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3

從考文垂亂談英格蘭球隊譯名

“聞.見.思.錄”在他的英國遊記中,提到在曼徹斯特的奧脫福球場捧曼聯場,又去考文垂探朋友。原來考文垂者,Coventry也,譯名何其雅!

Coventry,我只知高雲地利這港式譯名,因我年青時,高雲地利城仍是一支中游甲組隊(那時未有英超,甲組已是最高組別)。當時,Manchester United,有譯作曼聯,也有譯作孟聯,結果曼聯勝出。我捧的球隊Arsenal,譯作阿仙奴或兵工廠,至今依然,但一般以阿仙奴作正式隊名。

今屆升班馬Stoke City,從前也在甲組,譯作史篤城,我們大男孩一般調轉稱它為城篤史(廣東話城篤史音同成篤屎,即a piece of shit也)。

最後,近讀馬世芳的地下鄉愁藍調,才知道發生過一段樂壇風流韻事的紐約Chelsea Hotel,可譯作雀兒喜旅館,既文雅又生動,而且google一下,Chelsea=雀兒喜這譯法原來還相當普遍,我真孤陋寡聞。英超勁旅Chelsea,香港向來譯作車路士,不如搞搞新意思,以後稱它為雀兒喜好了。(不過,廣東話雀兒喜音同雀兒起,有點淫褻及不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