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8

觀讀聽 8/6/08

本週要確定九月歐遊初稿,加上法國網球公開賽進入高潮和歐洲國家杯於週末開鑼,觀讀聽當然要靠邊站,幸好最終也不致交白卷。

網球大滿貫賽事一般為期兩週,第二週常被稱為business end of the tournament。這種說法,自然只適用於排名高的球手。一般球手,未到第二週,已是out of “business”了。又或者,這種說法,是從觀眾的角度出發:第一週,一般賽事強弱懸殊,無甚足觀。

收到方槍槍兄的贈書(陳毓羆 劉世德 鄧紹基《紅樓夢論叢》和潘重規《紅樓血淚史》),無以為謝,唯有用心細讀。此外也重讀了好幾本紅學著作(趙岡 陳鍾毅《紅樓夢研究新編》,劉夢溪《紅樓夢與百年中國》,劉夢溪《紅樓夢新論》,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胡文彬 周雷《臺灣紅學論文選》),希望過幾天寫篇讀後感。

也完成了宮部美幸的《魔術的耳語》。推理小說我讀的不多,也談不上喜愛,對宮部美辛可算是情有獨鐘了。不過,推理小說的結尾解謎部分,一般不是敗筆,就是反高潮,這書也不例外。

電影一部也沒看。

音樂呢?從搜集旅行資料,忽然想起Preisner的地下音樂,於是也拿他的幾張CD聽聽,特別是過往比較忽略的,為悼念亡友奇斯洛夫斯基作的Requiem for My Fri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