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8

第四代香港人,不過是第二代的子女?

學弟Stannum告知,更年輕的學弟Justin寫過幾篇《四代香港人》的讀後感。

Justin說,呂大樂“眼中的第四代,描寫的對象大概是他的兒子和學生”,“關於他對第四世代的理解,我只覺得他只是從父親的角度去看我們這一代,他指出社會上覺得這一代人的問題很大程度要歸咎於家長們,是一眾年長的對我們失去信心。但是,他沒有從第四代人的角度,去理解這一代人的處境和擔憂”。

不錯,此書標題雖為《四代香港人》,分析重點(或更準確地說批判重點)其實只在香港一代人中的一群 - 香港中產戰後嬰兒世代 - 即書中界定的第二代的中產部分。第一代,是他們的父母(上一代),第四代,是他們的子女(下一代)。第三代,不論在書中還是在社會上,甚麼都不是,兩頭不到岸,尷尬。

我呢?也有點尷尬。年歲上,我屬於呂大樂界定的第二代,父母也是典型的香港第一代,但自覺價值取向跟“同代人”很不同,似乎更接近第三代。不過,我可從未覺得自己生不逢時,苦命無運不出頭。

(我之所以不出頭,無關命,無關運,純因懶散 - 還是用懶閑二字吧,自我感覺比較良好)

----------

《四代香港人》既是香港中產戰後嬰兒世代大批判,也很有世代之爭的味道。第二代,憑著勤奮,外加天時地利,成就香港神話。不過,呂以第二代一員的身份,對同代人拉過屎仍佔著毛坑頗為不滿。看來,新生代怎樣方能發圍發聲,將是呂大樂未來分析觀察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