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9

火車?巴士?能用JR Pass坐JR四國高速巴士?

下面是利用火車和巴士來往四國四個主要城市的最快時間示意圖。



可見,不管乘火車或巴士,時間分別不大。唯有高松-德島,火車佔優;松山-高知,巴士佔優。選擇火車或巴士,看來還要看時刻表是否配合,和車費何者便宜。

我的日本遊一般日數較長,區域移動較大,幾乎一定利用JR Pass,故在四國的交通選擇就僅限於火車了。據周氏夫婦的實戰經驗,其實在四國利用高速巴士移動可算是省錢而絕不浪費時間的戰略

----------

如果像我一樣買了JR Pass的話,是否真的只能坐火車?其實,JR四國巴士都能串連這四個主要城市(高松-德島除外),但JR Pass是否適用於這些線路?

日本鐡路周遊券 有效性:JR巴士公司的各地方線和一部分高速線路
● JR巴士公司=JR北海道巴士、JR東北巴士、JR關東巴士、JR東海巴士、西日本JR巴士、中國JR巴士、JR四國巴士、JR九州巴士
● 能夠利用的高速線路如下:札幌-小樽/盛岡-弘前;東京-名古屋/京都/大阪/築波中心;名古屋-京都/大阪;大阪-津山/加西花卉中心

串連這四個主要城市的JR四國巴士,在其網頁上都被歸類為高速巴士,按理JR Pass應該不適用。

旅程中親身在松山駅的JR四國巴士票務處提出這個疑問,得到的答案如上面所述是否定的。

松山至高知,巴士2.5小時可達,火車則要4小時。即是說,巴士又快又便宜。但我這種持JR Pass的旅客,只能徒呼奈何。

----------

JR四國巴士經營的,除多條高速巴士線(JR Pass不適用)外,就只有兩條路線巴士線:

- 土佐山田 ⇔ 大栃
- 松山 ⇔ 久万高原 ⇔ 落出

據網友BLUESKYVFX的實戰經驗,JR Pass可用於松山至久万高原一段。

因此可以推論,JR Pass適用於JR四國巴士的路線巴士。

2007-11-25

四國,幸會

下午3時15分,前往四國德島市的高速巴士從大阪JR難波站上面的巴士站開出。我被分配司機後的第一行位置,景觀開揚。

當巴士從高架公路駛過阪神一帶,眼前盡是密麻麻灰蒙蒙盒子式的屋頂群和伸爪冒煙形同怪物的工業廠房時,不禁從心中感嘆:從這角度看,日本真醜!一切都是當年高速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後遺癥。



不久,巴士駛離關西,經明石海峽大橋進入淡路島,漸入佳境。在山、海、村落的拱托下太陽徐徐下降,金光遍灑。



兩個多小時後,巴士停在JR德島站前的巴士總站。

入住站前ホテルサンルート(Hotel Sunroute)徳島。簡單晚餐。一宿無話。

四國,幸會。

----------

從德島站出口向前偏左望過去,一座挑高的新型大廈就在巴士站後方,那便是ホテルサンルート(Hotel Sunroute)徳島所在。Sunroute的標誌并不明顯,不過,只要看到大大的MEITEN-GAI字樣,那就對了。

2007-11-22

2007-11-20

台北 東京

寫了二度登黃山一文後,意猶未盡,在此舊文翻炒,談談我的台北、東京旅遊緣。

----------

我還會再去台灣嗎?)當我還在香港居住時,去過台灣至少五、六次,但每次的目的地都是台北,其他城市從未去過。更甚者,每次都只逗留台北市內,甚麼九份、基隆、野柳,都未去過,乘捷運到淡水已是極限。

那我為何多次去台北?一是近便、價廉、適合週末遊。二是誠品、阿宗麵線、和其他街頭小吃。

近年,少買了台版書,連帶去誠品的衝動也急降。我讀書雖雜,但有幾類書是基本不讀的:英文/歐陸文字翻譯作品、心靈/勵志、商管/理財、和兒童/育兒書籍。而偏徧這幾類圖書已佔了近年台灣出版物的大部分!當然,大陸出版蓬勃,也令我對台版書的價格有點抗拒。正是,書cheap人漸cheap。

三年前,我剛退休時,本來計劃了一次台灣環島遊。無奈,計劃有變,結果改去了愛爾蘭和西班牙。

如今我已離開香港,在澳洲定居,去台灣的意慾降至幾近零。

我還會再去台灣嗎?如去的話,我會去台北以外的地方嗎?天曉得。

台北:立此不存照)昨天太座整理旅遊照片,發現沒有任何一張是屬於台北的。我也覺得奇怪。以前去旅遊不喜歡拍照,那是事實,更經常不帶相機出遊,但去過台北那麼多次,竟每次都不「立此存照」,的確有點巧合,不過也表明台北的風景名勝從來不是吸引我去的原因。

想起來,我在台北還是有拍過照的。那年我和父母三人去了台北幾天,還住在圓山飯店(唉,美人遲暮啊),有幾張合照現今還貼在老家雪櫃門上。

借用Hidy(又名滴滴)最近在台北淡水拍的生態照



----------

加插東京)我跟東京的關係很微妙。除了早年利用幾天假期往東京吃吃逛逛外,近年安排日本之旅時,很少會把它列入行程之內,但最終又總會在東京留上幾天:

- 02東北假期:仙台進出,不經東京。但結果由於覺得仙台無聊之極,於是將原定在仙台市內觀光的一天改為新幹線東京一日遊。

- 03北海道火車之旅:由於種種原因,將北海道直飛之旅,改為由東京進出的火車之旅。

- 06日本訪古賞楓之旅:明明是以關西和中部為主的訪古賞楓之旅,最後又加入箱根東京。

- 今次也不例外。經考慮商議後,決定:

● 廣島/宮島和岡山/倉敷留待下次山陽山陰之旅。

● 加插東京三晚。

● 四國行程基本不變。

日本印象與現實)朋友都說我經常遊日本。約兩年一次東瀛遊,能否算「常」客,見仁見智,但我得承認,我真的頗喜歡日本這個旅遊地的。

我們常說,日本在保護文物和環境方面,成績突出,與中國相比時,更有天壤之別,是以有「看中式古蹟,到日本去」的說法。

但不是所有人都持此見解,如長居日本的Alex Kerr就為日本在破壞山川和摧毀文物方面的「罪行」感到痛心疾首,著書筆伐日本的墮落。

Kerr在結論一章中指出,現代日本的墜落的深層原因,是與jitsu(実)漸行漸遠,務虛作假,沉溺於manga(漫画)現實。

諷刺的是,日本的不「実」,固然令京都、祖谷等地顏面漸非,但在另一方面卻提升了日本的「吸引力」。不容否認,今天到日本的觀光客,不少是慕主題公園和主題館之名而去的。日本的流行文化特色,正正就是不「実」,而東京就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不「実」之都!

東京:獨一無二的不「実」之都

2007-11-19

不看激流看雲海

厭倦「激流」的話,看看雲海又如何?同是NHK,同是關於中國,但這次沒有社會激流,只有山間雲海。我說的,是上海中唱發行的DVD《NHK高清畫面作品系列-黃山》。

他們拍到的黃山冬日雲海,嘆為觀止。

----------

中國大陸去過的地方不少,想去的地方更多。其中,黃山到過兩次,但仍念念不忘,希望再訪。

第一次登黃山,是大二暑假期間(1983年)首次中國之旅的其中一站。那時往來黃山的交通頗為困難。記憶所及,離開黃山往杭州,乘簡陋的巴士跌跌蕩蕩十個小時方能到達。

第一天登山,山間煙霧瀰漫,午後到了玉屏樓過夜處時,更是伸手不見五指。第二天早上,情況毫無改善,連登山導游都說這種天氣不宜遊山,既危險又無趣。於是決定下山。

接近傍晚時分,從山下賓館往上望,竟見天氣放晴,煙霧漸散,我們一行人等頓足不已。想不到,懊惱的人不只我們。站在旁邊的,是兩名登山發燒友,來黃山為的是登山兼度蜜月。

他們說,年輕人,明天再登山也可以呀。我們說,可是,明天已是我們在黃山的最後一天,後天離開的車票和住宿已一早訂好,不能改變。他們又說,年輕人,我們的情況也是一樣。不如我們明天一天跑黃山,怎麼樣?

跑山?我們年少氣盛,當然舉腳贊成。

就這樣,我們摸黑從前山登山,連行帶跑的,傍晚從後山下山。疲憊不堪,但又眼界大開。

還記得,跑上跑下天都峰後,我們在黃山第一高峰蓮花峰下休息。登山發燒友夫婦走過來,小聲的跟我說,你的朋友看來體力有限,不如我們三人跑蓮花峰,怎麼樣?我義正詞嚴地說,我怎能放下朋友不顧,要去,你們兩個去,我們在這裏等。

其實,我不過充英雄而已。實在是,我當時已成強弩之末,隨時倒下,那裏還有力氣登上眼前這個不見頂的蓮花峰呢?



2002年,重登黃山,交通方便得多了,乘飛機直達黃山機場。人老了二十年,山容顏依舊,只是天都峰正在維護不能重登。

下山後,去了剛於2000年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安徽黟縣宏村參觀。



離開黃山,如上次一樣也是乘巴士往杭州,不過這次只需5小時。安徽貧窮,浙江富裕,無須看窗外景,僅從車上感受公路路面水平的差異已一清二楚。看罷虛無縹緲的雲海,感受實實在在的「激流」。

許多年後,三登黃山時,希望仍然能夠徒步上山,無須依賴登山吊車。

2007-11-18

行程(18/11/07 修訂版)

(行程基本沒有改動。與24/10/07 修訂版不同之處,主要在於12月4和5日住宿宇多津,而非琴平)

D1 24/11 (六/土) | 宿:大阪
晚上到達關西空港 | 南海電鐵往大阪難波 | 晚飯 休息

D2 25/11 (日/日) | 宿:德島
早上大阪 | 午後乘巴士往德島 | 德島觀光

D3 26/11 (一/月) | 宿:德島
早上德島 | 近中午往鳴門(13:20干潮) | 下午返回德島 | 夜觀阿波舞

D4 27/11 (二/火) | 宿:高松
啟動14天JR Pass | 往高松 中午前到達 | 高松市內觀光

D5 28/11 (三/水) | 宿:高松
小豆島一天遊

D6 29/11 (四/木) | 宿:松山
往松山 | 下午道後溫泉、石手寺、奧道後

D7 30/11 (五/金) | 宿:松山
內子、大洲、白滝、下灘一天遊

D8 1/12 (六/土) | 宿:高知
松山、今治、西条 | 夜車往高知

D9 2/12 (日/日) | 宿:高知
上午日曜市、高知市內 | 下午桂濱

D10 3/12 (一/月) | 宿:祖谷
早上往祖谷 | かずら橋、祖谷溫泉周邊

D11 4/12 (二/火) | 宿:宇多津
早上大步危游覽船 | 往宇多津 | 下午琴平、金刀比羅宮 | 夜觀瀨戶大橋

D12 5/12 (三/水) | 宿:宇多津
直島一天遊

D13 6/12 (四/木) | 宿:東京
早車往東京 | 六本木之丘、Tokyo Midtown、汐留

D14 7/12 (五/金) | 宿:東京
川越、十条、中野、新宿...

D15 8/12 (六/土) | 宿:東京
橫濱一天遊

D16 9/12 (日/日) | 宿:大阪
海濱幕張Gardenwalk Outlet或東京大學一帶 | 傍晚往大阪

D17 10/12 (一/月) | 宿:大阪
淡路夢舞台一天遊 | 夜遊神戶 | 14天JR Pass完結

D18 11/12 (二/火)
大阪逛街購物 | 關西空港晚機離開

----------

不計第一天,17天的行程,12天遊四國,3天東京,2天大阪。

(嚴格而言,淡路島屬兵庫縣,不算四國一部分)

觀影讀書流水賬 18/11/07

觀影:

● Jean Becker 《Dialogue avec mon jardinier/Conversations with My Gardener》 (6/10)

● Fernando León de Aranoa 《Princesas/Princesses》 (6/10)

● Alfonso Albacete, David Menkes 《Entre vivir y soñar/Between Living and Dreaming》 (4/10)

● 《NHK高清畫面作品系列-黃山》 (8/10)

曾堯角落:不看激流看雲海

《激流中國》激怒中國 (3)

激流中國與沉默台灣

中國崛起的想像與期待,甚至「溢出」到台灣來。我們從《大國崛起》在台灣備受討論,甚至推崇,可見一二。但是,中國和台灣親中派卻也刻意忽視、遺忘中國是一個充滿內部矛盾的國家。另一部紀錄片《激流中國》所遭受到的待遇,就是個明顯例證。

台灣部分媒體與政客眼中的中國,只有美好、富強的一面,毫無缺陷。原本高盛報告所提出的BRIC(brick,磚塊)四國,也能被國內媒體膨脹為價值相差一千萬倍的「金磚」四國。《激流中國》所呈現的資訊自難透過國內媒體為國人所知。

----------

看來,台灣人也好,香港人也好,感興趣的只是如何在激流中摸金磚。

2007-11-17

一星期後出發!

從關西乘巴士往德島/高松

遊四國,若德島為其中一站,絕對應該考慮從關西地區乘巴士前往或離開。

- 巴士利用明石/鳴門大橋,而火車使用瀨戶大橋,一來一往,體驗連接本州與四國的兩組大橋。
- 從大阪往德島,2.5小時內到達,方便快捷。若從神戶出發,更不需2小時。
- 可由關西空港直接前往(4000日元,2小時45分鐘)。
- 票價相對便宜(大阪3600日元、神戶2900日元),對不使用JR Pass者尤其劃算。

關西空港前往高松(5000日元,3.5小時)的最大好處是直接,若乘火車總體時間雖不太長但要轉車兩次(關西空港-新大阪|新大阪-岡山|岡山-高松)。

不同巴士公司,行走大阪-德島/高松的路線稍有不同。有的由梅田/大阪出發,經難波(JR四國巴士)。有的由難波出發,經梅田/大阪(德島巴士)。若住宿酒店在難波一帶,應乘前者,較省時間。否則,乘後者。

Foot Bus往高松的巴士只停南海難波和JR難波。若想乘Foot Bus往來高松和梅田/大阪的話,可考慮該公司提供的巴士+火車套票,既省時又便宜,唯一缺點是需在神戶轉車)

* JR難波站正式名稱為「湊町バスターミナル」或「湊町BT」

當然,從關西也可乘巴士前往松山和高知,但相對火車的優勢較不明顯。

2007-11-16

《激流中國》激怒中國 (2)

《激流中國》激怒中國,提及《激流中國》一樣會激怒中國。

幾個月前,曾堯角落因寫過批評馬力的文章而被大陸封鎖,後來不知甚麼時候解封。近日翻看Google Analytics的統計,發現本網誌又榮幸地入圍禁列,顯然是《激流中國》激怒中國一文獲大陸禁官青睞。

----------

維基百科:激流中國
ウィキペディア:激流中国

Overwhelming statistics

We are in the middle of an election campaign in Australia. The auditor releases a report highly critical of the current government. The TV channel asks viewers to indicate (via the remote control) whether the report would change one's voting intention.

The results? 70% No, 30% Yes. The news presenter says that the results overwhelmingly suggest that the report has little effect on voting intention.

But by looking at the results from another angle, it can also be argued that they overwhelmingly suggest that the report would have major political consequences.

The opposition party is leading the current government by a few percentage points, according to election polls. For simplicity's sake, let's say in Australia, half of the voters are going to vote for the opposition, while the other half want the current government to be returned.

Since the report is highly critical of the current government, we can safely assume that no voters for the opposition party are going to change their intention because of it. So, 100% of this half of the voting population would answer No to the question.

Since the overall results are 70% No and 30% Yes, the other 20% No and all 30% Yes would have come from the other half of the voting population. That means, a majority (60%) of the voters who intend to vote for the government are going to change their mind, just because of an audit report! Overwhelming statistics indeed!

Have fun with statistics.

The soul of Arsenal in 50 moments

The soul of Arsenal in 50 moments (Brian Glanville, Times Online, 14/11/07)

From "Arsenal cross the Thames" to "Last hurrah at Highbury"

Also read:

● Our most beautiful Premier League goals? (Arsenal.com)

● Arsenal's most vital Premier League goals? (Arsenal.com)

2007-11-14

JR四國站名及編號

按下圖可連結到JR四國網站內,一個提供日英線路名稱,全部車站站名及路線記號的pdf檔。

- 紅字車站設有售票處
- 大紅字車站為縣會車站

The coming of age of web ads

1. One by one, subscription-based online publications are moving back to the free (supported by ads) model - The New York Times, Financial Times (substantially free), Wall Street Journal (will soon be free). When would The Economist follow this trend?

2. More and more blogs now have ads appearing everywhere.

JTBlog and all other joetsang.net sites will remain free and ad-free!





(With such pathetic viewing stats, the whole joetsang.net would barely be able to generate more than a few nickels a year. Nothing to lose by making such high-sounding gesture really)

2007-11-12

Links of Steel

BHP Billiton's takeover offer for Rio Tinto worries Chinese steelmakers.

Why should Chinese steelmakers be worried? Because.

----------

Links of Steel was the title of a working paper from East Asia Analytical Unit of the 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It was later developed into a full report entitled Iron and Steel in China and Australia (published in late 1995). I was the coordinator of both reports.

East Asia Analytical Unit has since been renamed Economic Analytical Unit.

2007-11-11

觀影讀書流水賬 11/11/07

觀影:

Hans Weingartner 《The Edukators/Die fetten Jahre sind vorbei》 (7/10)

Jafar Panahi 《Offside》 (3/10) 伊朗電影有好波,也有屎波(這還用說?)

Zack Snyder 《300》 (1/10) 拍給心智潰瘍者看的壞人心智電影

讀書:

島田洋七 《佐賀的超級阿嬤》 - 讀的是簡體字版,含《佐賀的超級阿嬤》和《佐賀阿嬤:笑著活下去》

----------

《The Edukators》 - You days of plenty are numbered!

電影網站

Wikipedia 故事大綱

從Edukators 看DIY行動的理想與困難 – 誰「教育」了誰?

"Back from the dead" iPod

Didn't I mention that my iPod dropped dead all of a sudden?

I tried pressing buttons, pressing and holding buttons, using the charger to revive it, connecting it to the computer, ... Nothing worked. Tried again a few days later. Nothing worked. Tried again a few days later. Nothing worked.

Had to conclude that the "blank screen" iPod was dead. Gone.

Last night, when reading the New York Times online, I came across an article titled Don’t Throw Out Your Broken iPod; Fix It via the Web.

No, I didn't try opening the lid and inserting a folded piece of paper. But it gave me hope that may be there's a cure for it after all. So I googled "dead ipod blank screen". I wouldn't say I came across many promising suggestions. Still, with nothing to lose, I tried, as suggested, pushing the button to "hold" then back, pressing and holding the "menu" and "select" buttons simultaneously, pushing the button to "hold" then back. And some other things as well. Nothing happened. It still stared at me with a blank face.

Then I put it in the charger. Lo and behold, the apple logo returned. And it sang me songs ...

Yes, my iPod came back from the dead, and I had no idea why.

2007-11-10

花落誰家?(2)

宋以朗(Roland Soong)在反對將張愛玲遺物贈與香港大學的網誌文的留言中指出,不應將張與港大幾十年前的雞毛蒜皮事與捐贈考慮混為一談。從找尋一個長遠妥善的處理張愛玲遺物辦法的角度看,宋所言甚是。

不過,宋又指出,“auntie eileen needs to be saved not from HKU (or CUHK or whoever), but from a fate far worse. auntie eileen needs to be saved from being declared by a Chinese court that she is state property. that would mean anyone can use her works for any purpose (such as making a situation comedy, adult video or kungfu movie out of any of her books).”

關於張愛玲身後版權誰屬的官司,我沒有認真跟進,也不大了解版權與遺物誰屬之間的關係。如宋以朗所言屬實(即張愛玲有可能被中國法院判為國家財產,任意使用),那麼,我以為張愛玲遺物不應贈與香港大學,或任何香港的大學,而應交托一間有心有力捍衛這批珍貴文物的外國學術機關管理。

2007-11-09

花落誰家?

宋以朗透露考慮將張愛玲遺物贈予香港大學收藏,隨即引來反對聲音。反對原因雖非毫無道理,但極為淺薄,且感情用事。

- 張愛玲生前朋友極少,信賴的可說絕無僅有。她將遺物交托宋淇夫婦,是當時最佳做法,但絕非長遠的最佳做法。

- 宋淇夫婦都是人,都要相繼離開人世。我相信張愛玲對由他們的下一代(即宋以朗)管理應感到放心。但宋以朗也是人,最終也是要離開人世的。那再下一代呢,仍然可以放心?如無下一代又怎辦?如有下一代,但卻無興趣擔此任又怎辦?終歸是個死局。

- 作家遺物最終交予大學圖書館管理,是很普遍的做法。大學圖書館管理就其好處而言,是具備永恒性,同時可以保證遺物作為研究資料的有序使用。

- 我不是說香港大學是好的選擇。對此,我毫無認識,所以沒有發言權。但香港大學作為考慮對象也不是可以三言兩語簡單抹煞的。

- 不論生前死後,宋淇夫婦對張愛玲可說愛、護有加。宋以朗承此重任,不可能無止境地肩負下去。找尋一個長遠妥善的處理辦法是宋家對張愛玲仁至義盡的表現。

2007-11-07

張愛玲為何「擱開」《同學少年都不賤》?

隨著張愛玲、色戒、李安近期大熱,作為張愛玲遺物實際管理人的宋以朗經常從幕後被請到台前,現身說張,正業(東南西北網)幾乎都不務了 :-)

人人追訪宋以朗,當然是希望披露尚未為人知的獨家猛料。但宋自己低調披露的猛料,他們似乎又渾然不知...

70年代中後期,沉寂已久的張愛玲完成三篇短篇小說,其中《色,戒》發表後引起了今天眾所周知的「漢奸」爭議。約於同期完稿的中篇《同學少年都不賤》卻因「外界阻力」和「本身毛病」而「擱開」了,直到她死後近十年才面世。

- 張愛玲在致夏至清信中,提到「外界阻力」和「本身毛病」為決定不發表的原因,但「外界阻力」究竟是甚麼阻力?與《色,戒》發表後的遭遇有關嗎?而「本身毛病」究竟是甚麼毛病?

- 張愛玲將《同學少年都不賤》寄出後才決定「擱開」,而今天我們都知道手稿是寄給宋淇的。究竟宋淇在此事扮演了甚麼角色?

一連串的問號,等待解答。

為此,宋以朗於本年六月公開一封宋淇致張愛玲信件,對全面解開謎團有極大幫助。

奇怪,如此重要的「張學」文獻的發表,竟水波不興...

宋以朗下次再發表珍貴的張、宋書信影印本時,是否應該考慮全以中文書寫以助訊息流通?

----------

順帶一提,張愛玲在70年代其實還完成了兩部長篇著作:已出版的《紅樓夢魘》和不見天日的《小團圓》

2007-11-06

《激流中國》激怒中國

纵横周刊:正面解读外部世界对中国现实的反应

据日《周刊文春》和香港《亚洲周刊》报道,中国外交部及驻日使馆曾向NHK 提出交涉,认为其节目“不客观、误导观众、损害中国形象”,NHK 北京支局的特派员也曾受到过中方官员的警告。对此,为慎重起见,NHK 方面在七、八月间曾停播一集,并表示在后续的节目中,将更多地反映“中国政府的立场”,对今后的拍摄“施加积极的影响”。

中国的真正崛起,终究是以彻底融入国际社会为标志,其中也包括对外部世界看待中国舆论的宽容、吸收与良性互动。 ... 因为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意味着要与世界发生深刻的关系,并不仅仅是当事国一个国家的问题。所以,从正面善意地解读外部世界对中国现实的反应,谦逊地反省、应对来自海外的舆论“异地监督”,化外在压力为内变的动力,而不是当成对自己的妖魔化而动辄加以舆论反制。

曾堯角落:本周看了《激流中國》第一集:富人與農民工。唏噓不已。

2007-11-05

錯讀春聯

我孤陋寡聞,且從未收看過大陸的春節晚會,當然不知道今年發生過主持人錯讀春聯的事情:

春节晚会中,当主持人读春联时,屏幕上出现了字幕,在这里有一个明显的错误。读的时候,字幕出现是从右到左,即右侧的是上联,左侧的是下联。但是,出现横批的时候,却是从左到右读的。

今天偶然知道了,我想,還不是中文字「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惹的禍?

我在「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網頁中提過,香港報章雜誌的文字五花八門,有橫排的,有直排的,有向左的,有向右的,更有四者俱全的。據聞,是《明報》幾十年前率先將橫排標題改為由左向右,但直排正文卻維持由右向左,致有一篇新聞出現橫排直排向左向右四俱全的混亂局面。《明報》已於2003年統一採用全橫排由左向右印刷,但報章仍沿用適合由右向左排序的左開往右翻設計。另外,明報集團旗下的其他刊物,至今仍有四俱全排序。

我以前想,這種混亂情況,不是給學中文的鬼佬鬼婆開玩笑嗎?就像張愛玲寫她的好友炎櫻:「中國字是從右讀到左的,她知道。可是現代的中文有時候又是從左向右。每逢她從左向右讀,偏偏又碰著從右向左。中國文字奧妙無窮,因此我們要等這位會說俏皮話,而於俏皮話之外還另有使人吃驚的思想的文人寫文章給我們看,還得等些時。」

卻原來,不只鬼佬鬼婆會中招呢!

--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 --

自找麻煩的祖谷一宿遊

祖谷是日本的知名秘景,但交通不便,景點之間的往來更是不便中的不便。另外,區內住宿選擇不多,亦經常客滿。



遊祖谷,最理想的方法是自駕,否則就要靠火車(JR)加區內巴士(四國交通)了。方案有三:

(1)四國交通提供的西祖谷定期觀光巴士
- 3月至11月每天運行
- 阿波池田站11:30出發,16:20返回結束
- 遍遊區內景點(大歩危舟下り ラピス大歩危 平家屋敷 かずら橋 小便小僧),但時間稍嫌倉促。
- 收費5,200円,連午餐入場活動費用

(從2008年開始,四國交通增設東祖谷定期觀光巴士,於4-11月逢星期六、日、一行走)

(2)巴士加班運行:
- 4月至11月的週末和假期,黃金週及暑假的每天,大歩危峡至かずら橋間巴士加班行駛
- 班次由每天4班來回增至8班

(3)巴士一般運行:
- 不在上述期間時,利用四國交通的兩條祖谷線串連景點
- 大歩危峡至かずら橋間,每天4班來回
- 出合至かずら橋間(經祖谷溫泉/小便小僧),每天3班來回

我會在12月3日由高知往祖谷,入住祖谷美人,第二天離開往琴平。

由於沒有加班巴士,行程安排頗費周章。

溫總和我們握手

剛看到下面這個標題時,心中真有一種很難形容的失望的感覺。閭丘,I thought you were better than this。

我们向温总提问,温总和我们握手/ 闾丘露薇/

2007-11-04

Converted Flew?

Still on the issue of god, here's a fascinating article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by Mark Oppenheimer: The Turning of an Atheist.

電影《聽風的歌》二三事

市川準執導的《東尼瀧谷》推出時,很多人說這是村上春樹首次同意將其小說改編成電影。但是,我在網上搜尋一下後,寫了:早在廿多年前,「聽風的歌」已被改編成電影,但作品水準欠佳,從此村上拒絕再允許將其作品改編

注:《聽風的歌》即《風の歌を聴け》,又譯《且聽風吟》

坦白說,我當時對這部電影所知不多。誰是導演和主要演員,那一年推出,是否真是水準欠佳,一概不知。

近日讀村上春樹的《神的孩子全跳舞》,偶然翻到後面的村上春樹年譜,得知原來《聽風的歌》由村上的「初中下一屆同學大森一樹搬上銀幕」,時為1981年,距書的發表不過兩年,當時的村上,只能算是受注目的新人作家。而大森一樹則是年輕導演一名。

注:村上春樹的散文集《村上朝日堂》內有一章題為「大森一樹」,可惜手邊無此書

對電影《聽風的歌》的評語:
- 銀色快手:忠實地把小說中出現的場景呈現在銀幕上,據說因為導演是村上春樹的學弟,又忠於原著,所以才授權拍成電影,這也是至今唯一正式改編成電影的故事。
- 龜兒:那部片子可以說還算忠於原著,可是好像不是太能表現到村上原著中那種好像輕鬆中帶點悲哀的感覺。

----------

幾乎所有人都同意,《聽風的歌》之後就是《東尼瀧谷》了。其實不然。

據一位大陸網友說:「村上春树小说被改编成电影前后一共五次,三部长片两部短片。村上春树首次遇上电影是在1981年,由大森一树导演的《且听风吟》(台湾译“听风的歌”);第二次是1988年野村惠一改编村上短篇《泥土中她的小狗》(收录在《开往中国的慢船》中)的《对着森林的另一侧》。然后第三次是今年年头市川准导演、尾形一成、宫泽理惠主演的《托尼泷谷》。另外还有两部短片:1982年山川直人导演的《面包店再袭击》(17分钟)、《遇见100 %的女孩》(10分钟)。」

注:參考此日文網頁

《東尼瀧谷》之後就是《All God's Children Can Dance》了。

直接往來小豆島和直島,可以嗎?

可以,乘海上タクシー(Marine Taxi)連接小豆島的土庒港和直島的宮浦港,票價2,000日圓,需時55分鐘。

目前,該項服務屬試驗實施性質,實施期為2007年10月6日至12月24日。需預約。

觀影讀書流水賬 4/11/07

觀影:

● Alfonso Cuaron 《Children of Men》 (8/10)

● Guillermo Del Toro 《El laberinto del fauno/Pan's Labyrinth》 (7/10)

墨西哥三導演進侵上屆奧斯卡。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的《Babel》早已看過了。上星期碰巧一口氣看了其餘兩部。其中以《Children of Men》較合我口味。

● 三池崇史 《切膚之痛/Audition》 (5/10)

鬼佬眼中的cult classic,我覺得不過爾爾。

● 金知雲 《不悔/A Bittersweet Life》 (5/10)

都甚麼年代了?還在拍這種Mark哥式電影?

讀書:

● 村上春樹 《神的孩子全跳舞》

最近與神有緣,讀了遠藤周作的《沉默》和《我‧拋棄了的‧女人》後,上週又讀了村上春樹《神的孩子全跳舞》中的同名短篇小說。(前天在本網誌又推介了《經濟學人》雜誌的In God's Name專輯)

與遠藤周作相比,村上春樹的神當然相當神神化化。為甚麼挑《神的孩子全跳舞》?不是神召,而是因為早前提過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All God's Children Can Dance/神的孩子全跳舞》,已被改編成電影,於是找來讀讀。

● 到動筆之時為止,已讀了「神的孩子全跳舞」、「青蛙君救東京」和「蜂蜜餅」。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我還是比較喜歡那些略帶微溫的。推薦「蜂蜜餅」。

● 《沉默》的讀後感,還沒有勇氣動筆。

----------

順帶一提,本周在網上看了日本NHK制作的《激流中國》第一集:富人與農民工。唏噓不已。

2007-11-02

In God's name

A special report on religion and public life from The Economist

Many secular intellectuals think that the real “clash of civilisations” is not between different religions but between superstition and modernity ...

Part of that secular fury, especially in Europe, comes from exasperation. After all, it has been a canon of progressive thought since the Enlightenment that modernity—that heady combination of science, learning and democracy—would kill religion. Plainly, this has not happened ...

Moreover, from a secularist point of view, the wrong sorts of religion are flourishing, and in the wrong places. In general, it is the tougher versions of religion that are doing best ...

Yummy





乘"癒しの四国バス"遊足摺岬

即使不計行程後期的淡路一天遊,我在四國將會待上11天,算是滿長的了。但我生性懶閑,行程安排一般比較鬆散,而且我極不喜歡花太長時間在交通上。因此,我在高知縣的行程,僅有高知市和桂濱,連四萬十川都沒能安排進去,更不要說處於天涯海角,四國最南端的足摺岬了。

不過,懶人遊足摺岬倒有一個不錯的方法。JR四國為紀念瀨戶大橋開通20周年,於07年10月到08年3月底推出週末行走的"癒しの四国バス"。星期六由松山往足摺岬,第二天由足摺岬往高知。每程車費2000日元。早出晚到,途中加遊景點(宇和島、龍串、四萬十川、桂濱)。

注:施工期近10年才完成的瀨戶大橋於1988年4月10日首度通車(瀬戸大橋開通20周年記念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