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9

東方一片紅 對過去對父親不作過度解讀

谢青桐:储安平,被背叛的遗嘱

就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储望华、殷承宗曾经举办了黄河音乐会。一场文艺晚会,弹奏出《东方红》。 ... 储望华,何许人也?中国著名大右派储安平的儿子。

五十多年前,储望华的父亲储安平,就是在这《东方红》的乐曲声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地消失了。让人不懂的是,在今天,移居海外多年的储望华早已是澳大利亚公民,居住在墨尔本富人聚居区。既没有政治压力,也没有生活压力。一个在澳大利亚的文艺演出,为什么要演奏《东方红》?原来,到场的嘉宾有中国的外交官员,储望华特意用一曲《东方红》答谢官员们的捧场,果然卓有成效地取悦了他们。

五十多年了,储望华不去纪念自己的父亲,纪念那让他的父亲名满天下、又付出生命的“党天下”,反而去高歌那置他父亲于死地,置五十多万右派陷入冤狱的《东方红》。

【按:文中所指的音樂會,於2007年,即反右50周年舉行】

老實說,父有父的下場,子有子的立場,見怪不怪。儲望華不是說過,“不刻意對父親作過度的解讀”嗎?(參閱储望华:父亲储安平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