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2

遺有一書囑之曰不足為外人道也

止庵對張學素有研究,又是簡體版《小團圓》編輯,這一年來就此書寫的長短文章,恐怕過百,看得多了,有時略望一眼就算。(當然,主要原因是我不讀《小團圓》,只對出版此書的決定的討論感興趣)

止庵最新的小團圓文,刊於南方都市報(全文)。頭兩段,很有點石頭記開首的味道,石破天驚!

十餘年前,一代才女張氏愛玲歿於美國洛城,曾遺有一書,終前留與友人宋氏夫婦,囑之曰:「不足為外人道也」。

到西元2009年,宋氏後人宋以朗擬將此書公之於世,引起文壇嘩然。此書名曰《小團圓》,錄些紅塵坎坷,情海孽緣。因張氏家族顯赫,身世坎坷,有好事者一一對證,疑為張氏傳記,贊之憎之,皆有其人。

“曾遺有一書,終前留與友人宋氏夫婦,囑之曰:「不足為外人道也」”,此話怎說?連宋以朗都大大方方,理直氣壯地在書前加個前言,出版後寫個後記,詳述出版此書的來龍去脈和情理根據,何以止庵今天對此事竟會寫的如此含糊鬼祟?純因遷就文體嗎?

不解!

--------

評宋以朗出版張愛玲《小團圓》小說的決定

我在文中提到,“可以說,直至2007年底,宋以朗和皇冠出版社就處理《小團圓》對外傳遞的共識是:
- 不會銷毀手稿,而會妥善封存
- 待“世人窺私的眼光褪盡”,才會考慮以何種形式發表
- 這發表時機估計不會在短期內出現”

其後,宋以朗一直強調出版《小團圓》是他的決定。那皇冠出版社的態度呢?彭蕙仙在與世隔絕卻從未離開的張愛玲提供了答案:

平雲只強調:「出版《小團圓》不是皇冠的意思,是張愛玲遺產繼承人宋以朗決定的。」

(一年前,皇冠總編輯也表示,“這主要是張愛玲摯友兼經紀人宋淇先生的公子宋以朗所做的決定”。參閱閑讀《小團圓》出版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