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4

超!

原來Milk最近有一篇年輕記者(編輯?)訪問曹仁超,真係絕世好文。

不過,由於我無實實在在把那篇訪問文章拿過上手,所以始終有點疑心生暗鬼:我會不會被人搵笨,其實子虛烏有,查無此文?

投資也好,投機也好,我都沒興趣,幾十年來,曹仁超的大文讀過少於10篇。但他的鼎鼎大名,只要是香港人,不可能沒聽過。訪問稿中,他的對答,在在顯示他是個不折不扣,不會“若愚”的“大智”者。

令我疑心是假文的不是曹仁超,而是訪問者。又會有人低B到咁?笨笨實實的,自以為聰明地問曹“後生一代如何是好”“上一代阻下一代上位”之類的問題。曹伯見奶仔笨得可愛,於是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地大談“世代鬥爭”,“拉完屎霸住茅坑”。難得奶仔越聽越興奮,曹伯於是越講越興奮。如果這篇是真文,又如果訪問者在香港年輕一輩不算例外中之例外,那香港豈不注定明日香?仲講乜第幾代,簡直絕代!

一想再想,按道理不可能有人有此閑情作一篇假文,想必是珍珠無咁真。如果是這樣的話,會不會,低B的不是訪問者,而是我?相聲棟篤笑一類搞gag野,不是經常一個扮低B拱托另一個英明神武嗎?你咁都睇唔出!

弊,自曝其愚添。

----------
(2009-5-18 補加)

曹仁超在09-5-18的信報專欄中談到這個訪問:

兩星期前我老曹接受milk雜誌訪問(代表年輕一代嘅雜誌),該雜誌記者認為我地呢一代(戰後嬰兒一代)佔去香港一切美好嘅東西,而令佢地X一代對未來期望變得暗淡及灰心。如此充滿怨氣嘅結論都幾有趣。我地不妨睇睇南韓嘅年輕一代,佢地充滿創意;再睇番香港年輕一代,唔少卻變成電車男或御宅女。我老曹請香港X一代年輕人開拓你們嘅新天地,只有創意才可改變未來,而非抱怨。何況今天阻礙年輕一代上位嘅唔係我地呢一代(戰後嬰兒),而係中國人嘅家族觀念。

對照一下作者的訪後感:

最近幫「失意體前屈」的EMOTICON「Orz」改了一個名稱,叫「挫折號」,好適合用來形容這次與曹仁超訪談時的即場感受。

與曹仁超的訪談,除獲益良多,更是感慨良多,肯定是筆者一生最喜歡、最重要的其中一個訪談,因為當中充滿挫敗和憤怒。當上一代有人直截了當說「我霸住個位係都唔畀你上」時,當上一代有人兜口兜面向你講「你們整代人都中計了~傻佬」的時候,怎能不感到挫敗與憤怒,怎能不發出「啤~」的一聲?

從來沒有對曹仁超,甚至任何上一代當權者怨恨,而且心裡萬分感謝曹仁超直截了當的坦白,上層既得利益者絕對沒必要向被剝削者解釋什麼,這是他對我們的關懷,憤怒,是對自己,挫敗感,是好的開始,Orz…

----------

關於香港戰後嬰兒一代,世代之爭,第四代發圍發聲的空間,可參考我早前寫的簡短書評:第四代香港人,不過是第二代的子女?

個人認為,不管是呂大樂的批判或曹仁超的吹噓,他們都在很大程度上誇張了戰後一代在香港發展中的作用和位置,可說是從不同角度製造關於香港第二代的“迷信”。相對而言,陳冠中比較強調那一代人的好運氣。

97泡沫經濟爆破後,香港的經濟景況,不論從絕對或相對角度看,均大幅插水。姑不論這是否因第二代人的局限造成,實情是,這十多年除了孕育“運氣特別壞”的第四代外,不少第一二三代人也因此“臨老唔過得世”。吃苦無望啞忍,豈止年輕一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