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6

觀讀聽 6/1/08

電視於除夕日一病不起,已送院搶救。無影可觀。

最近都在聽Tatiana Nikolayeva的Goldberg Variations。一位愛讀紅樓夢的網友原來也愛郭德堡變奏曲,尤其鐘愛Uri Caine的版本。

我沒有Uri Caine的Goldberg Variations,但有他的Diabelli Variations。初聽不太能接受,打進冷宮,如今對它已印象模糊。近日拿來再聽,感覺和以前一樣。

樂迷對Uri Caine,一向愛憎分明。截至今天,我仍是站在憎的一邊。

明明告訴自己,跟紅頂白,該是讀Ian McEwan的Atonement的時候了。但人懶,沒辦法。結果讀了一本赤川次郎(兩小時內完成),一本Anne Fadiman的Ex Libris: Confessions of a Common Reader


I know what you may be thinking: What an obnoxious family!
(says Anne of the "We Fadim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