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3

十七世紀的耳朵

我認了,我沒有十七世紀的耳朵。

Scott Ross的Bach Goldberg Variations(曾堯角落:第11張Goldberg Variations)完整地聽了三遍,每天一遍,始終無法接受。一本正經地聽,心煩意亂。心不在焉地聽,好受一點,但又意義盡失。

這不是Scott Ross的問題,而是我對大鍵琴作為獨奏樂器聽不入耳(而且是連續地聽近80分鐘!)。

可會有一天大鍵琴的叮叮蹬蹬在我耳中忽然變成天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