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5

閑讀《小團圓》出版相關報導

(零零碎碎寫過幾篇批評出版《小團圓》的文章,下文為其中之一。有興趣的可讀我的總論:評宋以朗出版張愛玲《小團圓》小說的決定 【網頁】【網誌】)


有人曾問宋以朗為何不按照張愛玲遺願銷毀原稿。他回應,「那是一封信,不是遺囑。信是選擇性的,與遺囑不同。92年叫我銷毀,怎知93年沒有叫我不要」。

- 小團圓》張愛玲 曾想銷毀原稿(聯合晚報 24/2/09)

作家張愛玲小說遺作「小團圓」完成33年後終於出版,她的文學遺產執行人宋以朗今天表示,當年張愛玲曾因顧慮想銷毀手稿,如果過程中真的銷毀,將會是大罪過

- 保存張愛玲文學遺產 小團圓33年後終出版(自由電子報 24/2/09)

作家張愛玲文學遺產執行人宋以朗今天在台出席小說「小團圓」新書記者會,他說,若不出面處理出版,張愛玲這本代表性的史料作品「小團圓」,將永難與書迷見面

- 宋以朗力挺小團圓出版 造福張愛玲迷(自由電子報 24/2/09)

張愛玲曾要求銷毀《小團圓》,千真萬確,但不是在1992年的遺囑內提出,而是寫在隨遺囑附寄的另一封信內。所以宋以朗認為,“沒有法律效力”。況且,這只能說是當時張的遺願,張的意見,其後她又多活幾年,“92年叫我銷毀,怎知93年沒有叫我不要”!

我們知道的,是其後張還在改寫,還在談出版。然後,她就去了。從我這個閑人的角度看,宋以朗沒說錯,她的確“很珍視此書,也仍想出版”(作家蘇偉貞也有類似說法),但從人之常情看,大前提是改寫到滿意方才出版,而我還沒有看到宋披露任何張表示滿意的信件(南方朔也指出書中情節頗多顛倒錯亂之處)。所以,“如果過程中真的銷毀,將會是大罪過”這一說法,只能算是宋以朗的看法。而若他“不出面處理出版”,《小團圓》“永難與書迷見面”,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各有見解,唯獨張愛玲人死即滅,不可能有意見。


梁秉鈞曾表示,「胡蘭成也有寫張愛玲,小團圓則是她自己寫的版本。我寧願看她所說的。最詆毀她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寫過,這是她一次發言機會。」

- 小團圓》梁秉鈞:這是她的發言機會(聯合晚報 24/2/09)

張愛玲最後遺作「小團圓」,未上市先轟動,出版社已經準備再版。同時將舉辦新書分享會,請來作家與民眾對談,分享閱讀心得。

- 小團圓》小團圓未上市先轟動 準備再版(聯合晚報 24/2/09)

《小團圓》經執行人“力挺”和“出面處理”終於出版,除了造福張迷外,最重要的是讓張愛玲有“一次發言機會”(用符立中的話,即“透過作品幫自己說話”)。這還不只。看新聞報導,讀到皇冠“舉辦新書分享會,請來作家與民眾對談”時,我還以為祖師奶奶破例答應回來現身說法呢!空歡喜。據中新社,分享會只是“由知名作家主講”而已。


這份手稿後來由張愛玲文學遺產執行人宋淇交給皇冠社長平鑫濤帶回台灣保存,多年來不曾曝光。之所以會保留現在出版,皇冠出版社總編輯盧春旭表示,這主要是張愛玲摯友兼經紀人宋淇先生的公子宋以朗所做的決定

- 張愛玲自傳小說《小團圓》問世(自由電子報 25/2/09)

皇冠總編輯表示出版主要是宋公子的決定。奇怪!早前明報的報導,不是說,“平鑫濤的確曾為了尊重張愛玲的「遺願」,決定將原稿保密多年,到讀者對張胡戀情「八卦」心態消減後,「才以學術研究為目的」而出版。甚至宋以朗,也是今年1月,當《小團圓》確定將要出版前夕,才看到一直收藏在平鑫濤書房夾萬裏的原稿,小說的內容亦一直未被批露。”?


宋以朗透露,他手中至少還有三部:一部是張愛玲自傳小說「易經」,英文原稿據說已送到皇冠手中;一部是張愛玲描寫她到溫州探胡蘭成的三萬字遊記;另一部則是張和宋家父母的通信。

- 張愛玲遺作 還會有三部(聯合報 25/2/09)

“最後,最神秘的遺作”已經出版了,張迷還有甚麼值得期待的呢?多著呢。

----------

在資料搜集過程中,讀到一篇台北今日報(?)07年底的報導,有以下兩段:

至於也有大陸的張學專家質疑皇冠為何未推動成立張愛玲文學基金會,平雲表示,在張愛玲遺囑執行人林式同先生將張愛玲遺物寄到香港給宋淇夫婦後,他曾和父親平鑫濤先生專程赴港與宋淇教授討論張愛玲作品版權的後續事宜,當時平鑫濤先生即曾提出成立基金會的想法,但宋淇隨即拿出張愛玲在1992年2月公證完遺囑並指定林式同做執行人後,於3月12日寫給宋淇夫婦的私人信函,信上表明遺產所餘希望能用在她的作品上,例如請高手翻譯,以及給宋淇夫婦買點東西留念,而「即使有較多的錢剩下,也不想立基金會作紀念。」當下便為這件事做了最後定調,而宋淇教授也與平鑫濤父子約定,未來處理張愛玲作品版權的最高原則就是:「張愛玲生前不願意做的事,我們便也不要去做。」也就是要完全尊重張愛玲生前的習慣和意願

在這封信中,張愛玲還特別囑咐未發表的小說遺作《小團圓》要銷毀,不願公諸於世。不過宋淇當時覺得可惜而並未立即銷毀,而是將《小團圓》手稿交由平鑫濤先生帶回台灣保管,並由平先生決定將來是否銷毀。平雲表示,因為必須尊重張愛玲的遺願,所以《小團圓》未來將不會予以出版或發表;但另一方面,因為《小團圓》也是研究張愛玲非常珍貴的文學史料,所以手稿目前也不會銷毀,而是會予以妥善封存,也許有一天等到世人窺私的眼光褪盡,能夠更客觀、更單純的還原張愛玲的文學價值和歷史地位時,會考慮開放做為學術研究的史料,但近期之內都不會有任何公開的打算

不過一年多,變化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