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1

麻雀亂飛

當年,我阿媽,打完麻雀打仔。我,被打前,睇阿媽打麻雀。自學成材,牌藝過人。

一段很長的歲月,我打麻雀多過刷牙。

不過,今天不談舊事。總之,近年打麻雀少過做生日。

去年年底遊日本,離開的那天,在梅田的地下迷宮殺時間。好奇心起,走到迷宮深處,只見滿是平價票店,平價食店,cheapy cheapy cheap cheap店,和丟空的店。

喜出望外的,是找到一間古典音樂唱片店,買了套Tatiana Nikolayeva的Bach鋼琴曲

出乎意外的,是路過一間日本麻雀館!不是電子游戲機鋪,是阿伯打牌的麻雀館。

不得不承認自己孤陋寡聞,從不知日本有麻雀館這回事,對麻雀在日本的情況也一無所知。

Mah Jong for Beginners的圖像近日逛圖書館,竟見日本麻將教學書(Mah Jong for Beginners: Based on the Rules and Regulations of The Mah Jong Association of Japan, Kanai & Farrell),大喜,借之。

● 經1952年初版,1955年再版,到1997年已是第43次重印,可見此書頗受歡迎。
● 奇怪的是,幾十年來一直沒有改正一個顯眼的錯誤:內文第一個字,將Mah Jong印成Man Jong。
● 我們常不無開玩笑地說,麻雀是中國國技。本書可是認真的,因為它說麻雀乃“national game of China”。
● 書內講解的日本麻雀玩法,粗看跟中國麻雀大同小異。未知日本麻雀協會牌例有很高的權威性,還是民間各師各法。

日本麻雀歷史,依書所言,原來不長,去年剛度百年紀念:由1907年自中國引入至1929年中日爆發戰爭,麻雀在日本大受歡迎。雖經長年壓抑,戰後麻雀在日本的普及程度更勝從前。(關於麻雀的引進和發展,知日部屋有不同說法)


(題目為「麻雀亂飛」,原意是以麻雀為題材,亂說一通。不過,最近寫作意欲很低,寫了幾筆就覺煩厭,不想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