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1

今天聯邦政府選舉日。投票站離家不遠,早上享受著暖暖晨光漫步前往投票。

儘管報章電視天天講日日講煩死人,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幾乎像沒有競選這回事。可能家所在的選區是個safe seat,幾星期來周圍完全不見橫額傳單更不用說政客助選團。

澳洲兩大政黨,一略左,一略右,我是左仔一名,理念上比較接近工黨。但這個年頭,全球政治意識形態分野越缩越窄,兩黨所謂的分別只為競選需要盡量拉開。實情是,不管那黨上場,落實的政策根本不會有重大不同。所以,對我來說,選那一黨,都無所謂,隨我心情。我除了是左仔,更是衰仔,比較喜歡搞事,傾向選在野黨。這次也是一樣。

當然,這次不選工黨,有重要原因:工黨最討厭之處,是工會和派系的後台鬥爭特別骯髒,站台前的領導人可以只是閒角,揮之則去。80年代以後,工會的影響力減弱,但派系還是一樣把持實權。三年前,基本上無工會背景無派系的Kevin Rudd(陸克文)上台,我還以為展示了工黨的新改革。但現在大家都知道,原來春夢一場,從前是這樣,現在仍然一樣。

最後,我覺得澳洲政府三年任期實在太短(因為不是fixed term,可以提早選舉,實際執政可能只兩年多),勞民傷財,加上政黨傳媒民間監察也很足夠,所以我不喜歡搞政治平衡,不會在Senate選另一黨或少數黨。當選的政黨,就放手讓它執政幾年吧。幹得不好,將來把它轟下台就是了。