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0

台北 東京

寫了二度登黃山一文後,意猶未盡,在此舊文翻炒,談談我的台北、東京旅遊緣。

----------

我還會再去台灣嗎?)當我還在香港居住時,去過台灣至少五、六次,但每次的目的地都是台北,其他城市從未去過。更甚者,每次都只逗留台北市內,甚麼九份、基隆、野柳,都未去過,乘捷運到淡水已是極限。

那我為何多次去台北?一是近便、價廉、適合週末遊。二是誠品、阿宗麵線、和其他街頭小吃。

近年,少買了台版書,連帶去誠品的衝動也急降。我讀書雖雜,但有幾類書是基本不讀的:英文/歐陸文字翻譯作品、心靈/勵志、商管/理財、和兒童/育兒書籍。而偏徧這幾類圖書已佔了近年台灣出版物的大部分!當然,大陸出版蓬勃,也令我對台版書的價格有點抗拒。正是,書cheap人漸cheap。

三年前,我剛退休時,本來計劃了一次台灣環島遊。無奈,計劃有變,結果改去了愛爾蘭和西班牙。

如今我已離開香港,在澳洲定居,去台灣的意慾降至幾近零。

我還會再去台灣嗎?如去的話,我會去台北以外的地方嗎?天曉得。

台北:立此不存照)昨天太座整理旅遊照片,發現沒有任何一張是屬於台北的。我也覺得奇怪。以前去旅遊不喜歡拍照,那是事實,更經常不帶相機出遊,但去過台北那麼多次,竟每次都不「立此存照」,的確有點巧合,不過也表明台北的風景名勝從來不是吸引我去的原因。

想起來,我在台北還是有拍過照的。那年我和父母三人去了台北幾天,還住在圓山飯店(唉,美人遲暮啊),有幾張合照現今還貼在老家雪櫃門上。

借用Hidy(又名滴滴)最近在台北淡水拍的生態照



----------

加插東京)我跟東京的關係很微妙。除了早年利用幾天假期往東京吃吃逛逛外,近年安排日本之旅時,很少會把它列入行程之內,但最終又總會在東京留上幾天:

- 02東北假期:仙台進出,不經東京。但結果由於覺得仙台無聊之極,於是將原定在仙台市內觀光的一天改為新幹線東京一日遊。

- 03北海道火車之旅:由於種種原因,將北海道直飛之旅,改為由東京進出的火車之旅。

- 06日本訪古賞楓之旅:明明是以關西和中部為主的訪古賞楓之旅,最後又加入箱根東京。

- 今次也不例外。經考慮商議後,決定:

● 廣島/宮島和岡山/倉敷留待下次山陽山陰之旅。

● 加插東京三晚。

● 四國行程基本不變。

日本印象與現實)朋友都說我經常遊日本。約兩年一次東瀛遊,能否算「常」客,見仁見智,但我得承認,我真的頗喜歡日本這個旅遊地的。

我們常說,日本在保護文物和環境方面,成績突出,與中國相比時,更有天壤之別,是以有「看中式古蹟,到日本去」的說法。

但不是所有人都持此見解,如長居日本的Alex Kerr就為日本在破壞山川和摧毀文物方面的「罪行」感到痛心疾首,著書筆伐日本的墮落。

Kerr在結論一章中指出,現代日本的墜落的深層原因,是與jitsu(実)漸行漸遠,務虛作假,沉溺於manga(漫画)現實。

諷刺的是,日本的不「実」,固然令京都、祖谷等地顏面漸非,但在另一方面卻提升了日本的「吸引力」。不容否認,今天到日本的觀光客,不少是慕主題公園和主題館之名而去的。日本的流行文化特色,正正就是不「実」,而東京就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不「実」之都!

東京:獨一無二的不「実」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