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5

你錯 我對 你死不足惜

近日早上經常聽到不知那家的小狗持續悲鳴,叫人心痛又心煩。

昨天,郵箱內放了一封字條。內容很長,簡單的說,原來鄰居的女兒返家居住,還帶同她養的小狗。小狗不習慣新環境,每天女兒離家上班後,持續悲鳴。正當鄰居想方設法令小狗安頓之際,有人向市政府和防止虐畜會舉報,其後更在他們家信箱留下cruel bastards等字眼的辱罵字條。最後,有人故意弄翻他們家門前的一盆植物,並將一袋垃圾四散門前...

看著字條,只覺心寒。想起幾年前一時有感,寫過這篇小樓外望

----------
自從我躲進小樓,生活一切平和美好,真個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然而,當我放眼世界,看到的總離不開戰亂,殺戮,鬥爭,和謾罵。所有人似乎都變成了極端分子,思想和行為準則無非是﹕

我對 你錯
非友 即敵
報仇 負義
寧枉 毋縱

我們真有那麼多恨嗎?
----------

我們真有那麼多恨嗎?

面對眼中的壞人敵人,難道我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無所不用其極地報仇反擊?他們真的死不足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