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9

觀讀聽 10-05-09

下星期去Adelaide和Melbourne玩8天。Melbourne駕輕就熟,Adelaide人生路不熟,要多做功課。網上網下,多多閱讀。


View Larger Map


長人叔叔借我3本道尾秀介(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獨眼猴影子),1本平山夢明。道尾秀介的讀完了。

我向來少讀以娛樂為主的小說,推理我將它歸類於此。不過,近年在圖書館借書多了,讀書越來越雜,粗略估計,推理至今讀了三四十本吧,以日本作品為主。

我想,讀推理這回事,多少就是以破解殺人詭計為基礎,作者故佈疑陣,故弄玄虛,誤導和愚弄讀者。但成功的推理作家,就有令讀者被愚弄後還大呼過癮的能耐。我想,我不是那種會愛上推理的人。作者全知,讀者頂多半知,作者隨時提供新線索,摒棄舊線索,有時更會拋出假線索。這種玩意,我不覺得好玩。所以,我跟長人叔叔說,到今為止,我比較喜歡的推理作品,都不太注重“推理”(宮部美幸,伊阪幸太郎),比較注重性格塑造(Raymond Chandler)。大部分日本推理,我都覺得,只有故事,沒有人物,比較平面呆板。

讀過3本道尾秀介,覺得此人聰明絕頂,構思曲折離奇怪力亂神故事的能力高超。這方面的技巧,他在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發揮得淋漓盡致。但總體而言,很難說他跟其他推理作家有甚麽根本的分別。而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最叫人眼前一亮,缺點也最多。

上面說到,推理作家在書中隨時提供新線索,摒棄舊線索,有時更會拋出假線索。關於假線索,我有個原則,是適可而止,可以適時引入新線索,讓聰明的讀者自以為有助破解詭計,但其實這新線索只是障眼法,根本不是一回事。我不能接受的,是在書中提供新線索之餘,作者還一路故意引領讀者以為那是非常非常關鍵的東西,但最終不是那回事。道尾秀介似乎頗喜歡用這招數,例子包括影子中凰介幾次看到的奇妙影像原來只是毫無重要性的童年回憶。但用得最過份的,要算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中花大量篇幅引領大家懷疑岩村老師,最終三言兩語交代這只是一場巧合和誤會。

Tim Buckley - Phantasmagoria in Two


Bonnie Raitt & Richard Thompson - Dimming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