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0

見識澳洲漂書(BookCrossing)

漂書(BookCrossing)乃新興玩意,過往我不太留意,所知不多。據Wikipedia,BookCrossing這概念由Ron Hornbaker於2001年提倡,旨在鼓勵讀者讀完書後,將書放在公眾地方讓另一人取閱,如此一路下去。

本來,圖書館一直在提供一書多人閱讀的功能,漂書之所以有其獨特吸引力,在於通過不同讀者在不同地點取閱,漂書的書開展其不可預知的生命旅程,有一種漂流的浪漫感覺。

但正是因為這種生命旅程的浪漫感如斯重要,簡單地自發地將自己讀過不想繼續擁有的書放在公眾地方讓別人取閱難成氣候。這運動一般需要一個中央組織,一個記錄書的生命旅程的機制。目前最為人知的組織,是Ron Hornbaker創立的BookCrossing.com。它號稱在130個國家擁有接近八十萬會員登記書籍超過500萬。至於記錄機制,一般是每本“登記書籍”都有一個代碼,取閱者在網頁上利用代碼登入,填上取閱地點(或個人資料閱讀感受)。書於是有了它經不同讀者交接,“漂洋過海”的生命旅程。

關於漂書,還有很多問題值得討論。在此,我只想講我的初遇經驗。

第一次相遇,是虛擬性質的。aNobii的一位香港書友,立意在香港推廣漂書,但因為種種問題(主要是公德與貪婪),他所推廣的,其實更接近書友間的贈書。他於是在aNobii開闢一個群組,大鑼大鼓進行,招攬會員。但此人有種傳銷員的惡習,行徑頗為討厭,迅即引起不少怨言。我這個“海外觀察員”加入群組不久退出。(較官方的,有由香港電台和遊樂場協會合辦的《漂書行動》,漂書點多為後者的青少年服務中心)

實質的見識,在今天。早上我倆出城辦事,在購物大道不遠處,看見幾個人向路人派贈頗為厚重的東西。近看原來是書。我們到達時,書已派得八八九九。但我們還是各獲贈一本。我的是The Time Traveler's Wife。她的是Catch-22。都是新書。書派完後,那幾位工作人員匆匆忙忙的退入商場,我旁邊一位分不到書的問他們在幹甚麼(其實當時我們也想問),他們也沒理會。我見他有點失望,加上Catch-22我已有,於是將書送給他。他客氣一番後收下走了。

後來看書的封面才知道,原來這是Take me, Read me, Leave me的派書活動,作為漂書的起步點。書內附有一個代碼,可在網站登入此書,記錄它的生命旅程。

我的那本,還未想到讀後放在那裏給下一位有緣人。她的那本,可算是拿了即送人,漂了一回。

不過,說到底,我(暫時)覺得漂書只是一時風尚。圖書館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