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6

書雜

- 離家已一個半月,主力旅遊,無暇讀書。若幾日不讀書令人面目可憎俗不可耐,真不知自己已淪落到甚麼地步了。

- 歐洲逛書店,除了波圖的Livraria Lello外,勉強還包括匆匆走過倫敦的Charing Cross書店街,牛津的幾間Blackwell,和華沙大學新圖書館旁的書店。

- 歐遊前後逗留香港,每天無非暴食和逛書店。前段沒有出手,近幾天買了近三十本。如今買書,除了考慮質素和價錢,還得兼顧重量。沒辦法,我住在地球的屁股位置,書買得多,無法以行李形式帶回,一般都會以平郵包裹寄返。於是,每次都告誡自己,買書盡量以20公斤(單一平郵包裹的最高重量)為指標,不宜過份。《號外三十》和《巨匠神工》均為托人代購,只知價貴,卻原來,還非常笨重。頭疼。

- 歐遊期間,勉強可算讀了兩本書。一是Lonely Planet的《Portugal》,一是《飲食男女》。真奇怪,《飲食男女》是和《忽然一周》一套發售的周刊,《忽然一周》是垃圾“淫賤周刊”,《飲食男女》卻是水準奇高的飲食旅遊刊物。那期的兩個專題,是日本茶和新瀉旅遊,都值得鼓掌。我正在盤算,下月的日遊,是否應把新瀉列入行程之中。

- 這幾天比較空閑,自己買的書不讀,讀人家的。於是,讀了梁文道的《味覺現象學》,和《弱水三千》的部分章節。本來還想八卦瞄瞄王迪詩的《蘭開夏道》。

【我在觀讀聽 10/8/08中,曾跟發哥哥就“Daisy Wong”吹吹水:

曾堯 joetsang 提到... 我跟香港已經脫節。最近從信報網站得知,原來有個專欄叫蘭開夏道,頗受歡迎。網友們還猜測王迪詩是誰,是男是女?不料你的網誌有蘭開夏道的鏈接,就走去張望一下。哈,好不好看我就不說了。不過,除了作者聲稱自己是女的以外,文字間哪有任何女人味道!只能說,每個年代,香港人都需要一個Mary或Daisy!

發哥哥 提到... 呵呵,也有人說呢個Daisy Wong係典型港女呢。

曾堯 joetsang 提到... “Daisy Wong”確是典型港女,但作者呢,會是個臭港男嗎?管他是公是乸,讀得過癮就好!】


打開書一看,是三篇序,分別是信報總編陳景祥,“Philip”和“Daisy”自序,整色整水,低B之極。放棄。

- 香港的書店,逛了不少,但來來去去都是那一二十間。新相識的,是圓方的Metro Books。走的是Page One路線,中英兼備,中產品味。不過,書店新,書種多,商場(包括書店)四野無人冷冷清清,很好逛。硬要批評的話:書價沒折扣,文化氣息欠奉。

- 幾篇這段期間寫的關於書的短文:

● 創藝地頭 青文重現?

● 奄奄一息的香港樓上大陸書書店

● 好讀分享:台東有誠品

● 初訪創藝 未見青文

● 波圖的驕傲:萊羅書店( Livraria Lello )

- 補充一下,自己買的,讀了陳丹青的《笑談大先生》和湯禎兆的《整形日本》,兩本近期的《書城》,和有“我的台北”專輯的《城市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