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4

觀讀聽 10-03-14

(本週內容巧合地幾乎全跟日本有關)

10天後要飛了,首度日本賞櫻!

數數過去半年看過的電影,十根手指足夠有餘。跟過往二十多年來一直維持年看百部的輝煌史,相去太遠了。

雖說本週又交白卷,可翻查記錄時,發現去年有5部電影看了但由於善忘沒有在觀讀聽交代。現補記如下:
- 廣木隆一 きみの友だち/你的朋友(重松清原著)
- 中西健二 青い鳥(也是重松清原著)
- 真田敦 ホノカアボーイ/Honokaa Boy(電影普普通通,但有倍賞千惠子和松坂慶子壓場)
- 前田哲 ブタがいた教室/和豬豬一起上學的日子(小孩子的艱難道德抉擇)
- Laurent Cantet Entre les murs/The Class(平實中顯功力)

書讀了兩本:

- 村上春樹 1Q84(Book 1&2)
(曾堯角落:劣作1Q84

- 陳柔縉 囍事台灣
(介紹20種新鮮事物-包括婚紗,麵包,籃球,電風扇和洗衣店-在日治時期引進台灣的歷史。資料詳盡內容有趣,組織稍嫌鬆散)

從圖書館借來David Peace的Tokyo Trilogy第二部,Occupied City。旅行在即,看來會先交還稍後再借。還是談談去年年中讀的Tokyo Trilogy第一部Tokyo Year Zero吧。

Tokyo Year Zero可歸類為日本刑警偵查殺人案件小說。不過,小說無論故事背景或寫作手法均相當特別。所謂Tokyo Year Zero,即天皇宣佈投降,日本進入“Occupied Japan”的那一年。東京滿目蒼痍,殘破,骯髒,混亂,糧食不足,人心散亂。可一樣有人被殺,警察一樣要偵查案件。故事主角乃中年刑警,有他的職責所在,有他的生活需要,更重要的,有他的沉重陰影。他每天受陰影困擾,不能入睡,終日嘔吐至虛脫為止。在炎炎夏日四處奔走全身發臭,滿頭虱子。作者企圖讓讀者“身歷其境”,故意將令人不安喃喃自語的文字重重覆覆,老實說,讀得很不舒服。然而,不失為好書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