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15

香港以外 世界很大

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 (梁文道,明報,6/3/08)

走,不是因為不感激香港養育我啟蒙我的恩德,而是出道近20年了,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為這個地方付出。我們「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可以做的,就是走出香港,然後為接下來的「第一代在香港出生的中國文化人」指路,讓他們發現香港以外,世界很大。

----------

(15/3/08補加)

做戲的虛無黨—對梁文道〈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一點感言(莊元生,明報,15/3/08)

梁先生,你可以選擇出走,是因為你有辦法,可是絕大部分的香港人呢?

所以你的出走,只須悄然,不必大義凜然命題:「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正如效果只會如邵氏電影《大盜歌王》,女富豪李達玲對大盜歌王男友說:

「如果我沒錢,就去當飛賊,一定很有趣。」

她跟李嘉誠 說「富貴於我如浮雲」後不一樣,因為她還說了李先生的潛台詞:

「有錢人才能說這些話,真好。」

更多對「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的評論

----------

延伸閱讀:恐懼中國(梁文道,明報,1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