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6

再談電影「橫山家之味」的結尾

半年前,我說

另一部[本星期看的日本片]是是枝裕和的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Still Walking(官網)(中譯:橫山家之味)。本片好評如潮,我就不多作介紹了。總之,經過東京奏鳴曲和送行者的(稍微)失望後,今年終於能看到一部日本大師級作品。

但,我對結尾有點不以為然:

對本片唯一不太滿意的,是最後幾分鐘的交代太露太白(父母幾年後相繼過世,結果做兒子的沒有跟父親一起看球賽,也沒有用車載母親購物。他本人跟寡後改嫁他的太太生了一位女兒,一家四口墳前拜祭時跟上一代一樣灑水消暑,看到黃蝴蝶時跟上一代一樣講述那個傳說)。唉,我就是有吹毛求疵的毛病。

剛讀了是枝裕和的同名原著小說。啊,原來如此!

這書有點劇本小說的味道,因此跟電影其實出入不大,只是小說更全面地以二子的觀點開展故事,而且經常在書中穿插他對父母幾年後相繼過世的描述與感悟。

與電影結尾相關的是,在書的結尾,他在想:

再過一陣子,對,明年母親的忌日,想要一家四口到看得到海的墓地。

也許在那裡,我會一邊用杓子在墓碑上澆水,一邊說,「今天那麽熱,這樣有舒服點吧?」

然後在回程路上指著看到的蝴蝶,向牽著我的手的女兒說,「那隻黃色的蝴蝶啊,是活過冬天的紋白蝶,隔年變成黃色蝴蝶飛回來的喔......」

然後我一邊想起母親,可能會哭,或會笑吧。

小說強調的是他「想要,也許,可能,或會」,重點在想,和回想,回想當年在哥哥墳前拜祭時母親說過的話,想像一下自己會不會在同一場合對女兒說同樣的話。這些,在電影裡都變成後來實際發生,呼應從前發生過的事,一代傳一代。相對小說,電影的處理有點俗套,有點太露太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