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4

觀讀聽 24/8/08

奧運終於結束,日以繼夜收看的日子亦成過去。想想,這是我收看最多的一次奧運(至少150小時),主要當然是因為自己有閑,但北京與澳洲時差不大亦是重要因素。四年前的雅典奧運,我也有閑,但歐洲白天是澳洲深夜,人總要睡啊。

書只讀了陳冠中《我這一代香港人》的同名文章和幾篇短文。跟早前讀的呂大樂《四代香港人》一樣,作者都以香港戰後嬰兒潮一員身份批判這代人的成就與不足。以大樂的定義,我也屬於香港戰後嬰兒潮一代(即所謂第二代),但我的價值觀跟陳呂筆下形容的不很相近,看來我更接近第三代(雖然我認為大樂對所謂第三代的界定很有問題)。

在上週的觀讀聽中,我很含蓄地說,讀了陳冠中《下一個十年》,覺得這位我欣賞的香港觀察者“在北京居住已有好幾年,應是時候換換環境了”。不料在《我這一代香港人》中,竟有這篇《一個香港人在北京-新浪網新春感言》。我這個不識時務的反中亂港拒共分子,讀之不禁肉麻骨痹。陳換不換生活環境已不成問題,因為他在我心中已降了幾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