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1

林老左傾 未為晚也

香港應否訂定最低工資?最低工資應定在甚麽水平?爭論不已,但以林行止昨天的為何應定較高的最低工資最值得細讀和思考。

林行止和他創辦的信報過往堅持放任市場經濟信念,反對一切“干預市場運作”的政府政策。今天,林行止改變立場,不只支持訂定最低工資,而且認為最低工資應定在較高水平,在我看來,林老臨老左傾,未為晚也。香港從來都是法治自由盛裝之下巧取豪奪投機倒把的社會,只是於今尤烈而已。

為什麼筆者會作出這種違反經濟學原理的價值判斷?答案是香港社會愈來愈不公平,雖然「不公平」是驅動社會進步、刺激經濟向前的原動力,但在社會貧富兩極化已趨極端而且大企業佔盡優勢的現在,不以立法手段平民憤,恐怕會種下更深的禍根。

在《信報》前三十年,筆者義無反顧地維護具香港特色的資本主義制度,不僅追隨先進文友,不甘後人積極地把西方有關學說引介給本地讀者,在壯大此間資本家演變至後來有點強取豪奪的生意經營上,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近年香港社會上上下下已為資本家控制,經營環境自由盡失,資本家的醜陋面貌早於無意間流露,他們不為幾乎是世界最少稅項和最低稅率以及不徵收遺產稅而「感恩」...,反而憑藉坐大的財勢,不惜出盡合法欺詐手段榨取最大利潤……。

太多法定的專利和財雄勢大的無形壟斷,令香港的商業競爭只存在很低如街邊小販(如果尚未為超市趕絕的話)的層次,根本上香港已失去自由市場競爭的活力(還說什麼實施最低工資令香港自由失色!),這樣的「營商環境」,會使資本主義香港慢慢退化;而與此同時,「社會負擔」則不斷加諸香港低下階層肩上;他們的收入僅堪糊口,可是,所有加價加費以至五花八門的間接稅都衝着他們而來,在這種情形下,你還能不要求把「最低」工資定在勞工團體定下的水平嗎?

「西哲」說年輕人大多傾向社會主義,成熟後大都成為資本主義信徒。筆者的思想歷程剛相反;這三四十年看到太多不公平現象,思想自然微微向左傾斜!

延伸閱讀:
- 練乙錚:法定最低工資是劫中產濟赤貧
- The Economist: End of an experi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