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31

【2010日本賞櫻】 河口湖 富士山

上次意外地從清里清清楚楚望到富士山,今次日遊特意安排多一點時間好好觀賞這個近乎完美的三角形高山。

【09信越北陸】 從清里望向富士山

(當天若從山的另一面望過去,看到的應該跟下面御殿場Outlets的那一張差不多)


行程安排,離開伊豆後,往河口湖停兩晚,然後繼續前往甲府。

伊豆和甲府的三晚都住一泊兩食的旅館,逗留在河口湖的兩晚又適逢住宿費較貴的週六日,為控制旅費支出,把心一橫,選擇了便宜簡單不近湖邊的Sawa Hotel

往河口湖途中,先在御殿場Outlets消磨一兩小時。當時風和日麗,從連接橋上望去,富士山就在不遠處,可惜山頂被雲層遮蓋。

到達住處後,不論從房間的小露台,還是從房外的走廊盡頭小窗,都可清清楚楚無遮無擋地看到富士山。“如在目前”這四字,正好用來形容當時的景觀!

安頓後外出購買乾糧,黃昏前返回房間,富士山依然屹立,其莊嚴美實難以文字形容。








不過,天氣預報,明天轉陰,還會下雨...

一覺醒來,望出窗外,山依舊在,天依舊晴...






可惜好景不常,早上乘河口湖周遊巴士到自然生活館後,雲層已慢慢掩至。到接近中午,在陰沉的天空下,富士山已模糊不清。


午後天氣更壞,果然下起雨來,視野不佳,不知山在何方。

傍晚回到酒店,驚見前方一片灰白,富士山整個消失了!若告訴今天才第一次到訪河口湖的人,昨天眼前就是那座大山,相信他會覺得難以置信。

又一覺醒來,天氣比昨天下午更差,甚麽遊玩的心情都沒了,決定提早離開河口湖,直奔甲府。


- 曾堯角落:走馬看花甲府遊 (一) | (二) | (三) | (四) | (五)

2010-05-30

觀讀聽 10-05-30

沒看電影,除John Prine外也沒聽甚麽值得一提的音樂。

書:
- In Our Time
- Um...
- 劉索拉

Melvyn Bragg主持的BBC Radio 4知識性節目In Our Time,每次邀請幾位專家討論特定與思想史有關的題目。這本In Our Time,就是該電台節目的文字選輯。(題目包括 The Calendar, The Field of the Cloth of God, The Origins of Mathematics, Witchcraft, Socrates, Cryptography, Antimatter, Darwin, Agincourt, Plate Tectonics 等)

- BBC - Radio 4 In Our Time - Homepage (可聽節目的podcast)

Um...這書探討的,是“slips, stumbles, and verbal blunders, and what they mean”。題材相當有趣,寫得不夠有趣。

書友曉莊推薦剛在大陸再版的劉索拉小說女貞湯。找找自己的書櫃,只有一本劉索拉,乃明報出版的2000年文庫之一,內收小說大繼家的小故事,即女貞湯。我的讀後感,已寫在曉莊那篇文章的留言,不在此重覆。

- 搜狐讀書連載:女貞湯

正如查建英在導讀所言,這部小說的書寫手法,除了是劉索拉的個人特色外,多少也有點希望虛虛實實神神怪怪地寫劉家家史吧。劉索拉在跋寫道:

這本書寫的是未來人,但啟發我寫這本書的原因是我爸爸。我爸爸是位老共產黨員,他入黨那會兒,並無利可得,只是為了信仰。他們死了無數人,把一個半殖民地的國家變成了社會主義,使我們這一代以為中國真是在世界中心。可等我長大了,又偏要出國去體驗資本主義。爸爸對之很氣憤。出國前,我和爸爸在信仰問題上大吵一場,結果是他沉默地走開了。後來我在國外幾年沒回去,但心裡只要一想到和爸爸的那次爭吵就內疚。一個人出生入死只為了一種信仰活著,到老了,被愛女質疑,等於是被釘了十字架。對於我爸爸來說,他的信仰是世上最崇高的,儘管他這輩子進了無數次自己人的監獄,他還是每次出獄都要感謝黨。他以前坐牢我沒見過,但最後一次是在我少年時期,因為文革,他一坐坐了八年牢,出獄時我去接他,他一出來就含著眼淚喊「毛主席萬歲」。他的精神可與耶穌媲美,耶穌說:「不可試探你的神。」

儘管身邊革命英靈環繞,我倒並沒有要記錄歷史的願望,不像我媽媽似的,她也是為了偉大的信仰要寫歷史小說,以為尊重歷史是拯救人類的辦法。她寫呀寫,革命使徒一般,我們孩子們叫她「黨棍」,就這麼「因著信by faith( 希伯來書第十二 )」,她成了「發明」「利用小說反黨」的先驅。我到底是一般人,惟一想做的是通過一本關於未來人物的小說間接地向我爸爸道歉,對他的在天之靈表示我對他們那一代最真誠的敬意。於是我寫呀寫,因為沒有「信」,就精於瞎編。

記得寫完初稿時是凌晨,我停下筆,對爸爸的魂兒說:「爸爸,我寫完了,這本書雖然不是您的故事,可我是為您寫的。」我說完就輕鬆得泡了個澡。沒想到,等我再回到書桌前,看見爸爸從天堂上走下來,皺著眉頭說:「你什麼時候學會了這一套?專靠胡說八道謀生?」我說:「您再細看看,我這本書可跟您和您的同志們全無關係。要是世上人都是看了一本書就往自己頭上攬故事,那黨就得整天忙著判『文字』案了。歷史亂就亂在您這種讀者身上,把史書當真事,把小說也當真事。」爸爸說:「住嘴,小娃子不得無禮。你不是要在書裡給我道歉嗎?在哪兒呢?」我打開書,找了半天。

唉呀。

我對劉志丹,劉景范(劉志丹弟,劉索拉父),李建彤(劉索拉母)等人的遭遇不算很熟悉。讀小說,只覺得劉索拉認為他們都是可敬的呆子。

呆子?從“正史”對劉志丹的描述可見一斑:

在貫徹執行黨的各項任務中,劉志丹總是率先垂範,以大局為重,光明磊落,嚴於律己,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具有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寬廣胸懷和共產黨人的堅強黨性。他一生雖然短暫,卻經歷坎坷,幾多磨難,多次遭受「左」傾錯誤的排擠、誣陷和打擊,多次被撤職、降職,甚至被關押,特別是在錯誤的肅反中,他和一批幹部被關押。但他對黨和人民的解放事業始終忠貞不渝。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率中央紅軍到達陝北後解救了劉志丹。劉志丹獲釋後,毛澤東、周恩來親切地接見了他,並深情地對他說「你和陝北的同志受委屈了」。劉志丹十分感動,對黨中央表示衷心感謝。他還多次告誡受冤屈的同志和西北紅軍指戰員:「革命利益高於一切,要識大體,顧大局,絕對服從中央的領導,聽從中央的調遣」。

至於劉景范,隨兄投身革命,同樣遭受排擠誣陷打擊。後來文革坐牢,“一出來就含著眼淚喊「毛主席萬歲」”,正史的講法是「文化大革命」中遭受嚴重迫害,被入獄長達7年之久。但他剛直不阿,堅持真理,對黨忠貞不渝

難怪劉父“在天之靈”會質問女兒:「你不是要在書裡給我道歉嗎?在哪兒呢?」

在哪兒呢?唉呀。

(以小說計,本書缺點多多,但又很可讀。全書最精彩的部分,不在家史,而在陰間三女的互訴心曲)

2010-05-29

溫總獨愛「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據報導,溫總告訴南韓漢語班學生他“最喜歡《紅樓夢》中的那句「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今日共產黨不愧是秉承中國歷代皇朝傳統以儒家治國的政權,溫總在長達百萬言的《紅樓夢》中獨愛這兩句,眼光過人。

可《紅樓夢》男主角,那叛逆美少年翩翩貴公子賈寶玉不那麼想。我在快出去!快出去!曾介紹「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在書中出現的背景,在此不妨抄抄自己的文章:

話說尊貴的寶玉隨家人到寧府賞花,想必覺得無聊極了,欲睡中覺,於是「生的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和平」的秦可卿帶他去上房歇息。但寶玉對房中掛著的「世事洞明皆學問 人情練達即文章」對聯大為不滿:

忙說:「快出去!快出去!」秦氏聽了笑道:「這裡還不好,可往那裡去呢?不然,往我屋裡去吧。」寶玉點頭微笑。有一個嬤嬤說道:「那裡有個叔叔往侄兒房裡睡覺的禮?」秦氏笑道:「噯喲喲!不怕他惱。他能多大了,就忌諱這些個?」 ... 說著,大家來至秦氏房中。剛至房門,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了人來。寶玉便覺得眼餳骨軟,連說:「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時,有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兩邊有宋學士秦太虛寫的一副對聯,其聯云:嫩寒鎖夢因春冷 芳氣籠人是酒香 ... 寶玉含笑連說:「這裡好!」 ... 於是,眾奶母伏侍寶玉臥好,款款散了。 ... 秦氏便吩咐小丫鬟們,好生在廊檐下看著貓兒狗兒打架。那寶玉剛合上眼,便惚惚的睡去 ...

惚惚的睡去後,發生了甚麽事情?貓兒狗兒有沒有打架?9月全國啟播的新版《紅樓夢》電視劇自有交代,不容錯過。

----------

2010-05-26

MSI抵讚!

我的MSI netbook的CPU fan最近發神經,吵鬧不已。由於尚在保養期內,於是決定送廠修理。星期一下午,快遞公司到家收件,說第二天會送到MSI。

半小時前,太座告知快遞公司車在門外。我說,不要幼稚,那有可能這麼快!

原來真有這麼快,難以置信!試想想,MSI昨天收件後,必須即時修理,然後即時交給快遞公司,才有可能今天送還客戶。

MSI,讚!

Let's have some John Prine



2010-05-24

今年首批柑桔收成

沒有細數,該有二三百個吧,夠做很多很多蛋糕和柑桔蜜了。

青檸也即將可摘。檸檬去年移植過後,只顧長葉,今年收成無望了。





- 曾堯角落:得成「正」果

2010-05-23

觀讀聽 10-05-23

書只完成史杰鵬的懸疑系(!)歷史小說鵠奔亭。也選擇性地讀了一點The Economist的Style Guide

繼續發思古之幽情,聽今人唱白石道人的杏花天影

每月兩部荷里活:2012(低能之極)和The Time Traveler's Wife(不過不失)。

電腦染病,星期一快遞回廠修理,未知何日康復返家。未來日子,基本不上網,整天發呆!

2010-05-22

鵠奔亭之謎

旅行歸來,到超級市場和圖書館補給食糧。見一新書,書名鵠奔亭,作者史杰鵬,書面寫著是“一部懸疑系歷史小說”。史杰鵬,理應聞所未聞,但又似乎在甚麽地方見過這名字。見書名有趣,又是懸疑系(!)歷史小說,借之。

哈,原來它是以東漢期間正直但嚴酷的何敞被貶交州刺史為背景開展的“古裝”推理小說。

以推理小說計,比我認為平庸到不行的一些日本推理還要遜一籌。遇奇案,破解。最後峰迴路轉,意想不到的人跳出來解話,推翻此前一切,原來如此。最後最後,峰迴路又轉,另一個意想不到的人跳出來給你一個收場結局。

以小說家文筆計,生硬乏味。

但我還是覺得很過癮。一則這是我讀過的第一本中文推理小說。再者,書中的歷史改編剪裁描述和人物塑造頗有可讀性。真真假假的歷史,鬼鬼怪怪的謎團,開了眼界。

(旅行前,借了成英姝的推理小說無伴奏安魂曲。但太座先讀,認為差到極點,讀不完。本來,我跟太座的讀書口味不同,她看不完的我喜歡也說不定。但想了想,還是先讀長人叔叔借我的道尾秀介三書。成英姝在出發前歸還了。如此這般,鵠奔亭在我的閱讀史佔了特殊席位。)

2010-05-21

杏花天影

姜夔詞曲 單秀榮唱


綠絲低拂鴛鴦浦
想桃葉
當時喚渡
又將愁眼與春風
待去
倚蘭橈更少駐

金陵路鶯吟燕舞
算潮水
知人最苦
滿汀芳草不成歸
日暮
更移舟向甚處


------------------------------

(2017-7-13補加) 我非常喜歡單秀榮的唱繹。網上還有邱文苑迪里拜爾的版本。另,推薦陳浩俊的古琴琴歌版本:

2010-05-19

Oz10之旅

踏進家門,結束長達8天日思夜念電腦之苦!

一星期來不論在Adelaide或Melbourne天氣都好得不得了。秋高氣爽,風和日麗,沒下過一滴雨。日間溫度大約20度,觀光逛街皆宜。

首次乘Tiger Air。Tiger(虎航)最廣為人知的,是票價超便宜口碑超差勁。親身體驗所得:票價的確便宜,比其他廉航更廉。1程延誤1小時,其餘2程早到。座位不算舒服,服務不錯。總體評分:合格以上。





2010-05-11

我在外交部工作的日子:導遊小卒

明天飛Adelaide。我在往外跑中提到,“Adelaide,10多年前公幹匆匆一遊,沒有留下深刻印象”。今天寫的,是當年公幹遊Adelaide的一些相關回憶。若本篇寫得尚算有趣的話,可能接著再寫更多“我在外交部工作的日子”的點點滴滴。

1993-1996年,我在澳洲外交及貿易部任職,先在一個亞洲經濟研究小組當研究員,後轉往美國組處理雙邊關係,算是中級官員吧。

澳洲政府每年邀請不少外國人來澳訪問,上至連電視新聞都會提及的國家元首,下至圈子以外無人知曉的各路好漢,大部分由外交部統籌接待。所謂接待,當然也涉及由澳洲派出官員當導遊,陪同訪客週遊各地會談演講觀光。我就曾擔此任一次,Adelaide是當年來去匆匆的其中一站。

作為一介小卒,接待的當然不可能是國家元首啦。原來,澳洲一向有個訪問計劃,對象是外國一些“明日之星”,即那些在政壇商界官僚層尚未位居頂層,但被視為後起之秀的人。接待他們來澳訪問的目的,是趁此機會讓他們對澳洲有一定了解和好感,打下日後良好交往根基。

譬如,就我記得,大概1994年吧,來訪澳洲的香港明日之星是民建聯的曾鈺成。我沒負責接待,只去旁聽了他的一次演講。今天還記得的,就只是莫看他一臉左仔相,曾的英文非常了得,而且口音正宗,很英國上流。

說說我負責接待的那位吧。他是一位美國經濟學者,在大學任教,某年曾被借調到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ors做研究。或許就是這個曾經靠近美國經濟政策顧問權力中心的關係吧,他被定為明日之星,獲邀訪澳。我帶著他週遊全國,到各地政府機關座談,到大學演講,跟(學界政界商界)同行見面,也有純粹玩樂的(例如去了Cairns潛水)。去Adelaide,好像是跟當地經濟研究機關同行交流。

這些記憶,到今天已很模糊,只記得,那不是一次太愉快的經驗。那位美國經濟學者,很單純樸素,有點書呆子味,總覺得自己只是大學教員,並非甚麽位居要津的政策顧問,對於某些見面對象有點不以為然。對高規格的接待,他更一直表現得很不自在,令我這中間人(行程和接待單位當然不是我定的啦)不知如何是好。

最後,順便說說一件接待從香港來的訪客趣事吧。他,是金管局的任志剛。任是否以明日之星身份來澳我不記得,因為不是由我負責。不過,他到首都坎培拉的那天,節目就只是跟一兩個政府機關(包括外交部)座談。他離開的飛機,可能是當天晚上或第二天早上。總之,公事完畢之後,還有半個下午消磨,頭頭指派我幹導遊那無聊差事,總之有車有司機,我的責任就是依任志剛的意思去殺時間。任總,跟在電視上見到的一樣,很有禮貌,但也明顯有一股傲氣。當我問他的意見時,他只說甚麽地方都不想去(可能覺得坎培拉無聊吧)。後來再想了一下,說他剛學高爾夫,很有興趣,但學藝未精,提議我帶他到高爾夫球場看看人家打球就好。好吧,出發。

關於那天下午,忘得七七八八,印象中他說話不多(跟我有甚麽好說的),很專心觀球。我想,將近二十年後的今天他的球技應該很精湛了吧。

2010-05-10

【2010日本賞櫻】 麻油味Calbee薯片

看見這個閃亮銀色包裝的限定版麻油味Calbee薯片,二話不說買了。

回到酒店,急不及待打開,濃香撲鼻而來...



...就像面對著一大碗出前一丁,感覺怪怪的,草草吃完了事。

不算美味零食。

2010-05-09

觀讀聽 10-05-09

下星期去Adelaide和Melbourne玩8天。Melbourne駕輕就熟,Adelaide人生路不熟,要多做功課。網上網下,多多閱讀。


View Larger Map


長人叔叔借我3本道尾秀介(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獨眼猴影子),1本平山夢明。道尾秀介的讀完了。

我向來少讀以娛樂為主的小說,推理我將它歸類於此。不過,近年在圖書館借書多了,讀書越來越雜,粗略估計,推理至今讀了三四十本吧,以日本作品為主。

我想,讀推理這回事,多少就是以破解殺人詭計為基礎,作者故佈疑陣,故弄玄虛,誤導和愚弄讀者。但成功的推理作家,就有令讀者被愚弄後還大呼過癮的能耐。我想,我不是那種會愛上推理的人。作者全知,讀者頂多半知,作者隨時提供新線索,摒棄舊線索,有時更會拋出假線索。這種玩意,我不覺得好玩。所以,我跟長人叔叔說,到今為止,我比較喜歡的推理作品,都不太注重“推理”(宮部美幸,伊阪幸太郎),比較注重性格塑造(Raymond Chandler)。大部分日本推理,我都覺得,只有故事,沒有人物,比較平面呆板。

讀過3本道尾秀介,覺得此人聰明絕頂,構思曲折離奇怪力亂神故事的能力高超。這方面的技巧,他在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發揮得淋漓盡致。但總體而言,很難說他跟其他推理作家有甚麽根本的分別。而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最叫人眼前一亮,缺點也最多。

上面說到,推理作家在書中隨時提供新線索,摒棄舊線索,有時更會拋出假線索。關於假線索,我有個原則,是適可而止,可以適時引入新線索,讓聰明的讀者自以為有助破解詭計,但其實這新線索只是障眼法,根本不是一回事。我不能接受的,是在書中提供新線索之餘,作者還一路故意引領讀者以為那是非常非常關鍵的東西,但最終不是那回事。道尾秀介似乎頗喜歡用這招數,例子包括影子中凰介幾次看到的奇妙影像原來只是毫無重要性的童年回憶。但用得最過份的,要算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中花大量篇幅引領大家懷疑岩村老師,最終三言兩語交代這只是一場巧合和誤會。

Tim Buckley - Phantasmagoria in Two


Bonnie Raitt & Richard Thompson - Dimming of the Day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五)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系列:(一) | (二) | (三) | (四) | (五) | (六)


這應該是「沿布里斯本河散步」系列的最終篇。過去兩星期5次出動,沿河步道已走得八八九九,將來再去,主要是舊地重溫,估計沒甚麽值得補充介紹了。

行程特色:
1. 自帶食物到河邊公園午餐
2. 中午出發,入夜後乘City Ferry慢船欣賞布里斯本河夜景

具體行程:
在Kangaroo Point頂端的Captain Burke Park吃過午餐後,沿Kangaroo Point左邊步行南下一直走到South Bank的東端。過Goodwill Bridge返回北岸,走過Botanic Garden到食肆林立的Riverside嘆咖啡。從Riverside站乘City Cat往New Farm Park,行內街往Teneriffe,直到渡輪站,再沿河岸步行返回Sydney Street站。乘6點鐘的City Ferry欣賞夜景,到達市中心的North Quay總站,旅程完成!


View Larger Map


來個系列總結。布里斯本河近市中心河道,幾乎兩岸都有散步道,而且幾乎都是無間斷而景觀優美,非常值得走走。由於全段都有City Cat/City Ferry穿梭服務,選擇何處起步,何處結束很有彈性。

整段步道可分成4部分:

1. 市中心 - 北岸商業區的步道(幾年前走過)幾乎全在3號高速公路的覆蓋下,談不上好享受。南岸Southbank是觀光及文化區,沿河堤散步,非常寫意。這段應該是最多遊客漫步的地方,我們也走過不知多少次了。

2. 市中心以西 - 從北岸商業區起步可達Toowong(參考第一篇),從Southbank起步可達West End(尚未走過,但從對岸望過去,大致情況心中有數)。景觀稍遜,橋景有趣。

3. 市中心以東 - 從北岸Botanic Garden開始,繞過Story Bridge底部,沿Floating Walkway走到New Farm Park(參考第一第二篇。不走Floating Walkway,可依第三篇路徑)。從Southbank出發,可步行繞過整個Kangaroo Point區(東邊的步道,尚未走過。西邊步道,參考本篇,也可選擇在西邊崖上步行,然後依第三篇路徑經Story Bridge過對岸)。北岸出發路段非常優美,不可錯過。

4. 市中心“遠東” - 一條是New Farm Park至Teneriffe(參考第三篇和本篇),一條是對岸Hawthorn至Bulimba(參考第三第四篇)。前者步道寬闊,景觀優美,岸邊全是豪宅和高檔河景apartments,不可錯過。

精華路段:基本上就是上面地圖中心部分的W型路段。從Southbank西端出發,流連Gallery of Modern Art/Queensland Art Gallery/State Library/Queensland Museum,沿Southbank漫步,經Goodwill Bridge過北岸的Botanic Garden,兜兜轉轉行行復行行,一路到Teneriffe為止。以距離計,應該3小時左右可完成。配合沿途遊覽,飲食和休息所需,這應該是一整天的愉快市區健行節目了。

(注:Floating Walkway浮水步道在2011水災被毀,目前須改走位於較高處的一般行人路)


Kangaroo Point頂端,Story Bridge下,退潮時會出現小沙灘。可愛女孩在玩耍


星期六加上母親節前夕,河邊公園特多呼朋喚友大規模野餐聚會


Kangaroo Point西邊沿岸步道景觀


Kangaroo Point著名的岩崖,適合初級攀崖訓練或一次過的體驗




絕美河景


倉庫改建的高檔apartments


夜幕低垂,河邊漫步


傻瓜相機加傻瓜拍友(再加搖晃的渡輪),夜間照片馬馬虎虎看就好,不要認真












高速公路夜間像反照白光,令人目眩


左邊是Southbank。右邊是商業中心


Wheel of Brisbane處於Southbank中心位置。後面是文化場地和博物館/美術館


紫醉金迷的賭場

2010-05-08

向電話傳銷說不

原來,登記政府的Do Not Call服務快滿3年,是時候續期3年。

這個服務,簡單地說,就是一經登記,即表明我不歡迎電話傳銷。電話傳銷公司(慈善團體不在此限)如有違規,會受處罰。

這幾年來,真的是絕少收到這類討厭電話,耳根清淨。

2010-05-06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四)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系列:(一) | (二) | (三) | (四) | (五) | (六)


今天的行程很短。上次我們從Bulimba碼頭沿河南行至Hawthorn,這次向北,起步的時候河對岸還是Teneriffe/Newstead,轉個彎慢慢就變成Hamilton了。

不過,這個行程較上次失色。一是很多時不能沿岸步行,須繞進內街。二是布里斯本河近Hamilton一段景觀稍遜,而且視線常被mangrove阻隔。


河對岸是Teneriffe的apartments | 從對面Hamilton山上望過來應該較有看頭


住宅區公園常見的“媽媽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