有限,不如我們三人跑蓮花峰,怎麼樣?我義正詞嚴地說,我怎能放下朋友不顧,要去,你們兩個去,我們在這裏等。

其實,我不過充英雄而已。實在是,我當時已成強弩之末,隨時倒下,那裏還有力氣登上眼前這個不見頂的蓮花峰呢?



2002年,重登黃山,交通方便得多了,乘飛機直達黃山機場。人老了二十年,山容顏依舊,只是天都峰正在維護不能重登。

下山後,去了剛於2000年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安徽黟縣宏村參觀。



離開黃山,如上次一樣也是乘巴士往杭州,不過這次只需5小時。安徽貧窮,浙江富裕,無須看窗外景,僅從車上感受公路路面水平的差異已一清二楚。看罷虛無縹緲的雲海,感受實實在在的「激流」。

許多年後,三登黃山時,希望仍然能夠徒步上山,無須依賴登山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