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9

觀讀聽 9/11/08

我生於六十年代初,那時香港的孩童聽的都是台灣的國語時代曲,青山,姚蘇蓉,就是最頂尖的男女歌星,他們和其他歌王歌后的情歌,我都瑯瑯上口,有時甚至會模仿某歌后,唱到肉緊處,裝作淚流滿臉,捧著心肝,仆倒地上。

及至懂得趕潮流聽歐西流行曲,再加上廣東歌的復興(雖說從未認真喜歡過),我這“番書仔”,對一切來自寶島的歌曲從此嗤之以鼻,甚至以曾經聽過喜歡過為恥,絕口不提。這情況到羅大佑和蘇芮的出現方有改變。

這就是為甚麼我在買《匆匆》以前,完全不知胡德夫是何方神聖。此後雖然在網上也做了一點功課,始終對台灣七十年代中以後的民歌運動一知半解。

剛讀完Ronja慨贈的《地下鄉愁藍調》,真是一部好書。作者馬世芳不僅有良好的音樂品味,更有一手好文筆。在他筆下,Bob Dylan,John Lennon,Jimmy Hendrix等半世紀前的傳奇人物活現紙上。

對我來說,尤其可貴的,是那幾篇關於台灣民歌運動的文章,由此,我知道誰是李雙澤,楊祖珺,胡德夫,知道「美麗島」的前世今生,知道民歌此後一方面花果飄零,另一方面又開枝散葉,略略填補了我對此段音樂歷史認知的空白。

----------
此外,也讀了許紀霖的《大時代中的知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