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4

連儂遇害時我在那裏正在做甚麼

甘乃迪遇害時我哭個不停並非為他而是我未足兩歲除了撒尿啼哭還曉得幹甚麼

那,連儂遇害時(1980年12月8日紐約夜)呢?這我倒記得一清二楚-正在愛民邨家中吃午飯。

事情須從6年前講起。1974年,曾家喜事重重,經過多年申請終獲政府分派廉租屋,而且是新落成,位於豪宅地段的愛民邨(但租金比較高,當時有人說幾乎不能算是廉租屋了)。這還不只,正在深水埗街坊福利會小學校下午部就讀的四子(即是我啦),升中試成績良好獲派第二志願名校九龍華仁書院(第一志願是離深水埗家較近,而且據說較適合清貧子弟就讀的伊莉莎白中學)。

事情就是那麼巧合,愛民邨跟九龍華仁僅一箭之遙。記得某天,爸媽帶我們去看尚未裝修的新屋,我還疑心這麼小的地方怎夠一家八口居住。離開後,沿著九龍華仁旁邊的衛理道往旺角走(當時升中試還未放榜),隔著鐵絲網我看到幾個網球場,石屎足球場,草地足球場,籃球場,和巍峨的教堂,可怎看也看不到課室所在。真大!如果能在這裏讀書應該不錯!

可惜,就因家居跟上課的地方僅一箭之遙,當下課鐘聲響起,同學們興高采烈地聯群去吃午飯時,我卻要獨自走過足球場和網球場,在側門離開,往家裏吃飯。

吃著飯,看著電視,節目不外日本或本地劇集,還有午間新聞。

就是這樣,在我正讀中七的看來跟其他日子無異的那天,看到了那段新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