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8

【09信越北陸】 長野善光寺

(10月28日) 只在長野市逗留了幾小時,亦只去了善光寺一個景點。下次遊信州,務必要在長野市住上幾天。

對我這種非善信,善光寺只是眾多日本寺廟之一,沒甚麼特別。









不過,從長野駅沿參道行至善光寺,倒很心曠神怡,兩旁也不乏有特色的建築。




行經藤屋旅館時,不要被它的氣勢震懾,記得走進去參觀一下啊。(我沒有拍照,請參閱美代子的珠寶盒:長野-藤屋旅館,感動的奇遇


他們是?

【09信越北陸】 孖公仔美少女遊長野市善光寺

若不是太座在旁監視,我一定上前勾搭一番。



2009-10-23

【09信越北陸】 D2 吉祥寺

昨天晚上9點後才到達東京市區,除了吃個“晚”飯外,就是睡覺了。

所以D2其實是09信越北陸的第一天遊玩。行程很簡單,就是吃兩餐我們在日本一定吃的東西,都在吉祥寺有店,故整個下午都在井之頭公園和吉祥寺大街小巷流連。

井之頭公園有很多鵝之頭


老伯,你在畫甚麼?


早上,去了東京站辦JR東日本pass,在丸之內的Maruzen和新宿的Book 1st打書釘,還在新宿的Uniqlo買了一點東西。如此,就是一天。

明天還是東京,去些以前沒去過的地方。

後天天亮啟程往越後湯沢。

2009-10-19

雀仔公園

屋前這片叢林,是吸引我們搬進現址的主因。


說是叢林,可有不少玩樂設施-鞦韆,flying fox,涼亭,BBQ爐,還有大蜥蜴,很受有小孩的家庭歡迎,周末更經常舉行生日派對。


這片叢林的另一特色,是雀鳥超多,各種各類,每天清晨黃昏,雀聲鼎沸。即使沒有花香,只聽鳥語,已是一大享受。

這片叢林,從此不再是“這片叢林”啦。幾天前,City Council的人來樹立一個大牌,它從此有了名字,叫Lorikeet Park。


Lorikeet,一般稱rainbow lorikeet,是一種彩色繽紛的小鸚鵡。


Lorikeet的叫聲天天聽,卻不常“見”,因為小鸚鵡體積小停在樹枝不易看得真,飛行速度快,而且從不在我家露台流連。反而cockatoo(我叫它小白,是種體積大得多的純白鸚鵡),紅肚的pink belly,叫聲似怪笑的kookaburra,其貌不揚的noisy miner,乃至人見人厭的烏鴉的出鏡率大得多。

昨天下午,雀聲似較平日更吵。我們笑說,可能是其他雀鳥不滿公園以lorikeet為名,群起抗議也說不定。


- 曾堯角落:Photo story: Naughty cockatoo plays with bird bath
- 曾堯角落:觀鳥小記3:一家七口
- 曾堯角落:觀鳥小記2:影鳥影
- 曾堯角落:觀鳥小記

2009-10-18

Down to the river to pray, you, man of constant sorrow!

最近看電視,某廣告用了Down to the river to pray一曲。

還是聽Alison Krauss領唱的吧。



曲來自Oh brother, where art thou?這部Coen Brothers電影。除了Down to the river to pray外,I am a man of constant sorrow也屬百聽不厭。

觀讀聽 09-10-18

整個10月都沒有讀過一本書。

我訂的收費電視,費用包括每個月2部所謂box office movies,就是那種影院上映後約6個月電視首播的逐次收費影片。對我來說,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食之無味,因為我素來對主流電影無甚興趣,更何況選播的電影,多是那種適合兒童或青少年觀看的無腦電影。棄之可惜,因為棄之也真可惜啊。

勉為其難,選了Watchmen,主要因為在IMDb的評分還不錯。電影很長(近3小時),很多口水,我邊拿著notebook pc上網邊對著電視看完了。

出發前還要多看一部呢。

(寫此文時,才發現Watchmen的導演Zack Snyder,原來就是泡製300的那條死仔包!300我討厭極了,選它為我的2007爛片之最。評語:拍給心智潰瘍者看的壞人心智電影。)

2009-10-14

色相誘人的炒麵

說是炒麵,其實麵本身沒怎麼經過炒的過程。
特點是蔬菜紅紅綠綠,色相誘人。

2009-10-13

【09信越北陸】 出發前自問自答

*** 行程參閱:09信越北陸 行程修改稿 ***

- 何解又去日本?
- 本來打算今年不去,但廉價機票一出,我的抵抗力立即消失(Jetstar機票真的很cheap,而且越來越cheap,今年四百澳元來回)。好吧,明年不去日本。鐵定!

- 為何10月?
- 我喜歡秋天遊日本,過往幾年都是11月後半出發。這次要遷就上高地和立山黑部封山期,所以提早10月後半出發。

- 全程22天有何深意?
- 沒有。好幾個月前購機票的時候,其實心中只有一個模糊的行程,論理去幾多天都可以。不過,過往幾年都是去20天左右,加上心裏有個打算,可能再次利用21天的全國版JR Pass。就22天吧。

- 為何信越北陸?
- 近幾年日遊,遊覽了關西高山白川鄉,四國,山陰山陽,從前又已經去過北海道,東北,和北九州,這次去信越北陸,順理成章。

- 都是初訪的地點?
- 不完全是。東京固然去過很多次,去年匆匆到過新潟市,另外,不知甚麼年代曾踏足金沢,但印象模糊,只記得去過兼六園。

- 不是說利用21天JR Pass嗎?
- 本來是這樣打算的。去上高地,立山黑部,和很多其他中部地方,JR Pass都用不著,當時想,21天JR Pass,六萬日元以下已買到,即使不是天天用,應該還是很化算的。誰知,JR東日本推出3天的彈性Pass,不過10000日元,用它支付車費最貴的三天後,基本上大額JR車費所餘無幾,最後決定只用這個票卷,其他自購。

- 行程特色?
- 談不上有何特色。要說,就高山區域散步較多吧。

- 如何排出目前這個行程?
- 機票是東京入東京出,去立山黑部自然也會去松本和金沢,另外也想重臨新潟。在這個大框框下,曾經考慮過從新潟上秋田,亦考慮過從東京經河口湖甲府上松本,最後希望步伐再慢一點,都否決了,集中新潟長野石川。留宿地點還包括越後湯沢,湯田中和白馬,會住在一泊二食的飯店或旅館。

- 你既不年輕,又不愛購物,年年去東京不厭嗎?
- 尚未。以前的確有過東京不值得再去的想法,但近年改變了。東京不同大阪,極有深度,可容納各種各樣遊客。它超高度發展,物欲橫流,恍如妖獸都市。我喜歡從近處觀看。

2009-10-11

觀讀聽 09-10-11

天天都在閱讀大量網上日遊資訊,書,少讀。
電影倒看了好幾部。

許鞍華的電影,除早期的,幾乎看一部,罵一部。
罵歸罵,她的作品,每部都看。
天水圍的日與夜,老實說,不抱太大期望。

出乎意料!
很久沒有看過那麼好的香港電影。
很久沒有看到腳踏實地,人情味濃的香港寫實電影。
看天水圍的日與夜,感覺回到獅子山下的優良傳統。

港產片的黃金年代,作品浮誇,但出色。
港產片的沒落年代(近十多年),作品浮誇,而差勁。
許鞍華或許沒有救活港產片的能力,
但有她在,香港電影,至少不算一敗塗地。

(還有編而優則導,走歐陸言情路線的岸西。
第一部親密,強差人意,但誠意和潛力無可置疑。
期待她的新作)



我最痛恨故弄玄虛扮大師的導演,讓觀眾看得一頭霧水自以為了得。
看Marc Forster的Stay,真的完全不明白。
那是真實,那是虛幻?那是過去,那是當下?搞不懂。
但電影是好電影,很好的電影。
Stay之後的Stranger than Fiction,也是游走於真實與虛幻,也很出色。
再後來的The Kite Runner以評論估計,應該也是好片一部吧。(我還未看)
至於他拍Quantum of Solace,我很不喜歡但能夠理解-畢竟也要為自己謀取一點名一點利。



Angels and Demons,書略優於The Da Vinci Code。電影也如是。
單談電影。略優,因為較單純,無須多解釋多傷腦筋。
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英雄憑智慧破案追兇。結局前再來一個轉折。
這種電影,荷里活優而為之,更何況Ron Howard也非泛泛之輩。

舞吧!昴不論在資金幕前以至幕後,俱屬跨境合作。
但老掉牙的故事,老掉牙的手法,一如過往,了無新意。
就當向桃井薰姨姨問安。

The September Issue,不過是將Reality TV搬上大銀幕吧。
將名人捧上神壇的時裝雜誌界女王,也要自己登上神壇,受萬人仰望。

檢閱中國

杜婷:我在•檢閱中國














2009-10-07

【09信越北陸】 行程修改稿

10月22日至11月12日,21晚。

東京(3)-越後湯沢(1)-新潟(2)-湯田中(2)-白馬(2)-松本(4)-金沢(4)-東京(3)

利用JR East Pass Special(3天),其餘自購。



D1 晚機抵達東京 (東京)
D2 東京無所事事 (東京)
D3 東京無所事事 (東京)
D4 包括登八海山的紅葉三昧巴士遊 (越後湯沢)
D5 清津峽湯沢高原 (新潟)
D6 新潟市內,午後或去弥彥 (新潟)
D7 輕井沢,長野善光寺 (湯田中)
D8 地獄谷野猿公苑小布施 (湯田中)
D9 八方尾根自然研究路 (白馬)
D10 栂池自然園 (白馬)
D11 松本市內 (松本)
D12 上高地 (松本)
D13 諏訪清里,小海線 (松本)
D14 松本市內 (松本)
D15 立山黑部 (金沢)
D16 金沢市內 (金沢)
D17 東尋坊福井市 (金沢)
D18 金沢市內 (金沢)
D19 東京無所事事 (東京)
D20 東京無所事事 (東京)
D21 東京無所事事 (東京)
D22 晚機離開東京

2009-10-04

無新聞就是好新聞?

香港目前日子一定過得順風順水。你看,Yahoo!新聞的“今日頭條”,乃是:

觀讀聽 09-10-4

忙於訂下09日本信越北陸遊詳細行程,讀書興趣不大。

勉強算是讀完Myron Korach & John Mordock的Common Phrases & Where They Come From。既無學術價值,寫得也平板無趣。

看過電影Revolutionary Road後,從圖書館找來Richard Yates的原著,可惜讀了三十多頁就擱下了。反倒是評論文集E=Einstein: His Life, His Thought, and His Influence on Our Culture覺得頗有趣味。

電影胡亂看了兩部。The Dark Knight,毫無節制,沒完沒了,難以忍受。當年看Memento,還以為Christopher Nolan會成為出色導演...Heath Ledger演Joker的確光芒四射。

中秋佳節思鄉,於是從倉底找來香港導演彭浩翔的依莎貝拉。彭有一定才華,可惜的,是他的眼界更高,而他似乎不曉得自己功力與眼界之間存在重大差距。(當然,這也可能是我已對港鏟片形成了無可挽回的偏見,左看右看總不順眼)

2009-10-01

【09信越北陸】 行程初稿

2009-10-22 至 2009-11-12,21晚



東京(3)-湯沢(1)-新潟(2)-湯田中涉(2)-白馬(1)-松本(4)-立山黑部-金沢(5)-東京(3)

# 湯田中涉 含長野小布施一天遊
# 松本 含上高地一天遊,清里小海線一天遊
# 金沢 含東尋坊福井一天遊,能登半島一天遊

利用JR East Pass Special(3天),其餘自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