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9

冉雲飛論西藏

冉雲飛的“我對西藏問題的態度”,是情理兼備的佳作。中國領導人及知識分子若有冉兄的識見和胸襟,中華民族之幸也。

現將“我對西藏問題的態度”一文翻成繁體字,在此全篇轉貼,讓更多人閱讀。希望冉兄不要介意。

----------
(25/3補加:上面的連結已死。一五一十部落聲明:“这些天我们的服务器受到恶意攻击,结果在我们的技术人员维护的时候,不小心丢失了一月五号以后的数据。我明白,不管是文章还是评论,都是大家的心血,我很难过,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歉意。”冉雲飛被天涯社區封鋪,輾轉來到一五一十,又因一次惡意攻擊,文章全沒了。)

(26/3補加:一五一十回復正常後,作者紛紛上載丢失了的舊文,可惜原來的留言將永久消失。截至目前為止,不計兩篇新文,冉雲飛重新上載33篇舊文,唯不見“我對西藏問題的態度”和提及六四的“拜望與掃墓”。後者初登時已被一五一十刪掉,冉今次可能主動不再上載。至於“我對西藏問題的態度”,刊登後受盡留言攻擊,而一五一十被“惡意破壞”,幾乎可以肯定是衝著該文而來。它的失蹤,是冉的決定,還是被一五一十“勸退”,暫不得而知。)

(26/3下午再補加:一五一十部落再度奄奄一息。)

(26/3晚上再補加:一五一十部落似乎又再回復正常。冉重新上載“拜望與掃墓”,且看會否再度被刪。“我對西藏問題的態度”仍不見蹤影。)

(29/3補加:“我對西藏問題的態度”已重現。)
----------

冉雲飛 我對西藏問題的態度

最近的新聞當然不少,引人注目的新聞則是西藏的騷亂與台灣的選舉,這兩點都與我們的生活與權益有關。與我們的生活與權益有關,當然值得我們每個人思考,值得我們來認真談談,同時也有不少朋友希望聽聽我對此事的意見,下面便是幾點我簡單的意見,難免掛一漏萬,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一:放棄要爛就爛在鍋裡頭的統一觀念。中國人的觀念裡面,幾千年來對統一有著變態的熱愛,卻不問這統一是否對自己的權益受損。我認為個人權益比不著邊際的統一更重要,任何統一及族群認同,都是有條件的。那種不論怎樣窮,不論怎沒有尊嚴,不論怎樣沒有自由,都要統一的理念,我是不認同的。我認為族群認同和統一,必須在每個人有自由選擇和內心認同的基礎上,否則強扭的瓜不甜。任何不經別人的自由意志,而強行讓別人認同你,都是不可取的。

二:主張自治,而不輕易主張獨立。比如西藏獨立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與感情,當然首先應該尊重藏族人。但是再尊重藏人感情,不過要言獨立,成本實在太高,可能會造成不少的沖突,所以我主張真正從根本讓西藏在統一的情況下高度自治,但政府得真讓別人自治,而不是上下其手,表面自治而骨子裡面卻很少有什麼真正的自治。九七年後,在香港自治上,就是一個比較壞的范例。

三:我反對個體的暴力,更反對政府的暴力。如果真如官方所說,“一小撮”藏人在燒殺搶掠,那麼我也是反對的,不管你有多麼正當。當然從藏民的角度講,從達賴的角度講(他派他的兄弟與中共高層談判很多次),他們一直希望和平解決西藏問題,但政府在其間的誠意,卻似乎一屆不如一屆,這是政府應該反思的。文明政治,應該拋棄暴力,應該知道談判妥協,才是正道。

四:光明正大的政府,是不封鎖消息的。你既然認為是藏民滋事,有何不可以開放讓別人來看,讓記者來採訪的呢?可以這樣說,封鎖消息才是真正的壙大事態。謠言不可能止於智者,謠言只能止於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信息開放,讓真相來制止謠言,而不是封鎖真相讓謠言蔓延。

五:封住別人的口,只許自己一個人來發表定性判斷,這是很霸道且混帳的邏輯。你封鎖消息,不允許新聞自由採訪,卻在那裡自己做出什麼達賴集團在幕後指使的定性判斷,這是可笑的。別把人們的正常判斷能力想得那麼低,事實這樣只能顯示自己在處理這些事情上的蠻橫與愚蠢。

六:提高危機公關的應急能力。雪災的處理不合格,此次拉薩事件一樣不合格。官方幾十年對不同意見,不同的權益訴求,大都採訪彈壓的政策,而不思改變,這樣僵化做法,應該逐步改掉,不要以為老子天下第一,不要不見棺材不掉淚。現在已是個權益分歧越來越多的社會,個人的利益,族群的利益,民族的情感,都應該受到極高之尊重,而不是口惠而實不至。

七:民族、宗教、人權等方面的訴求,都非常棘手,應該真正有誠意的談判,而不是用槍桿子來壓服。我是一個少數民族,而且在藏區工作過,藏族人的好與壞,也天然存在的。但藏族人的情感與族群認同、宗教信仰、自由選擇的確是個大問題,這方面政府不是沒有可檢討的余地,也不是做得讓人滿意。可以這樣說,政府這幾十年來對藏區的統治,在我看來,不算合格,看一看每次藏人的不滿,都從什麼開始,就不難看出這一點。這方面的文章在網上已有不少,大家可以查看。

八:任何恐怖活動我都反對,不論這恐怖活動來自官方還是來自民間。如果藏人要求獨立而遷怒於普通漢人之上,見漢必殺,這樣你就會喪失真正的同情與理解。就像巴勒斯坦人,你是不容易,但你搞自殺式襲擊,這無論如何不能得到理智之人的支持。恐怖活動是政治和生活中的毒瘤,是真正的飲鴆止渴。這一點對任何要求獨立或者自治的團體都一樣有效。

九:奧運之年,當然會有不少的事情,希望政府克制、包容、有同情心,要有善意來解決不同團體和個人的權益訴求。不能因為奧運而彈壓別人正當的權益訴求,包括因奧運而受損(比如拆遷戶等)的人之權益,也要負責的解決。作為一個政府不要老想到別人是借奧運滋事,而要想別人為什麼借奧運滋事?如果沒有權益受損,沒有人權受損,他哪裡能有什麼借口呢?為什麼美國開奧運會,他國內的人很少杯葛(即有杯葛,也讓他杯葛好了,讓他反對好了,一個社會有人反對是再正常不過了),那是因為他開的奧運是可以批評的、民主的奧運。我們現在奧運不僅不可以公開批評,而且官方還強調在奧運之年的任何訴求都應該服從奧運,這是非常錯誤的。任何大型的活動,也不可以幹涉和損害民眾的日常生活。同理拉薩事件,也應該真正理智解決,不能因為奧運而粗暴彈壓。

十:逐步推進民主自由,才是中國也是西藏問題真正解決的鑰匙。沒有民主自由,別說西藏問題,就是更多的中國問題,也沒有解藥。獨裁統治,是一種不可以接受的政體,是對民眾權益與尊嚴的傷害,必須改變,這是大勢所趨。

2008年3月20日8:00於成都

延伸閱讀:
● 冉云飞 国家不是颗万能春药 - 昨天写了篇《我对西藏问题的态度》,并不出我意料之外,受到“爱国主义者”的围攻与谩骂。在这样一个把国家乃至政府与党,当成一颗随时可以来高潮的春药的做法的人,还真不少。 ...
● 冉云飞 “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 接雄哥电话说他们草拟了一个关于西藏意见十二条,征求我的签名意愿,我听了完全认同,因之附骥于尾,藉此表达一点自己对西藏局势的看法。朋友们也可参看我此前所写的《我对西藏问题的态度》,便可稍微立体地看出我对西藏问题的一点粗浅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