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2

你們這群八十後!

最近人人講,天天講八十後。(明報分分鐘都在講!)

今早逛圖書館,借了Mark Bauerlein的The Dumbest Generation(網頁)。書的副題為:How the Digital Age Stupefies Young Americans and Jeopardizes Our Future。有趣的是,書還有一個副副題:Or, Don't Trust Anyone Under 30。

該書自2008年中出版以來,爭議不斷。我借的平裝本有作者的一篇新序言,為這一年來的拳來腳往作個回應。

書還未讀,未知水平如何。美國的Under 30(即八十後),真的被數碼年代搞笨不足信賴?那香港的八十後呢?按道理也是數碼年代的產品,品質應該差不多吧。的確,早前不少人喜歡說香港的八十後/第四代無能。不過,俱往矣,近日最常用的標簽字不是笨而是激!

同是今天,明報(又是明報!)劉進圖也講四代香港人,重點講“創作”該名詞的呂大樂的小書。劉認為,“大樂的四代人分析,其實是想說第二代今天的成就,得力於父母親那第一代的無私奉獻和包容忍耐,藉此向去世的爸爸致敬;其次是一種自省,批判自己所屬的第二代對後輩缺乏包容,過分大家長主義,可能扼殺他們自由發展的機會。這部小書寫得相當精彩,但作者沒有料到,公眾會把它簡化為新世代年輕人對掌權銀髮族的結構性不滿和反抗,進而成為官員們解讀八十後反建制反發展的社會學理論基礎”。

劉進圖還建議呂大樂寫一個續篇,“還《四代香港人》一個公道”。他所指的,是還書一個公道吧。那,是否也應找個誰來還那群人一個公道?

Mark Bauerlein從自己的專業角度評價數碼世代,難免受以偏概全之譏。但偏可以有偏的卓見,全可以有全的粗疏,不能單以此論英雄。同樣地,今天香港八十後的社運方式,也未必能以世代論或壓抑不滿說得清楚。跳出美國,跳出香港,看看其他地區的數碼世代,或許能有一點啟示:宅男出擊:網路社運來了!(台灣光華雜誌2010年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