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6

出版《小團圓》時機已到?

(零零碎碎寫過幾篇批評出版《小團圓》的文章,下文為其中之一。有興趣的可讀我的總論:評宋以朗出版張愛玲《小團圓》小說的決定 【網頁】【網誌】)


終於在宋以朗的東南西北網看到《小團圓》出版後的第一篇相關貼文,題為Pre-Game Warm-up Show(???)。

他引述符立中在新書《上海神話》所說的:

筆者雖非張迷﹐總也忍不住請問《今生今世》的擁護者﹕是寧願要書中<民國女子>那一章﹐還是整部十八萬字的《小團圓》? 幸而最近得到消息﹕遺囑執行人並未遵照張的遺願、毀掉《小團圓》。站在書迷的立場﹐當然還是希望這部遺作能有出土的一日。

此外,還轉貼了亦舒85年的一篇隨筆,題為<胡蘭成的下作>,內容不想可知。

就《小團圓》應否出版,是否違背了張的遺願,我在前兩篇已探討過,此處不談。讓我們重溫一下,在此之前,宋和皇冠就處理《小團圓》對外傳遞的共識是:

- 不會銷毀手稿,而會妥善封存
- 待“世人窺私的眼光褪盡”,才會考慮以何種形式出版
- 這出版時機估計不會在短期內出現

現在,書出版了,這是否意味著宋和皇冠認為出版時機(即“世人窺私的眼光褪盡”的時候)已達?

隨著《色.戒》被改編成電影,轟動一時,爭論四起,目前“世人窺私的眼光”不僅沒有褪減,恐怕正方興未艾。回頭讀讀宋引用的符立中和亦舒,和新書發報會上南方朔和蘇偉貞的發言,不難發現,宋和皇冠合奏的主旋律是,《小團圓》是張愛玲的自白小說,是張對那段戀情的一個發言,幫自己說話的機會。

希望“世人窺私的眼光褪盡”,口頭是這樣說,行動可會是另一套?

----------
曾堯角落:閑讀《小團圓》出版相關報導
曾堯角落:小團圓 大團圓?

關於《小團圓》,我的口水至此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