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31

觀讀聽 09-5-31

正是,知恥近乎茅。

還在跟Roberto Bolano的The Savage Detectives痛苦糾纏中。選它來讀,純因書評家的好評。接近600頁的書,讀了將近200頁,還搞不懂它是一本甚麼小說。最要命的,是它文字生動,情節有趣,否則早早捨棄就沒有煩惱了。

本週豈不是交白卷?太丟臉了!

於是,知恥近乎茅。

連忙讀兩本易的,讓成績單比較不那麼難看。陳玉慧的極短篇小說集你今天到底怎麼了寫女人心還算不錯,關麗珊的報紙專欄結集狐狸的四季就...

此外,也讀了王德威為麥田版阿城遍地風流的“序論”。遍地風流我有作家出版社的簡體字版,借麥田版純因此序。我常覺得,中文書實在太多浪費紙張浪費時間的自序,代序,譯序,後記,導讀等等。但王德威寫的一般是例外。這篇序長篇大論,無怪乎稱作“序論”,但水平還是一貫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