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1

Apples and lemons

Apple products feature prominently in the 2008 Engadget Awards, with the readers even more Apple-loving than the editors.

Both agree that iPhone 3G is the gadget of the year, while they choose differently for the worst gadget and the most anticipated of 2009. For the readers, they are Zune 3.0 and Windows 7 respectively, while for the editors, Blackberry Storm and Palm Pre.

Personally, I find the unanimous choice of the Dell as the best Netbook most interesting. Perhaps I should get one for myself. Or should I wait for Apple entering the market?

2009-03-30

大大小小 團團圓圓

GOMA:賈樟柯

多得Chris兄提點,才知道位於布里斯班南岸區的Gallery of Modern Art剛開始了一個名為China Project的多媒介展覽。

它的電影部分,將選影中國三大導謝晉,張藝謀和賈樟柯的作品。謝晉不是我杯茶,張藝謀僅從前喜歡,何況他的大作幾乎已全看了,對我來說,賈樟柯才是重點。我才剛說想看他的二十四城記,不料六月就有得看了。除了這部新作,China Project還會播影河上的愛情,無用,我們的十年,三峽好人,東,世界,任逍遙,公共場所,站台,小武,和小山回家。他的長片,大部分看了,但短片好像一部也沒看過。這次是大好機會。



- 子貓物語:2009昆士蘭中國電影節

2009-03-29

觀讀聽 09-3-29

同上飛機去香港的天地一游人一頁都沒翻,新買的書倒讀了兩本:錢鋼的舊聞記者和湯禎兆的命名日本。另外,花一小時讀了別人的Whatever You Think, Think The Opposite

消化了不少過期雜誌。

電影看了葉問和非誠勿擾。前者平實,後者虛浮,但票房同樣成功。不看華語片已有一段時間,看來沒有太大損失。赤壁梅蘭芳提不起興趣。

這次香港遊買書不多,僅二十多本,一本送了人,一本送不出,人送我一本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1886-2008。沒有郵寄,大部分隨行李帶回,三本厚重的,放在親戚家待下回處理。

香港樓上簡體字書屋死得七七八八,過往不大看得起的榆林,這次變成我的主力購書點。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朝鮮排演《紅樓夢》意圖

《参考消息》:【日本《读卖新闻》3月23日报道】金总书记指导歌剧团排演歌剧《红楼梦》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22日报道,金正日总书记近日视察了朝鲜血海歌剧团,并对歌剧《红楼梦》的排演进行了指导。

这已是北朝鲜方面连续第五天对金总书记的行踪进行报道。可以认为,强调金总书记亲临指导是为了向国内外展示“重视对华”的姿态。

这一歌剧是根据清代长篇小说《红楼梦》编排的。据报道,上世纪60年代北朝鲜方面曾经演出过歌剧《红楼梦》,但今年是中朝建交60周年,两国将今年定为“中朝友好年”,因此金总书记下令重新排演现代版《红楼梦》。

金总书记在观摩后强调要进一步加强和发展金日成主席和中国老一代领导人奠定的中朝友好关系。

北朝鲜宣布将在4月4日至8日发射自称是“人造卫星”的远程弹道导弹。为了逃避日美等国的指责,北朝鲜有必要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理解。可以说,金总书记此次对歌剧的排演进行指导也带有这样的目的。





新华社: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近日说,朝中友谊是朝鲜已故国家主席金日成和中国老一辈领导人长期培养起来的,非常珍贵,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朝中友谊是朝鲜党和人民不变的意志。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22日报道,金正日是在近日观摩指导朝鲜血海歌剧团排演歌剧《红楼梦》时作此表示的。金正日说,文化交流是增进朝中两国人民之间友谊的重要一环。他要求文艺工作者出色完成歌剧《红楼梦》的排演,在“朝中友好年”里把这台歌剧献给广大观众。

报道说,朝鲜文艺工作者曾在上世纪60年代演出过歌剧《红楼梦》。目前,朝鲜血海歌剧团正在加紧排演,以此作为“朝中友好年”的一项演出活动。

----------


北韓血海歌劇團的歷史和名稱由來

Dulce Pontes

dulcepontes.net (in Portuguese and English)
Dulce Pontes (no official web site)
Dulce Pontes (Aviv Productions)
Dulce Pontes (Wikipedia)
Dulce Pontes,來自葡萄牙的呼喚! (rosylovesyou)



(Fado Português)


(O Primeiro Canto)


(Canção Do Mar)


(Fado Mãe)




(Ondeia(Agua))


(Amor a Portugal)


(O Mare e Tu)


(Velha Chica)


(Sodade)


(Lagrima)

香港電車站(Tram Stop)



香港的電車,是tram。日本及一些華文地區叫電車的香港一直叫火車。不少人把香港電車傳神的稱作叮叮(因為電車行駛時會發出清脆的叮叮聲)。

所謂電車站,多是建在路面上窄長的有蓋的站。但也有像這種只在地上以文字示意的“站”,下車後自己留意交通,返回行人路。

蓮香樓



球場

2009-03-27

中虛

20年前,鄧小平振振有詞,我們怕甚麼
20年後,發言人振振有詞,中國政府不害怕

實際行動看,中國政府怕,怕得慌亂,怕得閃縮
滿有自信的,不會是這個樣子,這般行事

外強 中虛 色厲 內荏
獨裁者個個如是









問:據說Youtbe視頻網站在中國境內被屏蔽。
答:中國政府不害怕互聯網,〔下刪幾百字牛屎〕
問:是否可以證實Youtube被中國有關當局屏蔽了?
答:我可以告訴妳的是,中國政府依法對網絡進行管理。

政權築墻,人民翻墻

紅學奇文:紅樓夢與軟實力

樽粮:红楼梦降低了中国的软实力

红楼尽管文学价值颇高,但却毫无文化价值,把它上升到神圣的地步是无比荒谬的笑话。红楼的文化价值远不如《水浒传》等作品,而神圣化红楼的恶果是毒害了中国的软实力。

从短期内看,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决定国家的竞争地位,从长期看,软实力决定国家的命运。一个民族的软实力核心是文化和制度,民族的行为模式和群体性格是由其文化决定的,而文学往往是塑造民族性格的重要手段。

红楼梦能营造中华民族健康向上的群体性格吗?显然不能。

曹雪芹用一种唯美的变色镜,把一个封建家族的腐烂生活美化成神仙世界,把一些病态的人物包装成人间神仙。少不更事的少男少女就在这迷幻的情绪中,不由自主地让心灵进入一个病态的世界中,沦为怨天尤人的痴男怨女,红楼为群体性格注入了弱势心态。而封建文人喜欢红楼,源于他们自身就是浑身脂粉气的痴男怨女,红楼的唯美文学意境又为他们提供了自娱自乐的舞台。他们这个小众范围内的极度偏好,使红楼具有了病毒般的传播力,就像一帮小孩捧红了超女一样,尽管绝大多数人不喜欢超女。

红楼的消极因素深刻地影响着文学界和知识分子,中国文学因此始终无法步出农村化的景物描写怪圈,导致中国至今没有成功的都市化文学。

红楼梦的形式无比唯美,但是主题和灵魂则丑陋不堪。是文学的灵芝,是文化的毒草。它的文学水平越高,社会负面价值越大。


這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文章,看看笑笑就好,莫要跟文壇巴菲特一起瘋。(他的觀點,跟吳祚來的有異曲同工之妙。吳認為紅樓夢對健康文化建設一丁點兒意義也沒有



(2009-3-31 補加)
马庆云:《红楼梦》真的降低了中国人的软实力了吗?

----------

2009-03-26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實例兩則

兩則實例由太座及其家族成員親身演繹。

(1) 我在愛曲(2) 泰迪羅賓 從要爭取快樂到點解咁大鑊文末,附加了泰迪羅賓的電影主題曲點指兵兵,並警告:

(嘔作暈頭得看能可代一輕年,左向右由幕字文中片本!意注)

那天,正在香港公幹的舅仔頗疑惑地說,他半夜三更在酒店房間看殘片,發現字幕文字從右向左,覺得很奇怪,也看得很不習慣。他問我,一般中文字,橫排“應該”向左還是向右,那種是傳統,那種是西化?哈,舅仔或許已不能再歸類為年輕一代,但他近30年前離港居英,看“經典”電影中文字幕的經驗可能不多,致有此問。

(2) 太座翻閱舊雜誌(飲食男女 2009-1-23 吃餃子專輯),對我說,專輯怪怪的,排版全掉亂了。我說,恐怕不是排版全掉亂,而是你的腦袋全亂掉吧,因為排版錯亂,時有發生,但全錯的機會近零。

後來拿雜誌看看,原來如此!如同一般香港雜誌,飲食男女右開向左翻頁,配合內文橫排文字。但這個吃餃子專輯(連廣告頁共25頁),卻用上全直排文字,從右向左排。於是,一不留神,就會出現“排版全掉亂”的錯覺。

專輯的第一頁,是在雜誌的p.25(即攤開雙頁的右頁),但下一頁,不在p.26,而在p.27,讀的正確順序,是p.25-27-26-29-28-...。從p.26到p.29,文字順序,但頁數隔了3頁。倘順著頁數讀下去,就會出現文字跳來跳去之感。

-- 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 --

2009-03-25

Life's Been Good

昨天朋友問我為甚麼在Blogger profile上有Life's Been Good之句。

其實,也沒有甚麼深意,只是覺得既然要寫金句,當然想寫短小精警的。於是想起Joe Walsh當年在Eagles Live中瘋裏瘋氣地唱過這首好命男自述曲。

Life's Been Good To Me So Far

而這,正是我人生至今的寫照。希望一生走到盡頭,仍能說Life's Been Good。

(無畫面只有歌詞的Eagles Live版本前半部分。全曲接近10分鐘)

2009-03-23

港式數字迷信

在港暫住親戚家,位於新近建成的大型屋苑。從樓層數字可一覽港式迷信。

大廈一律沒有4(死)字樓層,4樓14樓24樓等固然沒有,連40-49樓也全跳過。於是,39樓的上一層已是50樓!

香港“中西文化匯粹”,13這番鬼不吉利迷信也被港人收納。於是,12樓往上一層已是15樓!

港人愛8(發),最忌唔發。於是,58樓欠奉!

2009-03-19

撫心自問:憑什麼來議論宋以朗出版《小團圓》的決定?

(零零碎碎寫過幾篇批評出版《小團圓》的文章,下文為其中之一。有興趣的可讀我的總論:評宋以朗出版張愛玲《小團圓》小說的決定 【網頁】【網誌】)


宋以朗在〈《小團圓》後記〉質問:“最近得悉,各界對張愛玲《小團圓》所發表的各種意見,意見本來就是大家都可以發表的,但我希望有些人在批評之前,至少能弄清楚出版此書的理據。我在七千多字的《小團圓》前言中,已詳述了一切背景。假如對這前言視若無睹,而只一味說不該出版,試問是憑什麼來議論我的出版決定呢?”

我,反對在這個時刻出版《小團圓》。自己是不是他口中“有些人”中的一個我不知道。不過,既然宋除在公開場合不斷申明出版的決定,而且一再為文鋪排事實和理據,我想,在情在理,我也應該撫心自問:憑什麼來議論宋以朗出版《小團圓》的決定?

讀畢他的前言和後記,我有自信,出版此書的理據我都清楚,而且沒有對理據“視若無睹”,我就是憑著對事實的認知和情理的分析發表意見的 - “我對宋以朗此時出版《小團圓》的決定十分反感”。

何出此言?

關鍵在如何看待那封1992年張愛玲隨遺囑正本寄給宋氏夫婦的信。

宋以朗經常說,那封信不是遺囑,也因此沒有法律效力。它的確不是遺囑,但那封信就只是一封普通的信嗎?我不同意,那是一封隨遺囑寄出的信,我會看成是張愛玲的遺願。對於如何處理“遺願”,我同意的確沒有非黑即白的簡單辦法,但也絕不能視之為無物。我認為,就算張愛玲很珍視此書,也仍想出版,去世前一直有在修改,但總要改寫到滿意方可出版。否則,92年遺願仍是她對身後如何處理《小團圓》的重要指示。

之所以,宋在07年底以前一直重申不銷毀手稿但亦暫不處理(“張愛玲到底是個重要作家,保留遺作50年甚或100年,將來對研究她文學的人可能有益處,本著不逆作者原意,平先生把這個原稿放在自己私人保險箱裏面,暫不交任何人”。“這作品一直未能公開,但五十年後能不能公開?可否不將它出版,而只是放在大學的文物庫裡,讓學者閱讀研究?”),我沒有異議。之所以,對出版「擱開」了的《同學少年都不賤》,我也沒有異議(張從未明言要銷毀)。

(詳見曾堯角落:張愛玲為何「擱開」《同學少年都不賤》?

但,在此時此刻出版《小團圓》我有異議。我認為,決定草率(宋太想盡速解決張的遺稿遺信),時機不對(世人窺私張胡眼光正盛),“沒有尊重張愛玲的遺願,甚至沒有尊重張愛玲本人。執行人,代理人和讀者的意願反倒很受重視。”

其他的,都是枝節,例如如何看待76年的手稿和讓張愛玲發言應否成為出版理據之一,我對宋以朗的看法都不同意。不過,這些或多或少都在前文談過了。

曾堯角落其他評論出版《小團圓》出版文章:
- 窺私眼看團圓(2009-03-07)
- 出版《小團圓》時機已到?(2009-02-26)
- 閑讀《小團圓》出版相關報導(2009-02-25)
- 小團圓 大團圓?(2009-02-20)

----------

也許,我可以被歸類為「基本教義派」。我的基本教義是,人,不管生前死後,既有責,也有權,更有尊嚴。個人的權利和尊嚴,必須受到尊重,不應被政權,公眾或他人意願任意凌駕。

----------

宋以朗:《小團圓》 前言
宋以朗:《小團圓》後記

2009-03-18

讀品 誤你一生

上星期六跟aNobii書友,嗜書癮君子群組發起人長人叔叔碰面。

此人好眉好貌,斯文淡定,但每當談及書籍,出版,印刷時,就會雙眼發光,口水直流,果然癮君子一名。

香港禁讀常務委員會的教育工作顯然沒有成效。藝人固然藏讀者眾,跟風效尤的市民看來也大不乏人。

向讀品說不!

近日搜獲讀品:
- 王力雄 黃禍
- 錢鋼 舊聞記者
- 漢寶德 中國建築文化講座
- 孫玉明 日本紅學史稿

近日巡查讀品分銷中心:
- 中環 三聯
- 中環 尚書房
- 灣仔 三聯
- 銅鑼灣 商務
- 銅鑼灣 開益
- 銅鑼灣 樂文
- 銅鑼灣 Page One
- 油麻地 中華
- 尖沙咀 商務

2009-03-14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誰知脂硯是湘雲

周汝昌:誰知脂硯是湘雲(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2009-03-05)

有朋友問我,你當了大半輩子考證派,你自己覺得哪條考證是你平生最為得意的?我回答說:不做假謙虛,我最得意、最精彩的就是考證《脂硯齋重評石頭記》中的脂硯齋即史湘雲。

相關:
年逾九旬的周汝昌封笔之作《真红楼梦》出版

----------

2009-03-13

香江購書記 12/3/09

過去幾天的活動,不以買書為中心,僅去了尖沙咀和灣仔的天地圖書。

尖沙咀天地仍未關門,多少有點意外。買了兩本特價書,一本於梨華,一本大江健三郎。在灣仔總店買了周汝昌的紅樓夢新證豪華版,送人用的。

2009-03-09

香江購書記 9/3/09

清晨到達香江。下午無聊,雖足患未完全康復,仍往旺角走了一圈,竟滿載而歸。

- 4x三島由紀夫
- 東野圭吾嫌疑人
- 渡邊淳一無影燈
- 村上跑跑
- 松田哲夫戀上書
- 湯禎兆命名日本
- 謝旺霖轉山
- (補購)大樂香港四代人
- 木心叫了一整天
(詳細書目參閱aNobii

- 閱讀Mook 第十卷
- 看電影 2009-2 (專題:臺灣電影110年)

- 1 DVD(Diana Krall Live at the Montreal Jazz Festival)
- 5 CD(超便宜Karajan50年代錄音)

在書店看到木心的雲雀叫了一整天很高興。我從未讀過木心但書友Ronja是瘋狂粉絲。我想她可能未必有此書不如買來送她。誰知回家後發現原來她已買了。唯有留給自己或許木心將有另一個瘋狂粉絲。

----------

旺角樓上書屋死得七七八八。賣港臺書的田園,樂文和開益倒還健在,但簡體字書店只剩下博學軒,榆林(開益樓上那間),尚書房(太貴,一般不去不買)。國分堂和綠野仙蹤不知還在否。這次買的書,主要購自位於商業大廈8樓,博學軒樓下,繁簡英通殺的榆林。

2009-03-07

窺私眼看團圓

(零零碎碎寫過幾篇批評出版《小團圓》的文章,下文為其中之一。有興趣的可讀我的總論:評宋以朗出版張愛玲《小團圓》小說的決定 【網頁】【網誌】)


張小虹:「合法盜版」張愛玲 從此永不團圓

宋以朗:《小團圓》前言

張瑞芬:張愛玲小團圓 今生今世對照記


張小虹的指責非常嚴厲。我對宋以朗此時出版《小團圓》的決定十分反感,覺得沒有尊重張愛玲的遺願,甚至沒有尊重張愛玲本人。執行人,代理人和讀者的意願反倒很受重視。

但我不會質疑他的動機。

不過,張小虹說,“張愛玲一九九五年過世時,在公寓裡幾天沒人發現,當然也不會有人來得及問她《小團圓》改好了沒?決定要出、不出還是仍在猶豫?更進一步想,若以寫作者將心比心,就算張愛玲生前不完全放棄出版的念頭,想她也不會願意以修改中的「未完成」稿出版”,這我是完全同意的。很珍視此書,也仍想出版,去世前一直有在修改,但總要改寫到滿意方可出版啊。否則,92年遺願仍是她對身後如何處理《小團圓》的“最終指示”。

既然一直有在修改,但在死前都沒有改好。怎辦?宋以朗選擇了出版二十年前的“原稿”。且不說張愛玲遺願希望銷毀的《小團圓》,指的可能正是這份稿件,宋的論據,其實還有問題。他說,“當年若非宋淇把關,指出胡蘭成與台灣政治情況的問題,《小團圓》早已在一九七六年發表了。既然這些問題在今天已不再存在,我便決定直接發表當時的原稿,不作任何刪改。”

張愛玲寄給宋鄺的《小團圓》,是“定稿”,因宋淇把關不放,結果當時沒有拿去出版社或報館發表。是這樣嗎?個人認為未必。從《色戒》的後期改寫過程可知,那時的張愛玲,十分倚重宋淇對作品在總體,情節,甚至文字上的修改意見。因此,也可以說,當年張愛玲寄給宋鄺的《小團圓》,是“徵求意見稿”,而不是“定稿”。

張瑞芬讀後覺得“前半看來的確人物眾多,情節紛亂,與全書主題有點脫鉤,尤其與後面的故事主線沒有明顯的承接。張愛玲修修改改多年,也一直在是否出版間猶豫,看起來像是還沒改得滿意,倒不是放棄了”,似乎忽略了在她眼前的,不是張愛玲修修改改多年還沒改得滿意就去了的《小團圓》,而是二十年前的“未定稿”。

袁瓊瓊也說“如果這本書的前期稿都存在,我還覺得應該把她的修改稿也一一披露,這是張愛玲寫的最久的一本書,並且還一直在修改,從1975年,直到1995年,張愛玲的內在思索與在歲月裡的轉變,這些稿子都可以提供線索。”袁弄錯了。她拿在手中的,正正就是張的“前期稿”而非經過修改,到死未完成的“修改稿”。)

張瑞芬在文中還提到,“在給宋淇的信中,張愛玲甚且認為,還好當年寫給胡蘭成的信全要回來了,「不然早出土了」。”當年若不是將信件全要回來,無賴人將之“出土”不是沒有可能。不知這批信現歸何處,會否“出土”?窺私眼肯定是等著要看的。

----------
2007年底,宋以朗說:“張愛玲到底是個重要作家,保留遺作50年甚或100年,將來對研究她文學的人可能有益處,本著不逆作者原意,平先生把這個原稿放在自己私人保險箱裏面,暫不交任何人”,又說:“這作品一直未能公開,但五十年後能不能公開?可否不將它出版,而只是放在大學的文物庫裡,讓學者閱讀研究?”

2008年,宋以朗讓皇冠把手稿寄給他。他首次看到這部手稿。

2009年初,《小團圓》出版。不足兩年,變化真大!

宋在新書宣傳活動中,談到自己將近60歲,後輩不熟中文,故他必須親自解決此事。我認為,這是火速出版的一個決定因素。因為,他的後輩不熟中文,也可能比他對張愛玲更不感興趣,對處理張愛玲的文學遺產是個大難題。宋可能認為,由他本人盡快解決,是最好的做法。

我在2007年11月寫過一篇“花落誰家?”,談的正是這個問題:

- 張愛玲生前朋友極少,信賴的可說絕無僅有。她將遺物交托宋淇夫婦,是當時最佳做法,但絕非長遠的最佳做法。

- 宋淇夫婦都是人,都要相繼離開人世。我相信張愛玲對由他們的下一代(即宋以朗)管理應感到放心。但宋以朗也是人,最終也是要離開人世的。那再下一代呢,仍然可以放心?如無下一代又怎辦?如有下一代,但卻無興趣擔此任又怎辦?終歸是個死局。

- 作家遺物最終交予大學圖書館管理,是很普遍的做法。大學圖書館管理就其好處而言,是具備永恒性,同時可以保證遺物作為研究資料的有序使用。

- 不論生前死後,宋淇夫婦對張愛玲可說愛、護有加。宋以朗承此重任,不可能無止境地肩負下去。找尋一個長遠妥善的處理辦法是宋家對張愛玲仁至義盡的表現。

----------
曾堯角落:出版《小團圓》時機已到?
曾堯角落:閑讀《小團圓》出版相關報導
曾堯角落:小團圓 大團圓?

大火逼近 領導快走!

最新一期《财经》杂志3日遭中宣部下令回收,原因是其中报道了中央电视台新楼火灾调查过程中牵涉的央视高层贪腐问题。 ... 这篇由报道由财经杂志两位记者署名,称央视新楼火灾后,检、警对责任的调查并不止于渎职侵权,还延展至央视新址工程的经济问题。

央视大火“烧出”工程腐败,审计署介入

2009-03-06

香港精神 源自星洲 - 行快的啦 喂

直至“放鬆的啦,香港人”之前,“行快的啦”可說是香港精神的集中表現。卻原來,香港精神,源自星洲...

來自星加坡的走音歌王上官流雲,打鐵趁熱,行快幾步,65年推出披頭四“Can't Buy Me Love”的廣東話版“行快的啦”,從此名垂青史。後世一般翻唱此版本。

(上官流雲的另一名曲“一心想玉人”,全曲較少人聽,但當中一句“阿珍已經嫁左人”簡直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香港方面由梁醒波鄭幗寶迎戰,粵曲大戲+西洋搖滾+高科情節+男女對唱,可惜大敗而回。



無論歌詞或唱功,大Al版本領先幾條街。但70年代末還在唱這種東西,行慢左啦。



----------

我知道,你在說,硬將“行快的啦”跟香港精神拉上關係根本無厘頭。況且,香港人不是早有一句“行得快,好世界”嗎,何需從星洲引入“行快的啦”?

放鬆的啦,香港人。上面寫的不是考證,只是百思不得一句好開場白後信口雌黃而已。

要說考證,據我幾十年的功夫累積,“行得快,好世界”源自廣州,而且“行”不是指步行,而是行車(坐當時的新事物-公共汽車)。

2009-03-05

丁衍庸的藝術時空

大後天回港,其中一項節目,是參觀香港藝術館的“丁衍庸的藝術時空”展覽。



八大山人,書畫雙絕,是我的至愛。丁衍庸不論書畫,均有八大氣勢,而又自成一家。

多年前,我曾跟莫一點短暫習畫。通過他,算是跟丁衍庸扯上丁點關係。



丁衍庸的香港时期

2009-03-04

魚和魚蛋的問題

一年總會返港一次,為做功課,間中往Open Rice張望。

成千上萬食評,良莠不齊,但漸漸發覺有位代號daniel3388的頗信得過,於是把他的網誌bookmark了。他是誰我不知,只知他是高級行政人員,尤其喜愛麵食,我疑心他就是蔡瀾間中提起的“麵癡”。

言歸正傳。daniel3388最新食評,寫位於天后的德昌魚蛋粉。他打的分數是80分,原因?“港島區的魚蛋名店委實不少,香港仔的謝記,東大街的安利及王林記都是我常到之處。但單從魚蛋角度來說,我對德昌的魚蛋比較偏愛。原因很簡單 - 此店用上了價格較貴的門鱔來做魚蛋及不添加任何化學材料。”用好魚才能做出好的魚蛋,簡單不過。

不過,他最後說,“看到有人評此店的炸醬麵不佳,雲吞麵又不好等等。我想人家巳清楚說明自己是魚蛋專家,跑到傳統潮州魚蛋店鋪批評人家炸醬和雲吞做得不夠水平是否又有點兒苛刻.......”。從Open Rice的德昌魚蛋粉專頁可以看到,喝彩跟喝倒彩的人數幾乎均等。

去魚蛋專家的店,硬要吃炸醬和雲吞,不滿意又將人家的店貶得一文不值,似乎是一種香港流行病,也是香港吃的文化墮落的表現。

不過,轉念一想,又會問,既是魚蛋專家,怎麼不專注自己的強項,何苦連炸醬和雲吞都賣?這不也是香港流行病,也是香港吃的文化墮落的表現?

不過,再轉念一想,又會問,在香港這個不講究專只崇尚雜的社會,不把炸醬和雲吞都放進餐牌,如何吸引更多顧客來負擔昂貴的租金?時勢如此,專家無奈耍雜技。這不也是香港流行病,也是香港吃的文化墮落的表現?

不過,再轉念一想,又會問,...

這算是個雞與雞蛋,不,魚和魚蛋的問題嗎?

2009-03-03

愛曲(2) 泰迪羅賓 從要爭取快樂到點解咁大鑊

N年前,寫過以下幾隻字

我有個念頭,寫一篇文章,以下面兩句作開場白:

“若由我來寫香港粵語流行曲興衰史,必有一專章論及泰迪羅賓未竟全功的努力。”

但我是個懶閒人,真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完成。

何止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完成,睇怕不知何年何日才會動筆。

廢話少講,睇片:


(要爭取快樂)


(點解咁大鑊 嘥氣!)


----------
泰迪羅賓專訪之夾BAND篇
泰迪羅賓歷年唱片
亞里安﹕重溫泰迪羅賓
梁文道:点解泰迪罗宾
羅展鳳:泰迪羅賓獨門配樂法 拆骨煎皮
光华日报:凡夫赤子 泰迪罗宾

----------
Bonus:經典電影,經典音樂-點指兵兵


(嘔作暈頭得看能可代一輕年,左向右由幕字文中片本!意注)

哎呀,沒有蘋果的不幸童年

Bill Gates太太接受Vogue訪問(Gates of Heaven),談的當然是Gates Foundation的慈善工作。

“We started this foundation with the premise that all lives are created equal. If an American child should be protected from measles”—not to mention polio, rotavirus, malaria, or any number of maladies that are common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yet forgotten in the United States—“then so should a child living in Zambia.”

人人生而平等。美國兒童享有的,非洲兒童也應該享有。

可一般美國兒童能享有的,Gates家的子女不能享有。

“There are very few things that are on the banned list in our household,” Gates tells me. “But iPods and iPhones are two things we don’t get for our kids.” Harsh, perhaps, but understandable. After all, it’s hard to walk around tethered to merchandise made by your father’s most famous competitor.

看來,Gates家的違禁品名單同樣適用於女主人。

Still, Gates acknowledges the inevitable lure of forbidden fruit. “Every now and then I look at my friends and say, ‘Ooh, I wouldn’t mind having that iPhone.’”

小心,不要搞出,Bill Gates太太耐不住七年之癢,偷偷在外頭弄個iPhone寵幸的天大醜聞!

2009-03-02

總會站在蛋的一邊

或許大家都知道,村上春樹獲頒今屆耶路撒冷文學獎,在頒獎禮上以“Always on the side of the egg”為題演說。雖然部分內容有點村上不好懂,但在以色列談“總會站在蛋的一邊”,含意似乎清楚不過。

根據朱學恆的翻譯

不過,請各位容許我發表一個非常個人的訊息。這是我在撰寫小說時總是牢記在心的。我從來沒有真的將其形諸於文字或是貼在牆上。我將它雋刻在我內心的牆上,這句話是這樣說的:

「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是的。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那一邊。就讓其他人來決定是非,或許時間或是歷史會下判斷。但若一個小說家選擇寫出站在高牆那一方的作品,不論他有任何理由,這作品的價值何在?

這代表什麼?在大多數的狀況下,這是很顯而易見的。轟炸機、戰車、火箭與白磷彈是那堵高牆。被壓碎、燒焦、射殺的手無寸鐵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比喻的一個角度。

不過,並不是只有一個角度,還有更深的思考。這樣想吧。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一顆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容器理的靈魂。對我來說是如此,對諸位來說也是一樣。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必須面對一堵高牆。這高牆的名字叫做體制。體制本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自作主張,開始殘殺我們,甚至讓我們冷血、有效,系統化的殘殺別人。

我寫小說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將個體的靈魂尊嚴暴露在光明之下。故事的目的是在警醒世人,將一道光束照在體系上,避免它將我們的靈魂吞沒,剝奪靈魂的意義。我深信小說家就該揭露每個靈魂的獨特性,藉由故事來釐清它。用生與死的故事,愛的故事,讓人們落淚的故事,讓人們因恐懼而顫抖的故事,讓人們歡笑顫動的故事。這才是我們日復一日嚴肅編織小說的原因。

雖然村上春樹說從未將“總會站在蛋的一邊”這比喻形諸文字或貼在牆上,而是刻在內心,但就我所知,這已不是他第一次表明自己跟蛋站在同一陣線。

村上在06年10月一次與南方周末的書面訪談中說:基本上我非常重視和尊重個人的自由。就像是有一堵結實的高牆,如果有撞上高牆而破碎的雞蛋,我往往是站在雞蛋一邊的。

由此可見,“轟炸機、戰車、火箭與白磷彈是那堵高牆。被壓碎、燒焦、射殺的手無寸鐵的平民則是雞蛋”的確只是這比喻的一個角度,而且恐怕不是村上刻在內心經常警醒自己的那個角度。

脆弱無助的個人,堅實冰冷的System。村上春樹從文學出發,以卵擊牆,雖粉碎而尊嚴在。

----------

侯吉諒再論董陽孜

侯吉諒在今天的自由時報論董陽孜書法。他說,要他談董陽孜的看法,讓他很為難。為難,在於侯和董都是寫書法的,而董陽孜近年人氣爆炸,交口稱頌,而侯對董的書法藝術很不以為然。

論董陽孜書法完整版

其實,就我所知,侯吉諒已不是第一次論董陽孜,故這次至少是再論。在5年前的一篇文章中,侯對董的評價比較正面。至年多前寫的董陽孜雜記,已見類似今天的批評,但侯將之放入較中立的分析框架。

不欣賞董陽孜書法藝術的人,很多時會被譏為食古不化的保守份子,衛(書)道之士。但這是過分簡單的看法。應否將書法視為一種抽象的空間藝術,這課題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辯明,我自己的取向也往往左搖右擺。

侯說:“董陽孜的書法的特色,大”。

董陽孜“字”大,是不爭的事實,也是她書法藝術的特徵(之一)。

我也是因董陽孜“字”大而寫過一篇叫真想問問董陽孜的文章。


也許是我對「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這個課題特感興趣的原故,在我看來,董陽孜書法藝術也有其傳統的,守規矩的一面。她的文字,大多是從右向左排列的。從我的空間藝術觀看,這種排序,是有違中國文字結構,也因而影響空間表現的。

以她的大字「任所適」為例(作品高3.6米﹐寬8.7米)﹐寫「任」字大約是由紙的中上部寫至右下部﹐然後一氣走回紙的左上部寫「所」字(至少7米的距離)。若「任所適」三字是由左向由寫的話﹐筆氣的連貫性將比較容易處理。



2009-03-01

眾裏尋她:張愛玲 王迪詩 Kelly Brook 銘傳大學黎佩芬

說的,不是我尋找她們,而是別人通過Internet search尋找她們而踏足我的網誌。

曾堯角落的流量統計,我一向不太在意。訪客人數如此稀疏,在意的話徒令自卑感加劇。

我較感興趣的,反而是別人通過甚麼search terms光臨寒舍。頗具娛樂性的。

(第一類) 張愛玲

一般說來,若你經常寫某人或事,就會有較多人搜尋來訪。以曾堯角落為例,張愛玲啦,村上春樹啦,紅樓夢啦,旅遊啦,都是如此。

若寫的題材較具時事性或話題性的話,那效果就更明顯了。趙來發過世如是,張愛玲小團圓或之前的色戒如是。

(第二類) 王迪詩

有些人或事,你只略寫過一次半次,但不知何故在search engines的排名頗高,就會吸引不少將會敗興而返的訪客了。

王迪詩,我只在一篇讀書買書雜亂文中提過我對“她”不感興趣,卻從此引來頗多人通過“王迪詩”,“Daisy Wong”,“誰是王迪詩?”等search terms來到這裏。我百思不得其解,於是用“王迪詩”Google一下。哈,原來我的那篇排名居高!Google在搞甚麼東東?

(第三類) Kelly Brook

某人,你曾提過,但又完全忘掉。有可能嗎?

這幾年來,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人通過搜尋“Kelly Brook 小島狂歡”來到曾堯角落。我根本不知誰是Kelly Brook,最初並不理會,後來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禁令我八卦起來。Kelly Brook,想必是美女,又在小島狂歡,我有寫過這種引人入“性”的東西麼?

自己搜尋一下。原來我曾經揶揄東方報系,因「刊登在娛樂版,題名為「Kelly Brook小島狂歡」及「外星人——加勒比海預支蜜月」的照片,被淫褻物品審裁處評定為不雅物品。 ... 而香港《蘋果日報》亦於同日刊登同一女星的半裸照片,卻被評級為非不雅。」而殺聲震天!

(第四類) 銘傳大學黎佩芬

銘傳大學黎佩芬,是誰,為何來我家找她?!

這位黎小姐,我不認識她,亦應該沒有寫過她。慎重起見,我用“銘傳大學黎佩芬”搜尋本網誌,查無此人。“黎佩芬”倒有一位,在明報寫思念發仔的文字。

Google一下,原來黎小姐大有來頭,“時尚派黎佩芬銘傳新偶像”,“性感背心+短裙銘傳正妹助教超人氣沒人想翹課”。哎呀,我也想一睹黎小姐的風采!

至於曾堯角落,原來上個月提過香港的黎佩芬,又在另一篇文章提過銘傳大學丁瑞瀅的紅樓夢日譯碩士論文。於是,曾堯角落的2009年2月archive就既有黎佩芬,又有銘傳大學了。美麗的誤會啊。

----------
燈燈燈凳,曾堯角落Top 20 search keywords (由07年至今):

1. 張愛玲
2. 色戒 張愛玲
3. 王迪詩
4. 張愛玲色戒
5. 羊毛出在羊身上
6. 冉云飞
7. 小團圓
8. free sudoku
9. 金燕玲
10. java.net.unknownhostexception
11. 往事并不如烟台湾版
12. 趙來發
13. 紅樓夢研究 俞平伯
14. 蔣勳細說紅樓夢
15. 曾堯
16. 董陽孜
17. kelly brook 小島狂歡
18. 張愛玲 色戒
19. 范曉萱 突破
20. 鍾曉陽

觀讀聽 1/3/09

- John Humphrys Beyond Words

- Neil Gaiman The Sandman - Endless Nights


- 大谷健太郎 NANA2(NANA好好的,續集怎會弄成這個樣子!)

09旅遊計劃

出門在即,談談今年的旅遊計劃。

簡單的說,今年的旅遊,至今未有具體計劃。

下星期天往香港3星期,機票是去年中訂的,當時原意是多陪老邁體弱的父親。但老豆幾個月前已去,今次香港之旅,真正是無所事事,充其量暴飲暴食,亂搞男女關係,附庸風雅喪逛書屋。會否去side-trip?最近為足患所擾,無心細想。隨緣吧。

3月以後呢?

我只肯定,今年不遊歐,也不去任何需要長途飛行的地方。

日本,連續去了幾年,今年本該輪空。不過,若有便宜到無可抗拒的機票的話,還是會去的。我的抗拒力很弱,看來去的機會較高。求主俯聽我們,將日元拖垮。

紐西蘭,風景美,幣值低(跟澳元是難兄難弟),機票廉,若願走動的話,可能會再去自駕一趟。

政府派錢振興經濟,傷腦筋考慮如何花錢後,大致決定會在澳洲國內走走。

----------

左挑右選,終於決定帶李黎的《天地一游人》同行。

(選書準則:輕但不太薄,易讀有趣,不帶回來不太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