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9

芥川獎得主楊逸寫了一本甚麼書?

中新社(2008-07-15)即時報導:

日本最具權威性的純文學大獎——芥川獎的評審委員會15日晚在東京宣佈,將第139屆芥川獎授予小說《浸著時光的早晨》的作者、旅日華人女作家楊逸。這是華人首次獲此殊榮。

《浸著時光的早晨》描述了一名由中國農村東渡日本的男子在異國他鄉10多年的生活體驗與情感經歷。

中國時報(2008-08-23)的楊逸訪問報導:

楊逸的得獎作品以天安門事件為背景,描述兩個窮苦農村子弟好不容易考進名門大學,卻因思考愛國、民主化問題,隨教授、同學到天安門廣場靜坐。然而民主之夢隨著裝甲車輾過天安門廣場破滅,兩人也被大學退學,人生遭受重大的挫折。

「我今年四十四歲,生長在台灣所經歷不到的非常時代,天安門事件對我的影響和衝擊很大。我當時人在日本,事件過後曾回大陸幾周,目睹當時的風氣,感觸良多。」

「中國忌諱太多,反而會給人們的心裡帶來病態,有些事不應該忌諱,也沒有必要迴避,可以從正視問題當中吸取許多教訓。天安門事件經過這麼長時間大家都會忘記,但是潛意識中會起微妙的作用。它在中國歷史上可能是個悲劇,對我的影響卻是正面積極的。」

得獎後楊逸每天有接受不完的採訪,但中國媒體卻極少著墨,連報導她得獎消息時,都只是輕描淡寫且絕口不提作品的內容。

新京報(2008-07-17)的報導可算是個例外,非“絕口不提”,只是“欲言又止,含糊其辭”:

小說以近20年前中國社會變動為背景,小說跟隨一名中國青年的足迹,講述其在風波前後所遭遇的命運和失落。故事最後,男主人公移民到了日本,但“心中依然保持最初的理想”。

----------

故事大綱(來自RFI的楊逸訪問稿):

作品描写两个黄土高原的两名纯朴青年的心理路程。他们考上西北一所大学后,从初听邓丽君的歌,疑问何以爱国不能爱人,到参加宿舍里的文学沙龙,讨论西方民主,产生中国需要在野党,才能杜绝贪官污吏的意识。89年北京学生的民运风吹到西北的大学,两名青年以爱国热诚投身民运。在六、四北京学生遭遇镇压后,他们情绪低落,在餐厅打闹被捕,随后遭学校开除,沦为民工。其中一人因娶了日本战争孤儿的后裔来到日本,起初反对香港回归,然后发现不少中国人参加民运是为了延长签证,或推销产品,后来他自己也不得不专心谋生养家,最终在反对北京奥运签名时踌躇。

----------

不過,Road to Warphotographer(Patrick Hou)有此高見:

如果将小说内容和获奖与否联系起来,不由得对杨女士的获奖经历感叹一番。《浸着时光的早晨》写的是农村出生的一名中国男子参与了89年的学潮,然后东渡日本,他和其他中国人在此后十几年的生活中所体验的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在日本、在西方,“天安门”、“民主”、“人权”永远是话题制造者,只要随便将中国人在世界上、在西方社会获得过的奖项进行一些比较,就会发现其中不少与上述关键词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既然西方国家直接批评中国的发展、人权可能会让它们背上“干涉内政 ”的黑锅,那么为“主动”提及这些内容的中国人颁奖,无疑是一种最好的间接指责的方式。反观杨女士去年未获奖的小说《小王》,其内容涉及到了日本农村社会男性普遍面临“缺女人”、不得不通过国际婚姻到中国“找媳妇”,而中国媳妇到了日本之后由于文化、生活差异造成痛苦局面的情况,也算是不大不小的揭了日本的一个短处,没获奖也是“情理之中”。

楊逸得獎是否有日本間接指責中國的潛在動機,各有說法(能自由地提出看法倒是好事),但據張石的引述,評審過程是這樣的:

在後來的投票中楊逸的《滲透了時間的早晨》得到了多數票,和其他的作品拉開了距離,但是圍繞著這部作品,評選委員們也進行了非常激烈的爭論, ... 有人認為絕對應該獲獎,也有人認為不該獲獎,雖然大家都認為這部在語言表現上比上部作品有很大進步,但是反對的意見認為:這部作品難以向《小王》那樣引起共鳴,而且所寫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缺少魅力,同時在這部8萬多字的小說裏,處理如此的長篇小說的素材,讓人感到有很多不足之處。

而贊成的人認為:這部作品的可讀性很強,也很吸引人。作者清楚地知道他要寫什麼,這裡存在著不超越國境就無法寫出的內容。評審委員之一、作家高木信子說:我在這部作品中體驗了40年前我所體驗過的熱情,它使我活生生地體驗到了那人在拼命地活著的時候觸手可及的新鮮度,尤其是作品中那些從事飲食業的人們,他們活著、吃飯、爭論、變節、遭受挫折,但是仍然要活下去,這直接而觸手可及的感覺是生動而新鮮的。

雖然天安門事件這一政治事件被寫入作品中,但是這基本上是一個中國男性的“個人史”,圍繞這個男性和他周圍的人們完成的一個人20年間的“個人史”,而我們日本人的大多數,雖然也經歷了應該寫出如此的“個人史”的20年,但是卻沒有出現這樣精彩的“個人史”,。

最後,8名評選委員進行“決戰投票”,楊逸的《浸透時光的早晨》贏得了5票的多數,“風沙吹盡始到金”,終奪“芥川獎”桂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