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4

匪話燒不盡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91)

一:中国被指借网络扫黄清除異議网站。http://www.gznf.net/forum/thread-61352-1-1.html。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打黄其表,打非其里,重在消除不同的声音,这对于中国官方来说可谓轻车熟路。即便今日,看各种黄网,一点都不困难,但你要知道一点像样子的批评政府的声音,知道你生存的这块土地上的真相,就比较困难。官方欲藉对真相的掩盖,来压制民众维权声浪的高涨,从而为达到盘剥他人利益,垄断诸种利益为己所得服务。事实上,这一切不过是掩耳盗铃。在一个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还想通过整肃不同的声音,来达致虚假和谐的目的,就像要回到周厉王时代一样不可思议。

2009年1月12日9:10分于成都


2009年初的言论大地震

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度里,这里曾创造了言论尺度的奇迹。它让许多胆小害怕、充满恐惧的中国人,从中感受到了言论自由的力量,因此我们纪念它。

在一个普遍缺乏信任的国度里,这里曾创造了信任与感动。大地震后几天募集了许多救灾款,帮助灾区做了许多实事,因此我们感谢它。

在一个平面媒体常被整肃扼杀的国度,这里曾公布了真相。它让有历史感的人想起四九年前的《大公报》、《观察》等向黑暗与专制发起持续冲锋的报刊,因此我们学习它。

在一个以愚弄民众为鹄的的国度,这里让我们看到了理性平和,让我们看到了犀利猛锐。它让观看者再不被任何所谓的统一思想所束缚,每个人都拥有了自己的脑袋,因此我们记住它。

在一个无法利用宪法自由结社的国度,这里最大限度地提供了思想结社的平台,认识了不少有勇气、胆识才华兼具的朋友,这是我们深感庆幸的,因此我们热爱它。

在一个学校以一种答案以一种声音相尚,把愚民教育从娃娃抓起的国度,这里是一所难得的、思想没有围墙的大学,许多人在这里遇到自己的“同学”,因此我们感激它。

在一个单一物种如共产党员取胜的国度,这里有着它不容忽视的多样性。人们往往以右派大本营来看待牛博,但这里有关注黑窑奴的,有关注计生的,有关注气候的,有专发图片的,有谈经济,有写小说的,有谈情感问题的,有谈论时政的,不一而足。不特如此,而且每个人还不一定相同,甚至互掐。但这里提供了多元的信息与评论,他们都是热爱生活,对人之权利有切肤之痛的人,是我们人生中的酒肉兄弟。因此我们不妨以同袍的平台来看待它。

在一个常常悲观、急攻近利、动辄问你“有没有用”的国度里,这里诞生了韧性,诞生了从小事做起,让我们看见了人文意义上的水滴石穿。这里有长期不懈地关注黑窑奴的V,有执着捍卫生育人权的杨支柱,有持续关注气候问题的某君(抱歉,没记住名字),有北风持续不断的“网事一周”等等。他们让我们看到,光明是艰难而缓慢地向我们走来的,而不是你一觉醒来赓即自然获得。因此对于牛博网,我们用拥抱光明的方式拥抱它。

在一个发觉自己孤单,因想法与众不同而感到害怕,前路无望的国度,你在这里找到了同好,找到与你一起相信真实声音的同志,这里毋宁是一个充满友谊和真实的言论俱乐部。在这个俱乐部里,你可以争吵、你可以发言、你可以默不作声、你可以悄然离席而又突然加入,一切皆拜你之自愿,我们可以在内心里悼念它。

在一个因暴力、独裁之专政,而使得人民互相猜忌、戾气兼奴性满身的国度,有连岳这样从容缓进,梁文道这样坚定而低调,崔卫平这样平和说理,韩寒这样明白而阳光,老莫这样通达而勇毅,四一这样有趣而重情,钱烈宪这样好玩地搞事之人……。你才知道,原来在这个到处充满冬天的国家,有人始终在营造着自己的春天,并向你告知春的来临。

在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的国度,昨天的短信、电话、信件、问候、担心、愤怒、悲伤为牛博而诞生,为牛博而蔓延。我知道许多的关心飞向了剽悍的老罗,飞向了像我这样被迫离开牛博,未能跟它一起凋谢的作者心上。我知道这一切,我万分感动。我感谢德赛公园团队的善意,感谢你们让我转告老罗,你们和我们一样,是如此地热爱自由。即使再黑暗的夜晚里,都让我们觉得未来和自由永远在人们心里。

经济严寒广为波及中国的同时,堵塞言论的寒冬已然降临,因为检验中国言论自由标志的牛博已然沦陷。2008年四川大地震发生半年以后,言论大地震发生了,因为中国最能发出真实言论的牛博网被有关当局查封。但我不准备说牛博网被封充满悲情,我也不准备就此说中国从今没有希望。法国生物化学家巴斯德说过,机会只垂青那些有准备的头脑。我想说,希望是给那些深知困难无比却不懈努力的人们准备的。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我们的凡身肉体都将与天地同腐朽,和万物一起化作尘埃,关键是你是否曾经灿烂地开放过。即便牛博将来不能再恢复,也将在中国言论自由史上,写下光辉灿烂的一笔。鲜花的存在是开放,人的存在是自由,让我们为此而不懈努力。

让我们像白居易一样坚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让我们像杜布切克一样牛逼:你可以掐掉鲜花,却无法消灭整个春天。

让我们像罗素一样从容:对苦难有着不可忍受的同情心。

让我们像《圣经》一样祈祷:出来如花,又被摘下。

让我们像阿垅一样愤怒:我们要这样宣告,我们无罪,然后凋谢。

2009年1月10日牛博被封次日7:56分于成都

----------
冉云飞:匪话连篇——日拱一卒,不期速成

零八憲章(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