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4

觀讀聽 09-6-14

懶,岸西的親密的觀後感順延一周。

這星期看了四部電影四本書,從數量看很不錯。

一是黑澤清的東京奏鳴曲。
送行者一樣,都是抱著希望看,看後有點失望。
黑澤清跟瀧田洋二郎一樣,巧匠而已。

(話雖如此,平心而論送行者和東京奏鳴曲都是很不錯的電影。
若評分的話應該都是7/10。
我的期望也許太高太不切實際了)



另外三部,一是Body of Lies
在Ridley Scott的掌控下,影片緊張刺激,有條有理,場面逼真,“值回票價”。



另一是How to Lose Friends & Alienate People
教你如何神憎鬼厭是英國片,但全片很“美”,尤以結局為甚。

最後是西班牙片Fermat's Room/La habitación de Fermat
誰設下這死亡之局?
數學家如何解謎自救?
正如我不太喜歡推理小說一樣,推理電影也不是我杯茶。

Rita Mae Brown,從前未讀過她的作品,甚至沒有聽過她的“大名”。
Sand Castle是她的近作。
這書在Amazon被人批得體無原膚,我卻覺得很不錯。
兩中年姐妹帶兩小孩到海邊遊玩。
故事很短,由頭到尾沒有發生任何大事,全是無關痛癢的對白。
但卻很有味道,對人際關係也看的很透很淡。
既然有人說Sand Castle遠較她的其他作品遜色,
那我有機會的話要找來讀讀。

久已不讀跟經濟有關的書,偶然一讀也很不錯。
Bernanke's Test講的是Ben Bernanke面對的巨大挑戰。
書也介紹了Federal Reserve Board的歷史,和Bernanke的兩位前任-Volcker和Greenspan。

葉兆言的小說,也是首讀。
花影的開頭,十分陰暗,很有吸引力,原以為會是有分量之作。
誰料越發展下去,越顯露作者的功力不濟。
到後尾-她愛他,他也愛他,但互相猜疑,互相摧殘,終成悲劇-簡直一塌糊塗。
原書1994年出版,這版本有個作者在2007年寫的後記。
對於當年跟陳凱歌的過節他還是耿耿於懷。
他還說,“說老實話,我的這本小說並不太好,或許接近失敗,但是比電影風月要強得多”。
拜托,到這年紀還是這麼幼稚。
要我說,花影跟風月都很失敗,實在無謂探討誰比誰好一些。

Modern China系列的生活騷,草草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